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七十章跟張集團的較量

第三千三百七十章跟張集團的較量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呵呵,葉凡同志還沒認識到性質的嚴重性。你們所有的景點都這樣子摸排過了嗎?

一個景點的事雖說小,但也從中折射出了相當多的問題。一個景點處理不好,會輻射到另外的景區建設。

橫空大規劃之中涉及旅遊一塊的產業建設相當的大。投資達到幾十個億。

範圍涉及江華跟項南兩地市,處於景區中的人口達到幾百萬。從規模上講的確超大。

但是,咱們的工作要做細,做到位,做到家才行。要讓群眾滿意,同志們滿意才行。

拿今天的『土王爺』事件來講吧,如果處理不好,你們的建設還怎麼樣開展下去?

你今天剛建好就有人搞破壞,這樣子能長久嗎?不行,絕對不行的。

所以,工作要細,每一個建設工程都要搞清楚。不然的話,就怕輻射開來會造成更大的麻煩的。

從爾影響了橫空大規劃的整體性項目。蟻雖小但也能潰堤,同志們啊,咱們千萬不能調以輕心麻痹大意,這樣子搞下去會出大亂子的。」張古慶是笑著講這話的,不過,誰都能聽出他這是在批評葉凡了。

「那天的事一定會及時處理的,當天我就已經責成鐵河市以及項南市相關的責任人下去了解情況了。

當地領導也很重視,馬上派了專人下去調查那事兒。從初步的了解來看,就是一個假墳墓之爭。

其中,當然涉及的就是景點建成後利益之爭了。當然,從那天發生的事件中我也看到了我們工作中的不足之處。

我們會儘力改進的,盡量使得我們的大規劃趨向完整性。」葉凡講道。

「一個假墳堆。葉總,你這講得也太輕鬆了吧。」這時,張古慶辦公室主任楊定同同志冷笑道。

「難道不是?」葉凡回道。

「雖說是一個假墳堆,但裡面折射出的問題可是相當的大。我們考察團用了半天時間重新回到兩個鎮去考察了一番下來。

發現在其中橫空集團關於『土王爺』的規劃方面出了很大的問題。

土王爺所涉及的地盤並不小,方圓達到二里之地。這地皮的問題解決了嗎?

這涉及到的地皮的後代們解決了嗎?還有,景點還要開挖出一條小公路,這問題你們解決了嗎?

涉及到地皮的產權問題你們解決了嗎?還有……從這些問題中可以看出來,問題是相當的多啊。

這說明什麼,說明橫空大規劃很不完善。考慮很不周到。這麼一個小問題都搞成這個樣子,大的方面我們都相當的憂心。

如果考察團不能如實往上彙報這些問題,今後真的審批下來出了大問題怎麼辦?那就是我們這些考察團同志的責任了。」楊定同說道,連珠炮似的。把全體考察團成員捆綁在一起了。

「這裡頭是不是有人為的原因呢?」伍雲亮插了一個句。

「什麼人為原因,我們考察組針對這個案例分析了解過。根本就是兩個鎮的鐵姓人家為了老祖宗的墓地之爭罷了。

像這種事例橫空集團在多處都有發生。比如。通天山涵蓋的範圍太大了,有些地界早就超出了橫空大規劃所涉及到的土地範圍。

人家的地被你無端的划了進去,難道人家會默不作聲嗎?這些問題不解決好,旅遊建設怎麼進行下去。

就是土王爺來講吧,現在建設工地不是停工了嗎?要是多個地方都停工了,橫空大規劃建設怎麼樣搞下去。

這裡頭出現的問題堪憂啊。」楊定同哼哼道,這傢伙得勢不饒人。頗有股子高唱凱歌迎頭冒進的勢頭。

「呵呵,據我們所了解到的,土王爺之爭的確有人為原因的。」葉凡突然淡定的笑了。

「葉總,講話可得拿出證據來。你這樣子講是不是暗示我們考察團在講謊話?在無中生有?考察時沒有盡心。胡扯亂彈是不是?」楊定同就是張古慶的代言人。

「這話我可是沒說,不過嘛,你們只是看到了表面的一些東西,並沒有發掘到事件的本質。」葉凡冷哼了一聲。

「噢。還有問題的本質。我們在坐的倒都想聽聽這本質到底是什麼?葉凡同志,希望你本著事實求是的態度把本質都講出來。」張古慶不陰不陽的哼了一聲。

葉凡一聽。轉爾說,「各位領導,這件事一發生後我就指示橫空公安局的包毅同志派人下去了解了。

剛才接到包局長彙報說是事查得差不多了。現在他就在門外,是否讓他進來向在坐的領導們彙報一下土王爺事件的真實情況?」

「嗯,叫他進來吧。」占友光才是在坐的級別最高的領導,他點頭了,安平峰也點了點頭。至於張古慶跟楊定同都臉色一沉,沒吭聲。

不久包毅進來了,在出示了各種調查證據之後一邊彙報一邊講著。

不久,公安人員還把證人都帶了進來當場供述了。

「木方雄同志,你說這事是吳中寶總裁指示的,你有什麼證據證明?

這件事你要慎重考慮好,吳中寶同志可是華夏機械集團總裁。享受的可是副部級待遇的高級別同志。

你想到了如果是污衊的話後果很嚴重的。」張古慶忍不住問道。他有些懷疑這事是不是橫空集團在搞假針對吳中寶。

「我雖說不是專業的律師,但我的公司卻是有專業的律師。我不會憑白無故的污衊什麼人的。

而且,我當然明白事態的嚴重性。為什麼我不指責別人而指責吳中寶,當然,我還有證據證明這一切才敢如此說的。

事實嘛,是不是最講求證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