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四百二十章不速之客

第三千四百二十章不速之客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金叔的意思是任書記會進入天雲省常委席中?」葉凡問道。www.pashuw.com

「沒錯,這事還沒最終定論,我也不好講的。當然,對於任時滿的一些情況我還是可以跟你說說的。

京城有個任家,時滿同志的爺爺任昌達同志是共和國開國功臣之一。

最後是在副總理位置上退下來的。而且,時滿同志的父親任潭冬同志也是在最高檢檢察長位置上退下來的。

而任時滿同志還有二個兄弟一個妹妹。這些同志所處的位置都不低。」金樹洋說道。

「門弟不淺啊。」葉凡說道。

「嗯,所以,你要注意著在工作中跟他相處的方式方法。」金樹洋說道。下午休息了一陣子後各路人馬都走了。

「恭喜你啊老弟。」鐵占雄打來了賀喜電話,說,「不過,你這傢伙,這保密工作作得不錯嘛。事先居然一點消息都不露。」

老鐵的口氣可是含著一些不滿了。

「對不起鐵哥,這事,說起來你都不敢相信。我的確是什麼都不知道。如果事先知道我早憋不住要跟鐵哥說說了。你看,這些天下來,我有沒回京城活動一下。在明知道沒戲的前提下我根本就沒拿這個當回事兒。」葉凡講道。

「我相信老弟你的話,不過,在未知的基礎上能意外提拔,這個,你應該更高興才對。回京的話讓兄弟們好好的宰你一頓。不花上幾萬塊兄弟們講了,可是不答應的。」鐵占雄笑道。

「那是必須的,必須的。到時由鐵哥發話就是了,去哪兒兄弟們開口就是了。」葉凡笑道,這傢伙心情也是大好啊。

「中中。老弟,你現在也昂然跨進了副省行列。老鐵我真高興啊。所以,最近你得以更顯眼的工作態度來取信大家才是。因此,老鐵我覺得你不要沒事盡往京里跑了。」鐵占雄這話裡有話,葉凡一琢磨,聞出味兒來了。

「唉,鐵哥,本來我還想過幾天到京城為你的事活動一下。這下子看來,唉……」葉凡相當的尷尬。

「我剛才的意思你應該聽出來了,這次你能上去,估計你岳父跟寧書記都出了大力的。

並且來講,你要為我活動的話估計也就這幾家了。一個是喬家,一個是費家,其它的像是趙家鳳家的你肯定不會去的。

而為了你上位,這兩家肯定都出了力了。如果再為我的事去勞煩人家,那的確是說不過去了。

所以,鐵哥的事你就不必管了。反正由我去沖沖就是了,就當是『熱身』一下,為今後打些基礎吧。」鐵占雄說道。

「對不起了鐵哥,我真想幫哥你一把的。這下子看來真沒辦法出嘴了。因為,金部長跟我談過了。的確如鐵哥你猜測的那樣子。而一個偶然情況下唐主席才是最關鍵的人物。」葉凡講道。

「沒事沒事,過幾年再說了。」鐵占雄笑道,葉凡曉得,老鐵心裡肯定不是個滋味兒。只不過這次葉老大也沒話說了。這『資源』全給自己佔光用盡了。

接下去就是各地來的賀喜電話。

而葉凡也趕緊打了電話給寧書記以及費書記等人,表示感謝。並且,葉凡也透露給了寧志和一個重大消息,那就是天雲省省委班子估計不久將要調整。

寧志和一聽也重視了起來,畢竟,省委班子調整可是關係到寧大佬的切身利益。

比如,以前自己剛理順的關係人物如果調整走了的話,那新來的同志如果要拉過來是不是又得重新想辦法了。

寧志和晚上剛到家,費香玉就笑道:「今天葉凡升了,志升心裡可不是個滋味兒。剛才來了電話,跟我囉哩囉嗦聊了不少。」

「自己干不好事兒有啥好『吃醋』的,想要陞官可以,拿出成績來。我看他就曉得在你這邊嘮叨。這副省長不是光耍嘴皮子就能耍下來的。那是要靠實實在在的政績成績才能實現的。」寧志和一聽,哼道。

「那當然,你是寧大老虎,人家哪敢跟你嘮這個,那不是找訓嗎?不過,志升心裡有些不平衡正常。估計這天雲省有好多同志心裡都不平衡吧?」費香玉說道。

「不平衡才是正常的,平衡的話那才不正常了。這事兒連我都沒想到葉凡居然能上去。

我這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了。這二三年過後的事現在就實現了。

不過嘛,也好。至少這小子現在陞官了,心氣兒平和了,舒服了。干起事來也會更麻溜一些。」寧志和笑道,「而且,這件事對志升來講也並不是不公平嘛。

就是給他機會他也沒用,這市委書記的位置屁股還沒坐熱就想著到省里坐副省長位置了,那是絕不可能的。

這次能讓他掛著一個管委會副主任頭銜已經不錯了。做人要知足才是。

你看,喬報國同志還只是主任助理呢?人家可是參照副部的同志。」

「也是啊,不過,見到志升你也不要兇巴巴的。畢竟你們是表兄弟,是親戚,有些事,讓他囉嗦一下心氣兒也會舒坦一些是不是?」費香玉笑道。

「別跟我講這些,他如果敢在我面前囉嗦的話我絕不嘴軟。不能給他慣成光囉嗦不干事的臭毛病來。」寧志和哼道。

「呵呵呵,你看看,一講起這個你就來氣兒了。志升還真不敢在你面前講話了。」費香玉笑道,轉爾說道,「葉凡有出昔了,唉,年輕人,不簡單啊。老寧,你可要搞好跟他的關係。如果我揣摩得不錯的話,這個年輕人,今後前程不可估量。」

「這個我比你懂老婆,少囉嗦了。」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