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百一十二章這官帽子不穩

第一百一十二章這官帽子不穩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吐不快!!!

今晚喝醉了,很是鬱悶,足足干進去8瓶啤酒,狗子心裡難受啊!一直以來都不順心。每天更新五千字,偶爾還暴發一下八千字,狗子只想寫出不一樣的官場文。也得到了眾多書友兄弟的支持,狗子非常的感激。再過一些時候,本書就要上架了,到時狗子希望各位大大能支持訂閱一下,狗子答應會日更上萬。現在最要緊的就是先『收藏』,特別是vip用戶,不是的也請充上50塊支持一下,好兄弟還再乎一個月幾塊錢,省包煙吧!不過看到最近的推薦有些難堪,心裡有些難受,失落!所以鬱悶,一直喝酒,直到大醉方休。兄弟們,你們就不會幫狗子雄起一下,來個大起大落,不成功便成仁,大風起兮雲飛揚!!葉凡暗地裡征戰沙場,明面上搏擊官場。來一杯,賀一下!風蕭蕭起易水寒!推狗子一程!也不枉狗子拚了一場。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愛拚才會贏!』悅盡天下美媚,拳盡天下英雄,縱橫官場風華,笑傲華夏風liu!!!哈哈哈……這好像是在作夢。就讓夢中來實現吧!!!!!!!哈哈哈!!!!!!!!!!!!!!!!!!!!!!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

張震洋的話語中明顯帶有一種示好,提點自已要感謝李洪陽這個縣委書記,時刻跟隨著李洪陽腳步走的意思。葉凡雖說沒什麼官場經驗,但這話還是能聽出來的。雖然他並不清楚常委會上的具體情況,但既然人家隱晦的提出來了,自己也應該表示一下決心和感激。

所以葉凡趕緊又站了起來說道:「張部長,感謝張部長和組織上的信任,特別要感謝縣委李書記對我的信任和提點,把我放在這個重要,連想都無法想到的位置上,我一定不辜負李書記和張部長以及組織上的信任,踏踏實實幹好工作,認真做好自已份內的事。在引資工作方面做出一些成績,不辜負李書記和張部長對我的信任,緊跟李書記的腳步,聽黨的話……」

對於葉凡的話張震洋還是很滿意的,葉凡能夠在說話中把自己放在前面,後面又強調了一下李洪陽書記。說明這小子很會做人的,很懂事。既照顧了自已這個直接談話的組織部官員,又表達了自已時刻跟隨著李書記腳步走的信號。自已已經完成了李洪陽交待給自已的任務,葉凡的第一步正式踏入官場就給他定了道路……想到這裡,張震洋的臉上現出了滿意的笑容。

因為最近李洪陽一直想把跟自已唱反調的組織部部長費默給調整一下,作為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張震洋當然希望費默馬上倒了下去自已好走馬上任。

所以也是極力靠攏李洪陽,最近只要費默稍微松一點張震洋都會在組織人事上為李洪陽出些力所能極的力氣。就像今天跟葉凡談話就隱晦地點出李書記怎麼怎麼的就是一個暗號。估計張震洋這種手段使用過多回了。

不過組織部部長可是縣委常委,是市管幹部。要弄走他可不容易。張震洋也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了李洪陽身上了,因為費默是張曹中的人,張曹中不可能把費默給拿下了……

出了組織部葉凡恭敬地到了李洪陽處。

李洪陽長得非常的有官相,略長的圓臉使他顯得有點面方耳闊,眼神犀利。屬於那種強悍霸主類型領導,見到葉凡略顯熱情。

「坐吧!」李洪陽很乾脆,葉凡趕緊微躬身上前遞上了一根中華隨手,『咔嚓』一聲給點上了。因為葉凡發現李洪陽的煙癮不小,那煙灰缸估計下午上班時秘書柳政才換過,這才多少,已經快塞滿了。最近李洪陽的日子不好過,被市委三巨頭點名批了,這點葉凡也有所耳聞。

「唉!小葉,這次把你破格地從天水壩子一個鎮里的駐村村官提拔到副鎮長之位,而且還是兼黨委委員的副鎮長。再加上你才18周歲,年齡卻是一個不小的問題。而從你分管的那頭來說,說你是目前林泉第一副鎮長也不為過。工業,財權都交給你了。權力比蔡大江也少不了多少。

縣委的壓力很大啊!特別是在常委會上,唉……不說這個了。總之,你大膽去干吧,特別的是要把重點放在引資這一塊,幾天後南宮集團的到來就一個天大的契機,絕對不能失去他們。關於魚陽紙廠的事你調查得加快進行,拿出一個可行性方案來。

等分兒你到張縣長處好好地彙報一下魚陽紙廠以及你的打算。以後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你盡可來找我。如果紙廠改革方面遇上一些人情關係方面的事,你儘管往我身上推就是了。在這方面我是全力支持你的,總之,抓住南宮集團,讓魚陽的常委們看看你是個幹將,而不是庸才……」

李洪陽在葉凡的手上點上煙後,一臉嚴肅的談著,氣氛有些壓抑,跟剛才在組織部的談話剛好截然相反。葉凡也知道,自已現在就是李洪陽手中一枚正得勢的棋子。

也可以說是一噴香的魚餌,為的就是不但要拿回南宮集團的200萬,最主要的是還要留住南宮集團。如果留不住自已這剛戴上去的帽子估計就有些風雨飄搖了。

人家扶你上去不容易,但要捋你的帽子不過一句話的事,簡單得很。葉凡聽了後心裡也是沉甸甸的像一鉛塊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