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八十八章三方會談

第三千三百八十八章三方會談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到那個時候已經水到渠成了也曉得我們是為她好。難道她還會怪我們不成?

當然,你會難受一下是不是?為了一葉,難受就難受嘛。這連難受都受不了,你還叫紅邪嗎?」厲無涯居然用了激將法。

「幹了。」紅邪一擂桌子。

「輕點。」葉老大趕緊叫道,不過,晚啦,咔嚓一聲,那小圓桌連杯連酒的圬散在地下成了一堆澆了酒的廢柴堆。

第二天上午9點,葉凡跟蓋紹中兩人各夾著皮包直奔國資委而去。

「老哥,今天估計有一場舌戰啊。」葉凡笑道。

「那正好了,我正想看看老弟的嘴皮子功夫了。」蓋紹中呵呵笑道。

「不是看我,咱們倆誰都跑不掉。」葉凡反制。

「哪能這樣,老弟你為首,我這次過來就是『打醬油』的幹活。」蓋紹中幸哉樂禍的哈笑著,這傢伙都快噴口水了。

小會議室並不是很大,國資委那邊以高一天為首,萬一雄副主任作陪,還有個記錄員共計三人。

而下邊三個集團橫空是葉凡跟蓋紹中。

華夏機械是納買提林跟喬報國。

西南電氣是顧友全跟烏雲山。

其它人葉凡都認識,就是顧友全葉凡相當的陌生。鷹眼掃了這老傢伙一眼,發現其人估計五十來歲左右。

今天倒是一身標準的羅蒙西服,臉龐跟顧峰山有些相似。只不過下巴要尖一些。

而葉凡發現。顧友全也正在偷偷地掃著自己。估計心裡也有些相法吧。

一張圓形會議桌,正中央坐著高一天跟萬一雄兩位同志。那個記錄員坐在背后角落側面。

而左右桌子坐著葉凡跟蓋紹中。再下邊去烏雲山跟顧友全,右側坐的是納買提林跟喬報國。頗有股子國際圓桌會議的感覺。

「都到齊了那就開始吧。」高一天掃了大家一眼,說道,「今天把大家都招集過來,是因為最近部里也有個考慮。

那就是你們三大集團能否整合,具體的操作就是橫空大規劃正在執行當中,把華夏機械跟西南電氣都納入到橫空大規劃項目之中。

這樣一來,一是規模上去了。二來大家也互相有個照應。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的今天,走規模化產業化的路子是必須的了。雖說在國內你們三大集團算得上是國內這個行業的頂級企業了,規模相對來講也不少。

但是,跟世界同行業的大企業相比,你們還有著不小的差距。如果在競標中遇上這種大企業,你們根本就沒有任何優勢可言的。

在現有基礎上把資源最大化,如何合理的利用你們的優勢。也是部里一直在考慮的問題。

因為,你們三家企業同在一個省會,有這方面優勢。當然,這是部里的初步意思,並沒有直接就拍板什麼。

真正要做到融合,還得你們三家企業的負責人坐一起來好好聊聊。

看看怎麼樣個融合法。而橫空大規劃就是一個契機。」

高一天的鋪墊還是有隱晦的傾向於橫空集團的,只不過不是很明顯罷了。鑒於他的身份職位,也只能如此講話了。

「沒錯,你們的事都上了部委會上。雖說還沒拍板,但部委會的同志們也談了想法。現在關鍵點在你們三家集團身上了。下邊由你們各位同志好好談談。」萬一雄補充了一句。

「國際上是走產業化大集團化。但是,咱們的情況跟他們是不一樣的。」顧友全首先開炮了。

「不一樣。怎麼個不一樣。顧書記,我看不出其中有什麼不一樣?部里的意思當然也是為了咱們三個集團好,而在當前形勢之下,合并融合有利於三家集團的共同發展。」葉凡問道,自然要回應了。

「合并融合,怎麼樣個合并融合。說句不中聽的話,你們橫空集團現在是勢頭大聲音響罷了。」顧友全冷哼道。

「顧書記,你這話我可是相當的費解?什麼叫勢頭大聲音響?」葉凡問道。

「很簡單嘛,橫空大規劃現在『勢頭』是很大。什麼兩省三地共同發展。

還往上申請了國家重點工程項目。而最近天雲全省人民都在談橫空大規劃,電視網路上都在熱談這個話題。

甚至有人還組成了專家組在研究橫空大規劃。這豈不是聲音很響亮嗎?

而實際上呢?我看不怎麼樣?就拿效益來講吧,你們去年賺了多少錢,為國家交了多少稅收?」烏雲山冷冷哼道,跟顧友全倒是配合默契著。

「不能拿這個來作為話題,我們橫空集團雖說去年創造的利潤不如你們。

甚至很少,但是,跟往年甚至以前十來個年頭相比,這已經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了。

而且,你們也講了,我們發展的勢頭很猛很大。不要講別的,去年一年我們集團引進投資高達上百億。

超過了以前國家對橫空集團的總投資。你們有這種大手筆嗎?

而這一切建設正在進行,雖說去年沒辦法在這些方面顯示出效益來,但一旦完成建設,巨大的效益就會展現出來的。

到那個時候,我可以預見,橫空集團的利潤絕不會比你們低的。甚至,越過你們只是遲早的事。」葉凡當然也要囂張一回了,看了幾個傢伙一眼,說道,「而且,一旦我們申請國家十一五重點工程項目成功。

國家對我們橫空集團的扶持那將是巨大的持續性的。三家集團合并,也是想讓你們兩家集團也能在橫空大規劃的框架內享受到國家的這些支持。」

「我們不稀罕。」顧友全哼了一句。

「葉凡同志講的當然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