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七十七章喬大小姐VS木

第三千三百七十七章喬大小姐VS木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而木月兒也練過武,這些全湊一身上,整個人給人的感覺是充滿了爆炸性的蓬勃朝氣的純樸的納西族人的民族味兒。

葉老大一瞄,明白了。

木月兒這女子還真是聰明剔透著,她知道,喬圓圓嫁人了,做為人婦,肯定給人的感覺就是高貴而淑雅的貴婦型號。

而木月兒把自己整成朝氣蓬勃,意思你『貴雅』俺就用年青來戰勝你。這女子,心計兒蠻厲害的嘛。

其實木月兒早就偷偷溜到橫空賓館看過喬圓圓了,不得不說,從長相來看自己好像還是略遜了一籌。

這讓木月兒心裡相當的鬱悶,所以,她就把自己整成一純樸朝氣的鄉間野丫頭形象了。『野丫』跟『貴雅』剛好相對嘛。

不光葉老大傻眼了,杜衛國也跟著頭皮有些發麻發汗。而喬圓圓也是微微一愣,好像也有些什麼感覺。

斜瞄了葉凡的眼,笑道:「門口那位就是木月兒木董吧?」

「嗯嗯。」葉老大點點連頭。

「咯咯,有意思啊老公。你看,木董可是美國華星集團董事長,身家幾十個億的富婆。怎麼,今天這扮相真像是一鄉間野丫頭啊?」

「人家喜歡裝野嘛。」一向不說話的雪丫在一旁漏了一句,葉老大差點噴血,嘴裡趕緊笑道:「怎麼樣打扮這是人家的愛好,這美國人就是這樣子的。喜歡搞些古怪玩意兒。而且,這年月人人都嚮往著年輕活力是不是?」

「美國人,她不是華夏人嗎?」喬圓圓挪喻道。

「是華夏人沒錯,不過,其爺爺在美國。也許是受了影響才如此的。

不過,純樸的鄉間姑娘打扮也不錯嘛。據說木月兒一直到二十來歲都是庵里的師太養她大的。

那些尼姑師太們懂啥現代是不是?能有衣服穿就不錯了。所以,其人身上有著純樸的鄉間原始味兒。

這個,其實並不是故意打扮的,她本來就是如此。」包毅在一旁陪笑道。

「噢,原來如此。」喬圓圓拉長聲音。

眾人下了車子,木月兒跟喬圓圓都站了好幾秒才前進的。好像在端倪著對方似的。

「葉夫人大駕光臨,木月兒沒到山腳下迎接,失禮了。」木月兒笑著緩緩過來了。

「哪裡的話,月兒董事長可是大忙人。我一個沒職無業的家庭主婦哪敢勞動月兒董事長來迎接。能讓我進你們家這別墅大門參觀一下已經是莫大的榮幸了。」喬圓圓笑道。

貌似這兩女一開始就充滿著一股子莫名的哪啥的味兒。

「橫空大老闆的夫人也是家庭主婦。這個月兒可是不敢苟同。你看,你這一來這跟班隨從就是一堆。有點古代後宮之主南巡的感覺啊。還用得著幹家庭主婦那些活計不成?那我得問問葉總這可是在虐待你了。」木月兒清凌凌的笑道。

「月兒董事長,這是沒辦法。為葉總養育子女,我一個人忙不過來。

做女人啊就是苦,我可是不敢把葉總的千金公子給養壞了。不過。幸好他每個月還會寄些生活費回來。

不然,我一個人得累死了。」喬圓圓看了葉凡一眼,微微笑著。

「葉夫人帶不了不如住我這裡來,我幫你帶一個豈不更好。看看,葉總的千金公子的好可愛是不是?」木月兒笑道。

見這兩女好像越講越有些離譜了,葉凡趕緊硬著頭皮笑道:「我說木董,不會不讓我們進門吧?」

「一時高興倒給忘了。請進請進。」木月兒一側身作了個請的動作。

兩女在朱雀山莊倒是聊得甚歡,葉凡這個陪客只能是時不時的插一句調和一下。

不久,喬圓圓說是要參觀樓上,木月兒親自作陪。

不過。當走過葉凡以前睡的房間時,木月兒打開門後笑道:「朱雀山莊以前是橫空集團的財產,後來我爺爺回來後葉總還給了我們雲家。葉夫人,你猜猜這個房間以前是誰住過的?」

「我老公是不是?」喬圓圓笑著走了進去。

「還是葉夫人厲害。一猜就中。」木月兒笑道。

「這還用猜嗎?你看,這床頭上擱的木人兒還是我送給他的。看來。我老公還是很念著我的,一直把我送的這麼個平凡之物擱在他的床頭。」喬圓圓摸著床頭上擱著的一對木頭雕的人兒笑道。

「對不起圓圓,自從這裡還給雲老後我就搬走了。這木雕當初雲老看過後覺得雕工不錯。

所以,我就留下來讓他觀賞一段時間。這一來二去的給事一忙就落在這裡了。」葉凡趕緊打圓場,不過,這話講得有些蒼白無力了,「衛國,把這木雕包好今天就帶回去。」

杜衛國趕緊答著上前動手了。

「葉總,我爺爺還沒看夠呢。你是借給他的,總得等他回來決定是不是?」想不到木月兒真要昴上了。杜衛國一聽,頓時愣在當場。

「我們先帶走,等雲老回來如果要再看的話我們再送回來不就成了嗎?反正過幾天我就走了,月兒董事長,我特喜歡這木雕。晚上看不見它就睡不著。」喬大小姐不肯了。

「那好。」木月兒微點頭,杜衛國趕緊收了起來。

吃了午飯後喬圓圓一行人又去參觀了精絕國古墓。

晚上回到家已經是八點多了,洗了把澡葉老大斜躺在了床上。

「哎喲!」正在半睡的葉老大突然感覺大腿一陣劇痛,痛叫了一聲才發現是喬圓圓的五指山給伺候成這樣子的。

「幹嘛,這晚上的發什麼神經?」葉凡有些惱火的瞪了老婆一眼。

「幹嘛,你自己還不清楚?那個房間是不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