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十五章暗潮湧動求收藏求票票

第四十五章暗潮湧動求收藏求票票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狗子發飆鳥!

本來想『收藏+票票』一天內增漲得多就加一更來個三更或者四更什麼的,可惜諸位大大們鐵石心腸硬是不給狗子這個機會。狗子連熬夜碼字的激情都沒有,心酸酸啊!

一天好歹也有三四千人點擊,怎麼那收藏和票票猶如蝸牛行步慢吞吞急煞人也!開頭情節平淡一些正常,人總得有個過渡階段。總不能葉凡一畢業就當上國家元首,那樣子apk會議時得多少凳子啊!

葉凡升一級不是就要到天庭任仙官鳥!三更四更我在揮手沒人接招,狗子在想:是不是俺真有神拳無敵之能?一人能抵三四千人,哈哈哈……我狂任我狂,用收藏和票票砸昏我——狗子相信你們不行?

帶把的能說不行嗎?俺不知?沒有盛大號的去註冊個,暫時又不要錢。有心的沖個v打賞塊把錢也是愛心體現。有號的為何不先進號再翻書?也許有的哥們會說:麻煩!你們想過嗎?狗子碼字可不輕鬆。晚上勾思情節時常常把枕頭當美媚啃個不停,醒來後一看,淚濕枕巾啊!噢!說錯了,是哈喇汁!!!哈哈哈!!!瘋言瘋語了這麼多不吐不快。

今天生氣了!

俺就是一瘋狗!

瘋狂更新!!

1更6點到——2更1點到——3更7點到——4更收藏增加8點就更——5更收藏增加9點就更——6更依此類推——7更8更9更10更11更12更也一樣,更到明天俺也更。不過我估計沒指望,不是我不行,是你們。想用磚頭砸,俺也要,正好用來砸美妹!!

………………………………………………………………………………

「啊!」

這次又是一陣驚訝聲過後就是雷鳴般的連片掌聲。「鄉親們,秦書記今天叫我全權代表林泉鎮黨委、政府來這裡就是祝賀天水壩子工作組的,特別要感謝的就是葉凡這個組長。人雖然年輕,但做事卻是老道……」

林泉鎮黨委副書記宋寧江又喊了一陣子。

「葉組長,請你也講兩句,咱們天水壩子村人會永遠記著你的,大家說是不是?」這時葉大柱站起來喊道。

「對!葉組長還沒講話呢,大家靜靜。」葉偉強站起來揮了揮手作了個壓聲動作。

「我沒什麼話說,我到天水壩子村來是為了干工作的,只要大家過得好就是我最大的滿足,謝謝!」葉凡乾脆利落的就講了這麼一句話。

「嘩……」

一陣掌聲如*般掃過,現場沸騰了,李春水、二芽子、葉若夢等人把手都差點拍熱了。

送走了領導,葉凡也累得快散架了。通過酒桌上交流,葉凡覺得與吳家、李家、葉家以及雜姓選出的張家代表等人更為融洽了。心裡也是十分的高興,關係搞好了後面要進行的選舉工作疇備就容易得多了。

奇怪的是張新輝副縣長在臨走時偷偷把葉凡拉一邊,語氣略顯哀傷樣子說道:「小葉,我要拜託你一件事。你跟家林談得來,你勸他離開天水壩子吧。我已經在縣城教育局為他找好了位置,即便不想回縣城到林泉鎮學區也行。他已經快30了,你看他現在連老婆都沒有,這樣子下去怎麼行。總不能光棍一輩子。唉!孽緣啊!這件事你多費點心。以後到縣城來打我電話,能幫的我一定幫。」

說完後掏出了一張紙片遞給了葉凡。

本來葉凡想問問為什麼時見張新輝不說估計人家有難言之隱也不方便問。

天水壩子村張榜公布的四位候選人也選出來了,分別是吳天嶺、李宣亭、葉偉強、張居水。當然,葉凡最不看好張居正了,因為張居正是雜姓代表,雜姓在天水壩子不到2千人。

而吳李葉三家合計達到9千人。這三家人中有選舉投票權的就數李家最多了,第二是吳家,葉家是最少的。因此就造成了天水壩子往年選出的n屆村長,李家出的村長几乎佔了一半。

因此李家在龍墓中占的份額當然就最大了,難怪那天在龍墓中看見李家那個方位的小墳包密一些,原因就在此。

而有幾屆是吳家、葉家聯手才抗過了李家。所以三家人的積怨是越來越大,葉凡感覺這天水壩子簡直就是一快疾度膨脹的火藥桶。而工作組搞的選舉就是一引爆器,什麼時候爆了自已都無法控制。

而在選舉過程中起決定作用的不是吳李葉三家,反而是那些散落的雜姓村民,比如周、張、王等。

因為他們這些雜姓沒有實力跟吳李葉三家爭搶村長,結果就淪落成了吳李葉三家搶奪的對象。

因此雜姓村民的關係也是錯綜複雜,有的跟吳家好,有的跟李家好,有的又跟葉家好。往年甚至發生了為了爭搶雜姓村民發生爭鬥,威脅等等。

因此就雜姓的代表張居水如果想上位的話基本上是不可能,如果真能上位除非能得到吳李葉三家中其中一家的鼎力支持。而且雜姓必須擰成一條繩才有可能。想得到三大家族其中一家的相助這是不可能的,這次村長選舉三大家族可是卯足了勁頭,勢必拿下。

所以才造成了上次選舉時因為一點小事發生了流血事件,最後魚陽縣不得不派出了武警。

這在華夏的選舉歷史上估計都是聳人聽聞的事。幸好當時魚陽縣的保密工作做得好,再加上天水壩子的確太過偏僻,也沒幾個人注意到。

估計就是某些狗鼻子靈通的記者即便知曉了,當一聽說天水壩子的路也許就退縮了不敢來。這也許就是天水壩子這村子落後所沾的光吧,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