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五十三章他不能太過份

第三千三百五十三章他不能太過份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明白,不過,趙向雲同志也太過份了。人家蓋助理跟藍存鈞同志要繼續呆在項目申請組,這礙著他什麼事了。

愣是要扯出省委省政府的決定這頂大帽子來扣人。這是明擺著要拆我葉凡的台,要把還跟著我葉凡一起的同志全都逼走。

他都欺負我到這個份頭上了,難道還不讓我反抗一下。他就是領導也不能這麼當領導的是不是?

領導也得有領導的胸襟領導的架勢。我看他就是個氣量狹窄的人。」葉凡哼聲道,「更何況,項目申請的事是我葉凡搞出來的。現在我成千夫所指了。

這原來項目申請組幾十號人馬,現在就剩下可憐的幾個人了居然還有人逼他們走。

士可忍敦能忍乎?」

「別跟我之乎者也的,而且,你這話里可是有話啊。有話當面講嘛,搞得是個人都能聽出來而自己又不敢開口。你以為天下人都是傻子是不是?」寧志和訓道。

「這個,我是有些怨氣。」葉凡直接承認了。

「對了嘛,有怨氣就要勇於承認。是不是對於滇南天雲兩省決定撤走人員的事有怨言。我跟你說,你向上打聽過這次項目申請的情況沒有?」寧志和問道。

「打聽說過了,卡殼在了政務院。聽說還討論過一次後就放棄了。其中細節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不過,這事,我相信還是有點希望的。所以,我暫時還在觀望,等著上頭的決定。」葉凡說道。

「你呀你,打聽得還是很粗淺的。」寧志和說道。

「難道其中另外因緣?」葉凡一愣,問道。

「你還記得你們橫空集團是不是被你直接開除了一個叫『鐵菊花』的女同志?」寧志和問道。

「是有這麼一個女同志。滿臉長著麻子。而且,不來上班公然鬧事。

最後被我開除了,寧叔你當時還力勸我別這樣子。可以變通把她踹出去另外安排就是了。

我哪時沒答應,主要是為了集團的長遠發展,為了樹立威信。聽說那位女同志還是項南市副市長宋星老婆楊琴的表妹。」葉凡一愣。說道。

「你就記得是他的表妹,可是你知道不知道宋星的老婆楊琴是天雲省老省長張洪東的乾女兒。從小認的,兩人感情很深的。」寧志和哼道。

「難道這件事跟張洪東有關係?我看他也沒那麼大能量阻止吧?畢竟他現在退了是不是?」葉凡恍然明白了一些。

「你以為一個省長是設來擺設給別人看的嗎?幹部能坐到這個位置上,背後會沒有『天線』嗎?那是不可能的。更何況,老省長的兒子張古慶你聽說過沒有?」寧志和哼道。

「聽說過了,哎呀。還真是對上口了。」葉凡驚訝的說道。

「想到關節上啦?」寧志和問道。

「張古慶是政務院副秘書長,居說是協助國務委員鄭松錢同志的工作的。

這事我還真打聽過了,據說政務院領導就是交待給鄭松錢負責的。

本來我也是百思不能理解,鄭松錢跟我好像沒什麼交集,直到現在我還沒當面見過他面呢?」葉凡說道。

「唉,當初不是跟你講過。這裡頭複雜著。」寧志和嘆了口氣。

「可是那天唐主席下來對我們橫空集團的評價很高啊,難道鄭委員就沒看出什麼來?」葉凡問道。

「呵呵,能看出什麼來。唐主席有沒指名道姓說橫空大規劃適合於申請國家重點工程。

你以為你明白的事人家都會明白是不是?再說了,這個可是政務院的事。

唐主席來巡視只是給了你們借勢的機會。能不能成首長是不會管這個的,那得看你的本事了是不是?

你不會天真的以為唐主席回去後會作什麼指示吧?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那是絕不會的。

而你們橫空大規劃無非也是想打擦邊球罷了。政務院對你們沒興趣也正常。

而且,合情合理的。人家一棍子就把你這個擦邊球給打到外界去了。

更何況。我不是講過,能坐到省長位置的同志都是有『天線』的。

這根『天線』你是看不到的,其作用就在於他不是外露的,而是內接的。」寧志和說道。

「寧叔,這事您可以出面解一下是不是?難道真看著咱們的橫空大規劃就此擱在這種層面上了?而且,兩省領導是不是都聞到了什麼味道,所以,連人馬都給撤回去了?這其中到底涉及到什麼?我有些琢磨不透。」葉凡問道。

「唉,聞到什麼那是肯定的。這也是我們撤走的原因之一,二來。我們也著實不想浪費這麼多幹部在你們哪裡。人家手頭上都是有工作要乾的。至於『解』,這件事上我幫不了你。」寧志和嘆了口氣,葉凡能聽出他語氣中的無奈。

「為什麼?」葉凡問道。

「有些事你自己去琢磨吧,這件事就是費家也不會出面的。所以,光靠你自己。八成是沒戲了。

所以,我們才撤人走了。不然,一直讓人駐點著那豈不成了外人看的笑柄?

不如撤了的好,讓這件事隨著時間慢慢淡出大家的視線之中。這對你來講其實是好事。

你想,一直給人盯著你背負的『關注』是不是更多,心裡壓力就更大了。

不過,今天發生的事又把這件事推向了高潮。言盡於此吧,我得休息了。」寧志和掛了電話。

「去它嗎滴!」葉凡氣得一腳踢飛了一個石頭,啪地一聲,居然砸斷了一根碗口粗大樹,驚得鳥雀撲騰著拚命的飛走。

費家這條路在這件事上斷了,唐城是不能再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