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九十一章火冒三丈

第三千三百九十一章火冒三丈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啊,是……你是誰?」紅邪睜開了眼。

「我是一葉啊,羅一葉啊。」一葉師太哭著說道,這邊手忙腳亂的從包里掏出葯來包紮著。

「唉,真是一葉,唉,我老了,我不行了,你還是趕緊走吧。不然,厲無涯那狗賊回來連你都跑不掉了。」紅邪嘆了口氣,嘴裡吐出一口狗血來。那當然是葉凡借用了電影技術用小包包藏在他嘴裡的。

「紅邪,邪哥,你別這樣講,要死咱們一起死去。」一葉師太說道,把一旁嚇呆著了的張倩倩一推,說,「你趕緊跑,有多遠跑多遠,最好是回到你家裡去。」

「我不走師傅,我打電話叫爸帶兵過來抓了那個什麼狗賊子厲無崖。」張倩倩說著就掏出了電話,晃了晃差點要把電話給砸了,因為,這裡沒信號。

「快走。」一葉師太臉嚴肅得能滴墨汁了。

「不走,要走一起走,不然,全死在一塊也好。」張倩倩這女子還真是執著。

「那趕緊送醫院。」一葉師太說道抱起紅邪就要跑。

這當然不能去醫院了,一去不就穿幫了。

「哼,還想跑。」厲無涯夫妻從下邊冒了出來,前後夾擊站著。

「厲無涯,你跟紅邪打了這麼多年,你放過他吧。你要什麼都拿去,拿去。」一葉師太哭著說道,知道打不過他們兩個的。

「別跟這對狗男女講屁話,你就是給他他們也會殺人滅口的。你還是趕緊走,我拖住他們。」紅邪掙扎著。

「要死一起死。」一葉師太叫道。

「我跟你們拚啦。」張倩倩居然先沖了過去。不過,被厲無涯一巴掌就給甩得暈倒在了外邊的草地上。

「倩倩。」一葉師太痛苦的叫著,撲向了厲無涯。

不過,被人一扯就回來了。

「啊,是葉大師,你來得正好了?」一葉師太睜眼一看居然是葉凡這個連橫斷天河都打殘了的高手。臉上頓時是狂喜。

「大師,呵呵,剛才……這個……」葉凡有些不好意思,準備揭秘底了嘛。

「有什麼事先把厲無涯料理掉再說,此人太可惡了。」一葉師太急道。

哈哈哈……

葉凡厲無涯朱真真全豪笑了起來。

一葉師太一看,貌似明白了,指著葉凡道:「你們是一夥的?而你騙倩倩過來就是為了這些?你們懷疑那一水尺在我身上是不是?」

「大師誤會了……」葉凡把話乾脆全挑明了。

「紅邪,他們講的是真的?」一葉師太臉通紅著,憤怒的看著紅邪。

「這個……那個,呃……」紅邪摸著腦袋。一臉的尷尬相。

「這好像不像你紅邪的風格吧?」一葉師太鐵青著臉。

「對不起一葉,他們硬是要說要試試你。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了,如果你無情我也沒必要再記掛著了。所以,所以……」紅邪吶吶道,「都是我的錯,我錯了行不行?」

「混蛋。」一葉師太氣得叭地一聲甩了紅邪一巴掌抱起張倩倩就要離開。

「你還真是無情之人,紅邪前輩看錯你了。」葉凡突然冷哼道。

「我無情,你們合夥來騙我。我一葉苦等了他多少年。從二十歲到現在都成老太婆了,你們還敢講我無情。你們良心給狗吃了是不是?」一葉師太激動了起來。

「唉。你不知道。我也在一個山洞中發現他們倆的……」葉凡把當時的慘狀講了講,「你說一葉大師,以紅邪那種狀況有臉來見你嗎?

他是不想害了你,所以。我們三人一直勸都沒用。這次我是硬逼著他『演戲』試試你的。

如果你認為我們作得不對,我們三個向你賠禮道歉。不過,希望你能諒解他。

其實,這麼多年下來。他過得很苦。現在連雙腿都沒了,唉……」

一葉師太轉身過來了,雙眼流淚了狠狠的瞪著紅邪。

嗚嗚……

一葉師太再也忍不住了。哭著衝到紅邪面前雙拳敲打著紅邪那寬厚的胸脯。而紅邪早就穿上假肢了。

良久一葉師太才停止了下來,相當不好意思的擦巴著臉上的淚珠子。

「太精彩了。」一旁的張倩倩興奮的拍起了手掌。

「鬼丫頭,拍什麼掌。」一葉師太不好意思的訓了徒弟一句。

「不過師傅,這個殘廢老頭,長得又這麼難看,滿臉刀疤的,咱們走,不理他。」張倩倩轉爾一句話差點氣炸了紅邪的肺。

「我們有精絕國的武功秘笈啊。」葉凡趕緊說道。

「鬼才信了,你葉哥哥也是個大騙子。肯定就是騙我們來看戲的。哼哼。」張倩倩氣得跑到葉凡跟著,一腳踩下,葉老大直呲牙,可是連痛都不好意思叫。

「看你還騙人,騙子。」張倩倩連踩了好幾下才泄了氣回到師傅身旁,看得一葉師太直冒汗,要是真惹毛了這個年輕人還了得,自己師徒倆可是不夠看滴。

完啦,不曉得腳腫了沒有,葉老大在心裡悲哀的想著看了看腳。頓時放心了,幸好有內氣護著,不然,還真會給張倩倩給踩腫了滴。

「一葉,你還俗吧。」紅邪鼓足了勇氣。

「這些咱們回紅葉堡慢慢聊怎麼樣?」葉凡提議道,一葉不肯去,不過,被朱真真一勸,也就跟著去了。

不過,一進紅葉堡一葉就不理紅邪了,急得這老傢伙抓耳撓腮的像只老猴子。

「別急嘛前輩,一葉大師的心態還需要時間慢慢磨合一下。這心結一解就好了。」葉凡勸道。

「這個怎麼解?」紅邪問道。

「堡里有這麼多女人,總是有辦法的是不是?至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