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六十九章抓到一條大魚

第三千三百六十九章抓到一條大魚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兩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度擺正了姿勢並且扣好了扣子。木月兒手一吸連披肩都搭上了,整個滴就是一幅淑女相坐在葉凡身側。

這個,倒是不用迴避什麼。

這當然就是武林高手的本事了,普通人是難以如此快速的。

「木總也到了?」包毅得到暗示後當然也是停頓了一下讓裡頭人有準備後才進來了,後邊還跟著姜軍,張強居然也來了。

「這旅遊景點建設出問題了,木總可是旅遊景區開發公司總載。急得不行了,想及時的了解情況。」葉凡講道。

這個理兒倒是也充分,當然,對於三位同志來講。你葉老大即便是身邊伴上十個美女他們也會裝作沒看見的。

「情況查得怎麼樣了?」葉凡招呼他們坐下來,杜衛國趕緊進來收拾了桌子重新擺好了筷子。只是面對五個人,這菜就顯得太寒酸了。

而木月兒問道,「杜秘書,廚房有菜嗎?」

「有,冰箱里有。我馬上去再炒些。」杜衛國點頭道。

「我去吧,你們坐著商量事兒就是了。」木月兒此刻像個小女人進了廚房。

兵兵乒乒,不久,端上來了幾盤菜。

「木總,一起坐,我們也得向你彙報一下是不是?」包毅招呼木月兒道。

「我只是旁聽,可不敢搶了葉大老闆的風頭。人家嘛,大男子主義嘛。」木月兒笑了笑溫順的坐在了葉凡的身側。

「經過幾天努力,居然查出一條『大魚』來。」張強笑道。

「噢,有多大?」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葉總,你絕想不到。這次搞事的主子居然是你們橫空集團的老對頭。」張強笑道。

「我的老對頭可是不少。」葉凡笑道。

「華夏機械集團總裁吳中寶同志。你想到沒有?」張強笑道。

「是他!」葉凡臉馬上板了起來。

「沒錯,這次煽動兩鎮姓鐵的人家鬧事的就是他主使的。估計是想攪黃了你們大規劃的申請的事兒了。」張強說道。

「如果說是省內的同志搞事兒估計沒這膽子,畢竟這是天雲省的大事。

心裡總是有些發怵,如果說是吳中寶那就可以解釋了。因為,他的企業雖說在天雲省。但他是國資委直管的幹部。

跟天雲省挨不上邊。這估計是促成了他膽大包天的原因吧。」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沒錯,我們配合強哥當天晚上就展開了全面的調查。正好了,強哥那邊部隊正在進行拉練,強哥的手下可是身手也不低。這個,就當是夜間突襲演習了。當然,事急從權。我們採取了一些非常規手段。

在暗中抓了那天鬧事的十幾個傢伙後一審,終於審出了這次事件鐵家幾個帶頭人來。

我們又動手再抓,再審。這樣子層層剝解開來,經過幾道轉才查到是一個叫木方雄的傢伙身上。

此人居然是華夏機械集團下屬的紅江公司老總。不過,此人卻是不在國內,吳中寶留得有後手。

把此人支使到國外學習去了。至少得半年左右時間才會回來。真到那個時候估計你們的事也給攪黃了。

就是咱們查到他身上也無法考證是不是?而且,紅江公司只是掛靠在華夏機械集團旗下的,算不上是華夏機械集團的真正的子公司。

就是有責任也跟吳中寶這個總裁搞不上關係的。而且,木方雄的家裡人都搬到國外去了,想拿他們家裡人弄事也沒辦法下手。

吳中寶搞的好手段。只不過這次吳中寶註定要失算了,因為他遇上了他不能惹的主兒。

張強馬上把這事跟張雄談了,張雄利用一些特殊手段。呵呵,木方雄已經被我們抓回來了。

當然是逼著他回來的。因為嘛,既然他們要搞事兒,我們當然也得採取一定的手段。

除非這傢伙不想要家人了。國外又怎麼樣,咱們照樣子能辦到。

而木方雄認為自己只是慫恿了一些人罷了。而且,『土王爺』的事本來就是一個事實。

只是以前兩個鎮的鐵家人並沒拿這事當回事兒。木方雄在其中只是起到催發劑的作用罷了。

就是按法律論處他也最多來個輕判,而且,家人太重要了,所以,就回來了。

在我們強大攻勢之下。這傢伙最後沒頂住招出了吳中寶才是主使人。

只不過暫時我們還沒對吳中寶下手。畢竟這事挺大,吳中寶可是參照副部的高級幹部。

這事上我們得聽葉大你的意思了。」包毅說道。

「對了,你們整出這麼大動靜來,吳中寶會不會事先有覺察到了。如果沒有鐵的證據,你就是把木方雄給扯出來到時吳中寶也會矢口否認的。」葉凡問道。

「我們做得很秘密。在事沒有宣布前那些群眾我們派得有專人盯著的。

而那些人也害怕了,答應保密。至於說木方雄被我們拿下了自然不敢泄密了。

不過,吳中寶太狡猾了,木方雄手裡沒有一點證據。不過,咱們也不是傻子。採取了設套的辦法。」包毅呵呵笑道。

「噢,吳中寶可是一隻老狐狸。什麼『套子』能讓他鑽進來?」木月兒倒是好奇得很。

「反正不是那種『套套兒』。」姜軍居然開了句玩笑。

「哈哈哈……」葉老大帶頭髮笑,全笑開了。

「不正經!」木月兒微紅著臉狠狠瞪了姜軍一眼。

「我沒啥不正經啊,我講啥了。」姜軍同志一臉的委屈啊。

「姜軍,想不到你現在翅膀長硬了是不是?這事我得跟我的好姐姐珠麗提提醒兒了。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