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四百一十一章你中意誰

第三千四百一十一章你中意誰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那當然,誰能幹出成績來就是主力公司。.」葉凡還在推。

「哈哈哈,對對對。」杜劍知道今天再暗示也無效果了,笑著掛了電話。

葉凡就是有些不明白,杜劍的話是杜劍自己本人的意思還是寧大佬借他的口傳達的意思。

不過,葉凡直覺這並不是寧大佬意思。如果是寧大佬的意思的話杜劍肯定會說省委怎麼怎麼滴了。

估計陳圓嬌真正的後台其實就是杜劍這位省委大秘書長了。當然,杜劍也是寧大佬的鐵竿親信。

葉老大兩難啊,如果推伍雲亮上去可就得罪杜大秘了。如果不推伍雲亮上去。可是伍雲亮可是自己最忠心的鐵竿下屬啊。

而且,伍雲亮分管著旅遊一塊。現在旅遊一塊的大業算是橫空集團的主打了。

不過,葉凡眼前一亮,有了主意。

「圓嬌,我的份量還不夠啊。」其實,杜劍打電話的時候陳圓嬌就在杜劍的客廳沙發上坐著跟杜劍的老婆陳影磕著瓜子閑扯。

當然,陳圓嬌雙眼卻是看著衛生間的門的。想不到杜劍一出來居然講了這話。

「葉凡也太翹皮了吧,明曉得是你在暗示他了居然還不給面子。難道葉凡不曉得你跟寧書記的關係?」陳影有些惱火了,瞪了老公一眼,「現在時間緊,不如挑明裡講算啦。

不然,你跟他暗示,他跟你裝傻。到時這人員都定拍下來了就太晚了。

這能否進入管委會班子對圓嬌來講太重要了。據說管委會班子基本上是以政斧班子形式存在著的。

圓嬌完全可以藉此脫開企業的參照正廳待遇這種陰影,從而真正的進入正廳級幹部行業。

估計大家打破頭了都想進管委會班子也都抱著這個想法的吧。」

「暫時估計還不會進入政斧班子形式,不過,將來那是肯定的了。

隨著橫空集團發展下去,橫空經濟區真正的成為一部二省管轄下的一個新區是肯定的事了。

只不過估計還得二三年發展勢頭來定拍了。當然,現在進去就是在鋪路子。

不然,圓嬌以後再從企業轉回政斧去又將是一件麻煩事兒。這個,參照是參照,正式的定級又是另一個方面,到時,還得費一番周輒。」杜劍皺起了眉頭。

「那你得抓緊了啊,不然,到時這事搞不定下來我可是要跟你急。」陳影哼哼道,因為,陳圓嬌可是她的親親堂妹妹。這層關係在省里是沒幾個人知道的。

「唉,這事,跟你們倆講實話。我還真有些難辦到了。」杜劍臉上相當的尷尬。這個,給葉凡裝傻著過去使得杜劍感覺唄兒滴沒面子。

「這事要不去找找寧書記?你的話葉凡不聽,但是,寧書記的話呢?」陳影說道。

「你還真是不懂事,什麼事都能去找寧書記嗎?圓嬌前次調到橫空集團已經給了咱們面子。再給的話那就貪了,做人要知足。而且,這種人情寧書記要照顧著的人很多,並不是光我杜劍一個人。」杜劍有些火了,陰沉著臉訓起老婆來了。

陳影氣得上樓去了,陳圓嬌一看也告辭著走了。

杜劍上樓了,見老婆不理自己,不由得苦笑著說道:「你不懂的,你看我任省委秘書長多年少了?」

「五年,我記得清楚。」陳影哼聲道。

「那不就結了嗎?」杜劍說道。

「你的意思是是不是想調整一下?」陳影問道。

「誰不想往上爬,我杜劍是個男人。難道一輩子就呆這省委秘書長位置上?」杜劍哼聲道。

「嗯,你的意思這人情還得留著?」杜劍的老婆可是相當聰明的人。

「你想是不是這樣子,到時,省里有調整時寧書記的推薦是最重份量的。如果我們提前把人情都用光了,到時需要時怎麼辦?」杜劍反問老婆道。

「那就留著了,不過,圓嬌這次難道真的就白白錯過了?這事,我怎麼向小叔交待。你不知道,小叔打小疼我。照顧著我。小叔對我比對圓嬌還要好。」陳影講著講著有些哽咽了。

「唉,這事,我再另想辦法。不過,寧書記那邊你千萬別囉嗦了。就是跟香玉打麻將也不要提起這事兒。不然,就有些過了。」杜劍交待道。

「我明白,老公你需要留著機會。」陳影說道。

葉凡剛擱下電話電話又響,居然是老鐵打來的,笑道:「兄弟最近頭疼不?」

「鐵哥也聽說過了吧,你說頭疼不?」葉凡笑道。

「唉,老弟肯定頭疼了,最近接的電話不少吧?」鐵占雄問道。

「嗯,基本上都不敢開機了。」葉凡說道,「但是,又不敢關機,好多電話都是省里部里領導打來的,不接的話肯定不行。關機的話人家會講我故意逃避什麼,難啊鐵哥。」

「唉,難也得過。今天我打給你也是為了這事兒的。」鐵占雄嘆了口氣。

「鐵哥也來湊熱鬧?」葉凡一愣,倒真沒想到鐵占雄是為哪位同志講情了。

「今天下午部里的郭天明同志把我叫去,我還以為有啥事要跟我商量。結果屁大事沒有,居然跟我閑扯。」鐵占雄憤然道。

「扯啥,難道郭部長有親戚在橫空集團工作?」葉凡問道。

「倒不是他,就是閑扯起龔志軍來。」鐵占雄突然笑道。

「龔老頭也真是的,有屁直接跟我放就是了。居然轉手叫郭天明玩這個。難道還不相信我嗎?」葉凡不由得有些憤然了。

「呵呵呵,估計是龔老頭開不了這個口,丟不起這個人。不好意思嘛,所以,知道咱們關係鐵,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