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六十六章肯定要通過的事

第三千三百六十六章肯定要通過的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知道,其實,關於橫空大規劃大家都心知肚明著。即便是沒有喬家大院這一塊的關係,終究鄭委員還得同意下來。只不過正好落我手上拖一下罷了。大勢不可擋。」張古慶說道。

「嗯,你能明白就好。唐主席巡視橫空集團,那是發過話的。橫空大規劃會批下來,那是定了拍子的。

這個,其實,從心裡話來講,我也是支持橫空大規劃的。這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大事兒,干成了對咱們天雲省有著相當大的好處。

所以,原本我也不是想真冒這個險,但一想到那個狂妄到沒邊的年輕人,我就氣不打一處來。真不拿我們當什麼是不是?

這一點,就是寧志和都看透了。所以,關於橫空大規劃他是不作聲。

而費家也沒有動有什麼力量去加快進度。曲志國同志更是明白這個了,照顧著我的意思。

而下邊的同志就是在瞎折騰了,他們根本就不懂這其中的關節在什麼地方了。

這眼界也是一種實力,你要多琢磨一下。而且,你在政務院也幹了有些年月了。

適當的時候我會跟張委員商量一下,讓你到下邊省份去鍛煉鍛煉。

終歸是要下去的,你要早作準備才是。」張洪東一臉嚴肅,說道。

「呵呵,這段時間一接手後我也一直在研究橫空大規劃。不得不說,葉凡此人很有能力,在這一點方面,我張古慶很少服人的。」張古慶說道。

「不光是能力,這小子有成大事的大氣魄。就是我張洪東都有些佩服這傢伙的氣勢。

一個企業老總,居然周旋於兩省之間。夾縫中求生存,而且還要發展壯大起來,很不容易。

以前我在任時這大包袱可是背了不短的時間。我是最怕過年了,一到年底橫空集團那此『蒼蠅』就會找上門來要錢要支持要政策。

年年給都沒見有什麼好轉。想不到歷年難解的老大難問題在葉凡手上居然有解開的可能性。

從內心來講,作為天雲省的老省長,我心裡很是高興的。只是這小子脾氣太拗,不識好歹罷了。

如果能再圓潤一點,這小子的前程不可估量。所以,此人你也不宜得罪得過甚。

為自己今後帶來一些不必要的不利因素。雖說現在你們倆個風馬牛不相及。但誰能預言在今後的幾十年的工作歲月中你們不會碰面。

山不轉水轉,我總是有咱預感。」張洪東說道。

「我明白。」張古慶慎重的點了點頭,說道,「明天一大早考察團就要下去了。估計葉凡也在緊張的準備著了。不過,聽說為了一個項目申請組成員的問題還上了省常會的。看來。此人樹敵也不在少數。」

「作人,哪能都不樹敵。即便你一直是老好人,照樣子會得罪人。特別是能幹事的同志,得罪的人更多了。因為,你要幹事,就要觸及到某些同志的利益。一觸及到是不是就產生了糾葛。」張洪東說道。

也正是此刻,葉凡終於饒不住了打了電話給寧志和。談了自己對張古慶下來的一些想法。

「呵呵呵,鄭委員好手段。事嘛,不必要過於擔心。不過,估計你小子會難受一下了。而且。從這次的事來看,通過的機率非常的大。你小子也是好運氣到了是不是?」寧志和倒是和潤的笑著。

「是啊,鄭松錢是既完成了對『別人』的承諾。但是,又照顧到了對張家的感受。這隻老狐狸。兩頭都沒沾上騷味兒。這官場手段的運用,的確是我不如也。」葉凡說道。

「你能勝過他時你就不在橫空集團了。不過。各人有各人的手段跟脾氣。

鄭松錢同志照樣有自己的做事原則跟秉性的。沒必要去佩服某某誰是不是?

你葉凡同志現在的成績是顯著的。你看,你這陞官速度可是我寧志和也拍馬也難及了。

所以,放下包袱,好好準備迎接考察團的下來就是了。」寧志和笑道。

「我哪能跟寧叔您相比,呵呵。」葉凡略顯得瑟的笑了。

「你看看,剛誇了你兩句就要『上房』了,葉凡同志。要記住,『低調』。

如果不是當初你的一些草率決定,也不會惹出張家這麻煩事來。

好了,都過去了,沒必要再記掛著了。人嘛,要學會捨棄。捨得捨得才有所得。

不然,你把自個兒塞得滿滿堂堂的還怎麼得。即便是得來你也塞不進去了。

因此,定時對自己的人生進行一次清理也是必須的。」寧志和笑道。

「人生也需要清理,這我倒是第一次聽說。多謝寧叔對我的教誨。」葉凡笑道。

「看看,開始拍馬屁了是不是?」寧志和笑道,心情不錯。

「寧叔可不是馬。」葉凡笑道。

「你……」寧志和也被噻了一下。

「我得感謝寧叔在趙向雲一事上對我的支持。」葉凡轉爾又說道。

「你呀你,還是臭脾氣。胸襟啊胸襟,你葉凡的之胸難道就容不下一個趙向雲不成?

實在不想怎麼樣你就少理他。就當他是空氣就是了。一旦申請真正的審批下來。

這個項目組是不是也完成了任務到了該撤的時候。這樣你好我好大家好,有什麼不好?

你呀你,還是不夠穩妥啊。」寧志和訓道。

「我不是不夠穩妥,是我根本就不想讓趙向雲來『摘桃子』。憑什麼讓這種盡跟我做對的傢伙來打擦邊球。

橫空大規劃是我們辛辛苦苦幹出來的。像占書記能支持我的工作,我們讓他沾上一些是應該的。

但你趙向雲就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