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五十九章這個畜牧

第三千三百五十九章這個畜牧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兩根舌頭終於『大戰』在了一起。

而兩具身體倒在了沙發上糾結在了一塊,火龍翔天爆發了。葉老大那般堅毅之人也禁不住了。

不過,葉凡還有點清醒,知道這裡不是適合干這事兒。於是抱起董鶯鶯就要離開。

就在這時候,嘭地一聲巨響。

門居然被人用暴力撞開了,一下子就衝進來好幾個傢伙,有人大叫道:「捉姦捉姦!」

而閃光燈咔嚓響著在包廂里特別的刺眼。

葉凡氣不打一處來,他娘的正想干好事要脫衣時居然遇上這種事,一腳過去,拿著鐵棍的一個傢伙被葉老大踹得撞到電視上直冒煙了。

「捉姦,捉你麻痹的奸!」葉凡爆著粗話。

順手一巴掌煽去,一個傢伙慘叫一聲嘴裡噴出帶血的幾顆門牙飛到了牆角。

葉老大長身而起,那是大展拳腳,根本就沒用內氣,硬是用拳頭來打人。這就是維基斯群島的納西米族人創造的「狼術」。

狼術重在於練習體力,而內氣蘊藏在皮膚肌肉當中。

叭……

「啊,我的相機!」有人慘叫道,感覺眼前一黑,臉上著了一拳,頓時就腫起一個旺仔大饅頭。

「拍,老子讓你拍個夠!」旺仔大饅頭又給葉老大一腳踢到了角落處,跟他那已經碎成碎片的高檔相機作伴去了。

一時間,還有五個拿著鐵棍,身上描著龍虎老鷹的兇悍傢伙嚇得潮水般的想往門口逃走。

因為。他們知道今天遇上了硬把了,根本就不是自己幾人能收拾得了的。

又是嘭嘭嘭的雜亂響聲響起……

夾雜著屋子裡一些痛苦的慘叫聲……

「孔助理,我是葉凡。這裡是阿森歌廳,我剛才遭到了一夥不明人的圍攻……」葉凡打通了電話。

孔東望葉凡在粵東時還幫助過了,當時的孔東望就是葉系的一員了。只不過並沒能進入葉系核心圈子中罷了。

不過。當時孔東望時任省國安廳長。現在已經升為粵東省省長助理、政法委副書記兼公安廳長。

孔助理正在跟朋友一起喝小酒。

一接到葉凡電話後馬上站了起來匆匆而去。

「怎麼好久沒出來?事應該辦成了吧,這個三眼仔他娘的估計是想揩油是不是?

他也不想想,董鶯鶯再怎麼騷臭也輪不到他去揩油。」秋長貴跟丁進重正站在阿森歌廳的對面一個咖啡館裡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盯著對面。發現並沒有什麼動靜,心裡倒是疑惑得很。

像這種小歌廳包廂里打架砸桌子的事是時有發生的,而歌廳老闆一般來講都會裝著不知,打得差不多時才會出面的。

「打電話也不接。嗎滴,我看他翅膀長硬了是不是?」秋長貴惱了,說,「要不我進去看看情況如何?」

「別急嘛,估計是三眼仔要慢慢收拾這對狗男女。就讓他們再折騰一段時間吧。」丁進重臉上閃著猙獰的笑。

「對對,最好是脫光了扔大街上去。」秋長貴一臉諂媚的笑道。

「笨蛋。咱們是偷偷干。幹完馬上叫他們跑路。不過,歌廳的監控弄掉了沒有?」丁進重說道。

「那個太容易了,這歌廳在老子場地。」秋長貴臉上閃過一絲得瑟。

不過,就在這時候,吱嘎一聲,來了兩輛吉普和一輛奧迪a6。a6里鑽出一個大高子來匆匆進去了,後邊跟著十幾個人。

「怪了。他來幹什麼?」丁進重一驚,人都站了起來。

「這有啥奇怪,這阿歌廳雖小,但也有30個包廂。說它小是因為跟頂級的歌廳相比而言的。來來往往的客人還是不少,奧迪a6也算不上什麼,你看,旁邊不是還有寶馬停著嗎?」秋長貴說道。

「你懂個屁,知道剛才從a6里鑽出的是什麼人嗎?」丁進重發火了。

「丁哥,難道那人有來頭?」秋長貴一縮脖子。

「來頭大了,省公安廳廳長孔東望你說大不大?而且。我看你整天吹牛說是在道上怎麼怎麼滴,我看也不怎麼樣。這三輛車的車牌你都沒發現什麼,你白混了。」丁進重說道。

秋長貴相當疑惑的看了看那車牌,頓時一驚,說道:「好像是警牌。」

「你現在才發現。笨蛋。他們進去幹什麼,你趕緊溜進去看看。」丁進重說道。

「應該不會跟我們的事有關係的,他們倆都被打暈了哪還會打電話。而且,我們的人還沒出來。如果幹好了早就該出來了。」秋長貴說著,不過,還是往歌廳而去。

不過,這傢伙很衰氣。剛進門就給幾個便衣壓在了地下。

孔東望可是老國安了,當然曉得有人對葉凡跟董鶯鶯下手肯定是有預謀的。

而事發時估計會有人進來『看風』的,想不到還真是逮到了一條『小魚』。

為了怕引起媒體注意,所以孔東望是帶著便衣警察過來的。

葉凡檢查過,發現監控壞了。這個,倒是方便了葉老大,從後邊的安全通道把董鶯鶯送了出去。

爾後才回到了包廂。

在孔東望海量的審訊『經驗』之下,葉老大根本就沒用分筋錯骨手這些傢伙全竹筒里倒豆子——招了。

「葉總,這事幕後主使是丁進重,而秋長貴是帶頭人。據說剛才秋長貴跟丁進重正在對面的咖啡館裡喝咖啡,現在估計早嚇得溜了。不過,既然他敢做出這種事來,我馬上安排人查找。」孔東望說道。

「他就在一里多地不遠處的一個小巷子里。這傢伙嚇著了,連計程車都不敢打。」葉凡哼道。孔東望倒是一愣,但也沒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