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四百三十八章不是強勢是霸勢

第三千四百三十八章不是強勢是霸勢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你這話已經是對他客氣了,他不是強勢,而是霸勢。」曲省長呵呵笑道。

「看來,還是曲省長最了解這位同志啊。」風湖寧說道。

「是不是如此嘛,今天聽說你們招開了黨委會。而時滿同志在會上被殺得丟盔棄甲,最後居然動用了書記否決權。」曲志國說道。

「嗯,前二輪都給葉凡一系的人上去了。而葉凡估計跟滇南來的木雄飛也早就有交道了。

而葉凡自身卻是掌握著穩當的四票,還有一個未知的陽震東同志。

加上滇南三票,對黨委會那是穩操勝券啊。這第一輪情況還好一些,江華地委書記木成章同志倒是跟木雄飛同志意見不一。而第二輪就是一邊倒了。第三輪更是危機,還沒議下去滇南三位同志都表態了。

這還議什麼,時滿同志不得不動用否決權了。不然,還得再次丟臉,那還真是一敗塗地了。

當然,動用書記否決權也是丟臉。這其實是書記無法掌控常委會的最直接的表現。

但是,跟第三輪再受打擊相比,這個還好一些。估計時滿同志也是權衡輕重,最後選擇了面子稍微好看一點的書記否決權。而葉凡也沒再糾纏。」風湖寧說道。

「呵呵,看來,葉凡同志也不是個全面霸道的同志嘛。還給時滿這個一把手留了點面子嘛。」曲志國笑道,「不過,湖寧,你應該也看到了其中還是可以入手的地方是不是?」

「嗯,一個變數就是木成章跟木雄飛並不是很鐵的關係。在面對滇南大局時兩人會合二為一。但是,在無關到滇南省的同志的任命時兩人好像有些分岐。」風湖寧說道。

「哪位同志可以伸伸手?」曲志國問道。

「木成章好像有些搖擺不定,而木雄飛從今天兩輪議題來看跟葉凡估計是達成了什麼協議的。

就是互相支持嘛。但是,木雄飛也不可能是鐵心依附著葉凡的,他們只是臨時頭的結盟關係。

既然木雄飛能跟葉凡結盟。那也能跟任時滿以及我們結盟。假如滇南的三位同志能齊心的話。

如果跟我合作的話咱們這一塊的力量並不比葉凡要差,甚至還強一些。」風湖寧說道。

「要拉木雄飛過來估計不容易,畢竟,你目前在黨委會中就一個楊志升同志。

如果能把陽震東鐵心拉過來,那就有三票了。合計一起就有六票了。

但是,人家木雄飛如果選擇跟葉凡合作的話就有七票了,完全可能綁定常委會的大局。

而跟你合作還無法綁定。如果他們選擇跟任時滿同志合作。結果比跟你們合作情況還要糟一些。

所以,木雄飛同志眼光老道,早就瞧出了其中端倪。暫時哪家更強他就選擇跟哪家結盟。

當然,滇南來的三位同志心並不齊,倒是可以從內部入手分化他們。

比如,把木成章或周家生同志拉過來。滇南的三駕馬車馬上就散了。

當然,這個要實現的話也有定的難度的。畢竟,木雄飛是滇南省省長助理,副省級幹部。

下邊的木成章跟周家生也得注意著滇南省委省政府那些同志的想法是不是?」曲志國分析得還真是入木三分。

「沒錯,不過,聽說周家生的後台是滇南省委組織部長白萬升。

而木成章能坐上江華地委一把手位置,其後台比白萬升肯定更硬實一些。

估計不是陳巨德就是楊開成抑或是分管黨群的那位省委同志了。

周家生跟木成章在有的時候會照顧著上頭的想法的。但是。也不一定就是全部齊心。

今天第一輪就表現出來了,木成章跟木雄飛並不齊心。周家生直到現在還跟著木雄飛腳步。

估計跟以前葉凡在江華地區擔任過書記一職還是有關係的。周家生跟葉凡的關係比另外兩位同志要深一些。

另外兩位同志是結盟,而周家生跟葉凡有點朋友架勢。」風湖寧說道。

「這世上沒有一成不變的朋友,也沒有牢不可破的結盟。只要時勢一變,事情一變,涉及到自身時都有變數。

你要在經濟區管委會中有所作為的話,就得多結交幾位同志才行。

不然,就你跟楊志升兩位同志。這二人組合力量太弱了一些。而任時滿同志估計不久後還有變動。

到時。他的力量反倒會比你還要強一些。到時,估計陽震東這位同志那傾斜的天秤會倒向任時滿同志。」曲志國突然的嘆了口氣。

「任時滿會有變數,這話怎麼解釋。他剛到橫空經濟區管委會,難道又馬上要調走了,不可能吧?」風湖寧相當的不解這個。

「調走怎麼可能,但是,前次中組部下來宣布時有沒講任時滿同志的上級領導是誰?」曲志國問道。

「這個誰不曉得。任時滿同志是管委會黨委書記。而橫空經濟區最直接的上級就是天雲省。

而國資委跟滇南那邊只是協助管理罷了。有什麼大事通報給他們,他們一般不直接干涉。

既然經濟區都是天雲省在管理,那任時滿同志自然就是天雲省委省政府在領導著是不是?」風湖寧說道。

「錯啦,湖寧。你是大錯特錯了。中組部在任命任時滿同志時為什麼採取了模糊上級的意思。

其實,你也清楚。經濟區是由一部二省在合作管理。而天雲省占的比重最大罷了。

而任時滿同志現在只算是掛職下來鍛煉的同志。還沒有明晰他的上級領導的。

而不久就會明晰出來的。」曲志國說道。

「明晰出來,曲省長認為他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