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九十七章哥心疼你

第三千三百九十七章哥心疼你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唉,這事這樣子也的確有些尷尬。」張相和嘆了口氣。

「有些事不得已而為之,既然做了就不要去後悔。像這種事要見一件剎一件。」楊省長冷哼道。

「大快人心啊。」蓋紹中笑呵呵的。

「小勝利而已。」葉凡笑道。

「那三位同志飯只扒了一口就推說有事忙著回去了,估計是心裡不痛快吧。」龔志軍笑道。

「不痛快就讓他們不痛快,活該!」蓋紹中冷冷哼道,這傢伙是霸氣十足。

「不曉得他們在後面會不會整出什麼妖蛾子來?」龔志軍問道。

「這個就難說了,也得看他們的態度了。不過,如果要整的話我葉凡決不手軟。

我不介意把滇南省那一塊踢出局去。當然,這是最壞的打算了。

既想分杯羹又要整治我,這世上沒有這種好事兒。老子被你煽了耳刮子總不能還要舔著臉去笑臉相迎。

還為他們搞建設,不成!」葉凡臉臭臭的,陰沉得可怕。

「沒錯,乾脆咱們把江華地區邊緣化了再說。」龔志軍點了點頭。

「有些事,咱們跟葉凡可是有些撕破臉皮了。到時,這橫空經濟區的掌舵人還是葉凡。我是相當的擔心該同志會弄出一些措施進行反制咱們啊。」張相和一臉的憂心。

「嗯,如果葉凡真要搞什麼。咱們江華地區就有些麻煩了。而且,其中可做手腳的地方很多。」安平峰也點了點頭。

「應該不會,橫空大規划上報時就把江華地區規划進去了。沒有了咱們的江華地區,橫空大規劃的份量將減了二成有餘。葉凡應該不會這麼沒腦子的。」楊省長講道。

「不踢出去可以,但是,比如。一旦國家重點扶持方面的資金拔下來。

葉凡如果把大批資金壓在天雲省那邊搞建設。而咱們的江華地區很可能就被邊緣化了。

咱們到時連理兒都沒地方訴,即便是有意見,但這事肯定就扯皮了。

到時,葉凡肯定會羅列出大量的理由,什麼什麼這個重點那個重要的。

到時,嘴還不是在他的身上。」張相和說道,「所以,我覺得咱們現在就得先把這些可能想到,提前採取一定的對策對應著。不然。就怕到時措手不及,吃了大虧就是咱們了。」

「相和,沒必要過於擔心什麼。葉凡心眼不會那麼小,放心。大規劃是他創立的,他肯定不會毀了的。不然。他敢大動作,咱們就沒辦法了嗎?比如,咱們自己要求撤出江華地區,看他們的大規劃還怎麼搞下去。」楊省長冷哼道。

「這一點不大可取,那是真正的撕破臉皮了。到時,兩敗俱傷很不好。咱們能搞個半落子工程嗎?

到時,豈不成了全國的笑柄。所以。怎麼樣調和矛盾,怎麼樣解決問題也是關鍵之處。

而不是一味的把矛盾激發下去。這樣子搞下去對咱們雙方都沒有好處。

而且,咱們不能把人民群眾的利益當兒戲,江華地區可是關係著幾百萬人口的生活。要慎重再慎重。」陳書記一臉嚴肅。

「嗯,這個我們在坐的都明白。不過,防防總是要的。」楊省長點頭道。

「一些正常的防範措施還是必要的,當然。葉凡同志即便是搞點小動作也純屬可以諒解的範疇。有些事,換位思考一下也差不多。」陳書記說道。

都晚上10點多了。葉凡加班回來剛走近自己的住處,發現前面有個黑色的影子。這貨趕緊一個旋身藏在了花壇中。

鷹眼之下發現居然是一身黑衣的鳳傾娍。

「你……你什麼時候來的?」葉凡站了起來,面對一身黑衣的鳳傾娍,這貨感覺聲音都有些結巴了。

「葉哥哥,5555……」想不到鳳傾娍一把就撲進了葉凡懷裡哭了起來。

「咱們進去再說。」葉老大一看,可不得了。自己可是住在橫空賓館後邊一座獨院的。

雖說是獨院,但在院子里一個女子在啼哭這要是傳出去那還不馬上上演出什麼『風化案』子來。

所以,這貨趕緊抱起鳳傾娍一竄就進了房子。而後再幾竄就上了二樓的房間里,嘭地一聲關上了門。葉凡的卧室裝修方面當初就考慮過隔音,倒是不用再擔心什麼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葉凡把鳳傾娍擱床邊一沙發上坐下後去泡茶,問道。

「爺爺,爺爺……他快不行了。」鳳傾娍一臉淚水,整個人幾天不見憔悴得不行了。眼圈也是紅腫了起來,再也見不到平時那個翹皮高傲的公主般的鳳妹子了。

「唉……」葉凡也能猜到了,鳳老全身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十幾個關鍵部位,就是羅天上仙陳風笑同志現在場也難以救活了。

「醫生說沒辦法治了,爺爺……爺爺最多能活三個月。」鳳傾娍雙肩聳動著,抽泣著。

「唉,傾娍,鳳老也八十接近九十的人了。器官老化,再加上老疾擴散。這是命,自然規則。人總是要去的,何況鳳老這一生也過得很傑出。有這一點就夠了,你要想開些。」葉凡輕輕拍著鳳傾娍的雙肩。

「我知道這個,可是我捨得不爺爺啊。他最疼我了。」鳳傾娍哭道,又撲進了葉凡懷裡,好像這裡溫暖似的。胸脯上那堅挺的雙球擠得葉老大都差點喘不過氣來。

「唉,想開些。相信鳳老也不願意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他會心疼的。」葉凡安慰道,此刻什麼話都是多餘的。

「我不管,你救救爺爺。他們講你有大本事,而且,我看你能飛檐走壁。在古代這就是大高手,你肯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