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九十九章有一腿

第二千三百九十九章有一腿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別看你姐夫,你跟葉凡難道沒一腿。想瞞誰?這事你姐夫早猜到了。咱們都是過來人,啥事能瞞過我們。」方蘭馨沒好氣的哼聲道。

「不跟你講了,盡說胡話。」方倪妹氣得別過臉去不看姐姐了。

「倪妹,我這也是為你好。反正都有過關係了,不如下午咱們三個都去市裡。

晚上找個機會約約葉凡出來聊聊。小別勝新婚,到時葉凡還不得想想過去的美好是不是?

你也別光顧著害羞了,現在不是害羞的時候。人啊,有時就得厚臉皮一點。

這個,也不是叫你去賣身子,只是重溫一下舊夢罷了。男人,都好這一口。

人一舒服,啥事不會幫你。你千萬別死腦筋了。」方蘭馨還不死心。

「姐,你再講我下車了。」方倪妹生氣了,怒瞪著姐姐。

「好了蘭馨,你們倆個都別講了。這事,我看倪妹也沒有那點處理得不對。

其實,你別以為約人到賓館開個房辦些事就能解決問題。其實,像倪妹這樣含蓄的表現一下,只是講來看看他。

反倒這樣能勾起他的一些念日心思。葉凡現在不同以往了,他職位高了眼界當然也高了。

看事看人,欣賞人的水平也高了。以前尊在咱們林泉這旮旯也許會覺得倪妹不錯,現在人家什麼樣的女人沒見過?」鄭輕旺剛講到這要就被方蘭馨搶白著打斷道「你是講我妹妹老了長得丑是不是?鄭輕旺,你是不是也開始嫌棄我了。我可是比妹妹還要老還要丑。」

「唉,你這是講什麼來著。這是兩碼子事,我的意思不是講倪妹不行而是人家眼光高了。

你跟妹妹都不老,三十齣頭,正有風韻,哪點不行了。我想,葉凡看倪妹會擱在心頭的,謝端的事我估計八成有戲你們看著,我鄭輕旺這雙眼不瞎。而且,就是我的事葉凡昨天提出肯幫我,我估計,這事,我跟他交情算是一塊。

但是,倪妹在這其中所起的作用更大一些。」鄭輕旺勸道並不顯尷尬。

「哼,到時辦不成事,你去幫倪妹擺平?」方蘭馨沒好氣的哼道。

「那個妹子是你以前的情人吧?」想不到葉老大剛走近老宮大門時一道聲音從門檻處突兀的傳來,抬頭一看,不是媚眼如絲,而且,還略帶點、醋味兒的喬大小姐。

「不是,以前一起在鎮里工作過。我當時是鎮長,她是黨政辦主任。不過,他的老公家最近很倒霉。

而她自己是景陽林場鄭場長老婆的妹妹。這事估計是昨天咱們見過鄭場長後她聽說過了。

所以,來求我口想請我幫點忙。」葉老大編故事的本事那是脫口就出,而且是臉不紅心不跳的。

「幫忙為啥大清早就來,還躲柴堆旁邊,鬼鬼崇崇的見不得人。她完全可以由鄭場長帶著來老宮拜拜你這尊大神嘛!」喬大小姐可是不好騙,撇了撇嘴哼聲道。

「你看你又多心了,估計是怕你見到起誤會。再說了,咱吃過飯就要走了,人家怕見不到咱們是不是來急了點?」葉凡趕緊現編了下去。心裡可是直汗顏。

「是么……」喬大小姐眨巴了一下眼睛,也不再問了「回去吃早飯吧「揚帆啟航☆星夜無傷」,乾娘都準備好了。」

轉爾,喬大小姐溫柔至極的手插進葉老大手臂中,像只溫順的小綿羊側靠著葉老大往老宮裡走去。

葉老大不由在心裡嘆了口氣心說這才是最高明的女人口明明心裡曉得這事兒八成是以前的老戲,卻是裝著明白了似的而不追根刨底。

刨底的那種女人是最笨的。這種事你追出來有屁用反倒惹男人在心裡起厭噁心了。

而喬大小姐火候掌握得剛好。這事,她如果一直裝傻也不行。

那樣會讓男人覺得你好欺負好騙從此變得肆無忌憚。

因此稍微問一下顯然著她曉得這事了而又不深挖,這就是一個度的問題。

反倒令得男人感覺心裡有欠她的,從而更加的疼愛著她。這個,也許是高明的女人御夫的技巧吧。

下午三點,葉凡到了墨香市。

葉凡第一個要去拜訪的當然是老領導李洪陽了。

李洪陽還真是一隻打不死的小強,從魚陽縣委〖書〗記到市一破落局局長,現在又東山再起居然坐上了常務副市長寶座。

「老領導,你是越發的精神了。」一見到李洪陽,葉凡呵呵的笑開了。

「老囉老囉,哪能跟你們這些年輕人比。」李洪陽也是一臉笑容,看來,這過年過年不錯,心情挺好的。

兩人坐下來,李洪陽親自煮茶倒茶。

「老領導,財政部鳳部長一行到過古川,具體情況怎麼樣?」葉凡想先探探底子再作打算。風部長下來,李洪陽這個常務副市長肯定會親自陪著的。

「古川的楊晨同志是不是找過你了?」李洪陽問道。

「嗯,昨天晚上時楊〖書〗記到過我家裡。跟我聊起了前次風部長一行人下來的事。」葉凡點了點頭。

「嗯,風部長一行人下到南福省也去過幾個地方。像三陽地區,南嶺地區都去過,最後到的咱們墨香市。

當時市裡綜合各方面考慮之後挑選出了古川縣的同魚鄉。那一帶農田問題相當的嚴重,土地風化嚴重,而雜亂的石頭又特別的多。

再加上田面積都不怎麼大,基本上是依山而開墾出來的。所以,農田的產量都不怎麼好。

不過,風部長一行人看過後也沒表什麼態。咱們也拿不准他心裡怎麼想的,謝〖書〗記跟賈市長都旁敲側擊了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