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十六章復活記

第八十六章復活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2更。特別祝賀一下本書第一位『執士』大佬『如果在回到重前』產生。謝謝!

……………………………………………………………………………………

不過面上還是板著臉有點勉為其難,皺著眉頭:「好吧!不過市委周副書記講了要專款專用,你分出的三萬我明天要去縣城就去規劃局和城建交通方面跑跑,這點忙還是要幫你的,畢竟都是為了咱們鎮里的工作嘛!」

「這老鬼,得了便宜還賣乖,什麼人?什麼世道,媽的!」葉凡心裡冷笑著表面十分感激地說道:「謝謝蔡鎮長的支持了,有您幫助我想那路的規劃圖紙應該很快就能下來,謝謝!」

「嗯!」蔡大江哼了一聲掏出筆來唰唰划了幾個字遞給葉凡道:「我知道你們天水壩子工作組最近要招待文物方面的專家和縣市一些專家,不要太節約了。該花的也要花,這是二千塊錢,拿去給專家的伙食辦好一些,添置些新的被子生活用品。也不能讓那些個金貴的專家門戳我們的脊梁骨是不是?」

葉凡當然感激不已經接過了,心裡暗罵道:「格老子的,三萬換二千,這生意做下去的話遲早得把短褲都賣了。」

走時蔡大江破天荒地站起來一直把葉凡送到了門口,還甩了一根中華給他。看得幾個股辦的主任,特別是綜治辦的劉馳心裡一酸想道:

「娘的!這小子昨天差點被蔡鎮長捋了官帽今天咋的對他又那麼好,難道這小子投向了蔡大江,應該不會。最近風聞要撤廟坑鄉併到林泉,我也得早點打點了,這綜治辦主任位置堪憂啊!」

不要說劉馳,現在林泉鎮的各科主任,所長,副鎮長都是人心惶惶,為自已頭上的官帽子擔心不已啊。所以最近全體工作人員工作都非常買力。

以前常見的遲到早退或者根本不來現像現在基本上見不到了。大家都是搶著幹活,即便是沒有職務的普通科員也是煩心不已。比如黨政辦,組織辦等好的部門的科員就擔心撤鄉並鎮執行時,自已會被從廟坑鄉過來的什麼主任,因為混不上官職的給擠到一些垃圾部門去,比如說農機站,計生辦……

葉凡暫時也沒想那麼多,晚飯時悠閑的散步到了菜西施的春香菜館,

「喲!葉組長,你可是好久沒來了。」菜西施范春香扭擺著她那超大號肥臀蕩漾了過來。隨手拿著一點菜的小本子緊挨著葉凡故計重演,把她那堆38p很是自然地托湊擠壓迫在了葉凡彎曲著的手胳膊上。

葉凡也是輕車熟路當然不會傻到去拒絕這種美意,自然是極力配合著盡量把艷情情節演好了。

一團柔軟輕輕地在葉凡的手胳膊上蹭來蹭去,越來越重,越來越顫,越來……令得葉凡感覺心裡對麻酥酥,痒痒的特別舒爽。葉凡手腕一轉,換了個更有利更有效的姿勢,更是積極配合著手腕上下顛動著做出點菜品菜的姿勢。兩人表演的也特自然,磨磨蹭蹭的談笑著點了十幾分鐘香艷的菜,最後店裡幫忙的姑娘李雪蓮叫了范春香才有些不舍,偷偷對葉凡拋了個媚眼扭擺著屁股還在葉凡的話兒處不小心就那麼頂了一下進了廚房。

葉凡乘她轉身的一瞬間手腕放下時在她那性感的肥臀上也劃拉而過。乘人不備輕手捏了捏渾身一振胯下帳篷立即就高支了起來。暗罵道:「媽的!我是不是喜歡這調調,這女人的確夠味兒。」

對於葉凡的小動作菜西施卻是回眸一笑百媚生葉凡嫩臉失顏色。

「妖精!」葉凡喃喃一笑轉眼間看見某人突然間傻成了一隻呆鳥,嘴唇激動的抖瑟著,失聲叫道:「太像了!難道是人復活了,難道她沒死,還魂計……真是太像了,一個摸子里刻出來的,不會是雙胞胎吧,一定是我的眼睛花了,唉!最近太累了……」

就在某人喃喃自語像一隻傻鳥貯立在菜架子前時,一個清脆如鶯鳴啼般聲音傳來:「哧哧!葉組長,你發什麼呆啊!那黃鼠狼皮可不是美女。」

「什麼意思?不就看了你兩眼嗎?罵我黃鼠狼,還什麼皮的,是不是想說我是一隻披著黃鼠狼皮的色狼。」葉凡里心一怔有些愕然。

「噢!對不起姑娘,你叫什麼名字?」葉凡瞬間在頭腦中繞個了彎彎終於回過神來,不好意思趕緊掏出一支煙來點上以掩飾那處尷尬神情。其實剛才一直盯著那姑娘看引起了那姑娘誤會,她還以為葉凡是在盯著她頭上掛在牆壁上的一塊黃鼠狼毛皮子看呢!而葉凡卻是誤會了她在罵自已是披著狼皮的豬哥。

那為何葉凡同志會出此大為失態?

並不是說那姑娘美如天仙或者什麼的,其實那姑娘還比不上葉若夢,更比不上冷美人蘭闐竹美媚,只不過與春水差不多。主要是這姑娘長得太像張家林校長那為愛跳橋而死的相好李雪花了,幾乎相差無幾才會引得葉凡如此失態。

「柳雪蓮。」那位身穿杏黃色毛衣的姑娘端著一盤菜微低著頭被葉凡盯得有些不好意思笑道。估計引起了她的誤會,還以為葉凡同志是一菜鳥級豬哥,被她的綽約風姿給迷濛了。

心裡還有股甜絲絲的成就感。

人哪!特別是女人,當然都喜歡這種成就感了。

當男人忍不住偷偷瞧她們時她們會假罵道:「色狼!」

當男人不瞧她們時她們又會怨言滿懷的發牢騷道:「老娘又不是人老珠黃,不值得你們瞧一眼嗎?鄉下來的癩啥的,不懂得欣賞。」

所以有時男人們很無奈地苦笑道:「唉!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