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六十五章各有看法

第三千三百六十五章各有看法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呵呵,同志們哪。咱們是領導沒錯,但也得聽聽下邊同志的心聲。

咱們有咱們的立場跟角度,但下邊的同志也有下邊同志的想法。

葉凡同志認為趙向雲同志不適合進入項目申請小組,估計是工作上的一些不同角度的問題。

如果咱們硬性的要把趙向雲同志塞進申請小組中。那後果怎麼樣?同志想到了沒有?」寧志和最後一句話很有力度,而且,很有說服力。

「如果在組裡鬧矛盾,就怕會波及到全組同志。到時,其帶來的影響將更為巨大。

而申請小組具體的工作要橫空集團去干。而葉凡同志在橫空集團有著不可替代的威信。

可以這麼講,橫空集團不能缺了他。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寧書記的問話很值得讓人深思。

而且,咱們在批評葉凡同志的時候是不是反過來想想,趙向雲同志是不是有些什麼不妥當之處。

當然,我是指在申請小組的事上是不是有些做法也許是讓葉凡同志反感。

對於申請的事,說實在話。在干具體工作一塊上葉凡同志這個實際上的操縱者肯定比咱們都要強一些。

咱們是大方向上的指導,而具體工作咱們因為沒有在下邊工作過所以不入下邊的同志熟悉。」金仁遠說道。

這意思雖說表面上有支持寧志和的意思,不過,好像又含有一絲別的意思。貌似有激發布華清情緒的小九九了。

這常委會不可能人人齊心,即便是你再厲害再有後台也不可能讓所有常委們都聽你的。

畢竟,能坐到省常位置上,哪個在官場都是老油精了。而且。個個都有後台,只是後台實力強弱罷了。

天雲省自然也差不多狀況,寧跟曲也不可能事事都尿到一個壺裡。

而金仁遠也不可能事事都屈居人下。包括常委會中的中立派,往往一個常委會都有若干個小圈子的。

寧志和就是寧志和,馬上聽出了金仁遠話里含有的一絲絲『激怒』,於是說道:「仁遠同志,講話可得有依據。

雖說是『也許』。但在評價一個同志時也得注意。不過,仁遠同志的話也有著相一定的合理性。

反方向思維的確有些問題。只是,這個問題到底是什麼問題。葉凡同志心裡肯定明白了。」

金仁遠一聽,頓時有絲絲後悔。貌似自己的小心思被寧志和看出來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布華清卻是冷冷哼道:「沒錯,寧書記講得很再理。在評價一個同志時絕對不能用『也許』。用也許就是對趙向雲同志的不負責任。更何況咱們現在可是在常委會上,一詞一句都代表著領導的意思。這對趙向雲來講是很不公平的。」

「剛才只是在交流罷了。交流的時候有些意測的話都不能說,這是哪位同志規定的。

我並沒有評價趙向雲同志怎麼怎麼滴,葉凡同志為什麼對他有看法,那肯定就有一定的原因。

寧書記也講過了,至於原因,只有問葉凡同志最清楚了。而趙向雲同志表現很激烈。

這樣一來,如果讓兩個互相有看法的同志在同一個申請組裡。那肯定不是好事。

所以,我覺得從大局出發。趙向雲同志不適合進入新安排的橫空大規劃申請項目組中。

因為,申請項目組是以葉凡同志為主的。趙向雲同志就一個配角角色。

配角嘛,少一個無傷大雅。但是,主角呢?沒有了主角這『戲』還怎麼唱下去?」金仁遠也有些惱火了。

「配角,趙向雲同志是省政府安排下去的同志,是葉凡的領導。就是在演戲裡的角色來看也是導演組成員之一。什麼時候成了配角了。」布華清冷冷哼道。

「導演組,笑話。假如橫空大規劃是一場戲的話。葉凡同志就是大導演。省里下去的同志就是一個智囊的角色。

這戲還得葉凡同志帶著下邊的同志們演下去。什麼時候趙向雲同志倒是成了導演了?

橫空大規劃已經進行多長時間了,有趙向雲同志什麼事嗎?突然橫插進去就是導演,那你導什麼?」金仁遠冷笑道。

布華清正想開口反駁,寧志和擺了擺手,說道:「這事就不必再議了,趙向雲同志這次不進項目申請組。」

布華清還能講什麼,就是舉手表決的話今天也將是一個敗局。讓寧志和直接拍板還給自己留了點面子。

6月26號,由政務院副秘書長張古慶為團長的考察組專家團到了天雲省。

考察團成員有好幾位成員還是兩院院士,而其他的專家涵蓋了建設規劃以及旅遊等行業的權威人士。

而天雲省也專門的成立了專家組陪同考察團下來便於配合工作。

不過,對於以張古慶為首葉凡心裡也有些琢磨不透鄭松錢委員如此安排的道理。

按理說喬橫山那邊已經批下了對鄭松錢兒子鄭國澤的補助款子,這邊你鄭松錢也得把這事辦妥當才是。你安排張古慶下來那豈不是給自己上『眼藥』。

張古慶到了天雲省省城後回了趟家裡。

張洪東到點剛退下,住的還是省委專門為這些副省級及以上級別的老幹部建的別墅群里,天雲省的同志們稱之為『應園』。

「爸,我回來了。」張古慶擱下手中皮包。走過去輕輕為張洪東揉起雙肩來。

這兩個肩膀時不時會酸麻是張洪東的老毛病了。張古慶很孝順父母,每次回家第一個動作就是干這個。

「古慶,先洗一把再喝口茶。」這時,張古慶母親楊青菊端來了茶杯擱在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