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九十七章心痛

第二千三百九十七章心痛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叔,你也解釋不清是不是?」李牛抓住把柄,大笑開了。

「你小子懂個屁,『算是』的意思就是算著是。」李宣石那老臉也紅了紅,一個『栗子』就在李牛的腦袋上來了一下。

「『算著是」這個誰不會講,還講會講清楚,你也差不多。」李牛嘀咕了一句見李宣石揚起了巴掌趕緊溜到葉凡身側去了。

「其實就是還沒結婚罷了,咱們已經領證了。好了,別扯這個了,宣石,今天大家都過得好吧?」葉凡笑著問著一邊伸手跟大家握著手。

「好好,我們天水壩子人現在也發達了。娃兒們上學全免費了。一直到高中,都是村裡辦的公司出錢。」李宣石笑呵呵的,而且,相當的得意。

「倒給你們先行了一步,好哇。」葉凡笑道。

「葉鎮長,這是我自已腌的羊腿。走的時候一定要帶走,這個不會壞,掛屋頂上慢慢吃。」這時,一個老大爺吃力的提著個籃子過來。給他一起頭,一下子冒在葉凡面前幾十個籃子。而且,野豬腿啊,山雞,野菜乾都有。

葉凡推都推不掉。

「放心,這些我代你全收了。等你走的時候我弄部車運古川去。」李宣石笑道,陪著葉凡進了老宮。

看著老宮廳中那架起的大鐵鍋中正熱騰騰的冒著野味的香氣,而乾娘葉金蓮正在鍋底下擺弄著那大塊的柴火。而葉豪正在用一個大號的鍋鏟在鍋里翻動著那些大塊的肉。

聞著這熟悉的香味兒,葉凡又抬頭看了看葉若夢以前住過的二樓房間,不由得眼睛有些濕潤了。

「凡仔,快坐下。還有,這,圓圓是吧。快坐快坐。」乾娘激動的站了起來,要去後堂打水。

「乾娘。今天您坐,讓圓圓去打水給你洗把臉。」葉凡趕緊攔住了乾娘把她按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

「不行不行,絕對不行。凡仔,這麼漂亮的媳婦兒你可得好好養著,怎麼能幹這粗活。」葉金蓮趕緊擺手講道。

「乾娘,我會做的。」喬圓圓趕緊叫著要到後堂去拿水。

「不行不行!」葉金蓮急了。

「乾娘,你就讓圓圓給你端一回洗臉水吧。以前都是你給我端,今天。你的媳婦回來侍候你是應該的。」葉凡硬是按住了葉金蓮的肩膀不讓她動。

「媽,就讓弟媳去吧。」葉豪也在一旁說道。

「那……好……好,多不好意思……這個……」葉金蓮的眼睛也濕潤了,倒也沒再動。

喬圓圓還真是細心,居然親自給葉金蓮洗臉。葉金蓮眼圈一紅,掉淚了。葉凡曉得,她是想起葉若夢了,不由得有些黯然。

不久。林泉區區委〖書〗記段海到了。

「段海,聽說林泉區已經確定為正處級的行政區。那豈不是講你們已經脫離了魚陽市的管轄?」葉凡問道。

「沒有。」段海搖了搖頭。

「沒有?」葉凡有些不理解看著段海。

「林泉區雖說是正處級的行政區,但是,還是屬於魚陽市代管。更何況,魚陽市現任市委〖書〗記玉雅枝同志是墨香市市委常委。她倒是副廳級幹部。管著我這個正處級也純屬正常。」段海笑道。

「原來如此,不過,你現在應該也是魚陽市市委常委之一。而且,手握著林泉區的大權,也不錯了。」葉凡笑道。

「還不錯,這一切都是葉〖書〗記您創造的。」段海一激動,人站了起來,舉著酒杯很恭敬。

「坐嘛,咱們曾經還是同事,沒必要這麼客氣。」葉凡往下按了按手示意段海會下,問道「以前跟我共過事的謝端鎮長現在在哪工作?」

「他,唉,謝家現在很倒霉。」段海嘆了口氣。

「怎麼了?」葉凡問道,心裡隱隱一陣痛。因為他想到了曾經的方倪妹跟自己還有過幾次的親密。

人哪,雖說幾年不見了,但也不可能忘本。萬且,方倪妹那純純的樣子永遠在葉老大的心裡是磨滅不了的。

「謝強前年中風了,整個人現在全躺在床上。謝強一倒,而謝家在省里的人也都退休得差不多了。

這世道就是這樣,人一退茶就涼了。謝端本來老早就是下邊的鄉黨委〖書〗記了。

只不過因為謝家上層失去了權力。謝端也一直以來都難以得到提拔。到現在也三十五六了,連鄉黨委〖書〗記這職務都給拿掉了,現在魚陽市水產局任局長。

咱們魚陽市有什麼水產,水產局根本就是一個空架子。去年有人提議說是把水產局給撤了或者合并到什麼局去。

不過,玉〖書〗記沒有同意。只是,市裡基本上不拔錢給水產局。所以,水產局基本上是個鳥不都願意去拉屎的局子。

聽說上頭有時來人檢查工作時,謝端囊中羞澀都不好意思帶去好的地方就餐。結果弄得市水產局的領導也對他有意見。

認為他是在故意裝窮,有錢全往自個兒腰包里揣著。謝端心裡難過,可現實就這樣,他又沒啥辦法。」段海嘆了口氣。

「難道不會去爭取些錢下來?」葉凡問道。覺得謝端也太沒用了些。方倪妹跟著他還風光個屁?

「爭取過了,葉〖書〗記您也清楚。以前魚陽市的玉謝肖費四大家族可是四大霸族。

四大家族名爭暗鬥,後來謝家倒霉了。其它三大家族當然不會放過這個痛打的機會,趁機下手。

再加上謝強又中風了。這市裡謝家的頂樑柱子倒了,而上層又沒人撐著,謝家自然全線崩潰了。

市裡好多部門的負責人都知道四大家族之爭,而且有傳聞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