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百五十二章劉師長唱著鐵窗淚

第一百五十二章劉師長唱著鐵窗淚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二到,感謝「流浪小道十「大俠和「只為情生「大及且票。..謝謝!

不然。憑鐵占雄一個大校有何能力,跟顧天棋人家一個響噹噹的實權級少將軍座叫板。要知道顧天棋軍座手下可有6萬兒郎,鐵占雄的獵豹正宗的軍兵不過勁來人,外帶勤雜,就連掃地、煮飯的全湊一塊不過一千來號人。

有時在一些事上顧天棋軍座好像還要讓著鐵占雄這個團長一些。就連藍月灣基地隱隱中好像都是圍繞著鐵占雄的獵豹開展工作的。

不然在基地裡面為什麼獵豹特種團還安置在更里圈的一個山谷中,更為隱秘。外面的嶺南軍區第二集團軍好像是護衛獵豹的衛兵一般。

未經獵豹允許,即便只是隔著一個山洞遂道,第二集團軍的將士都不能進入獵豹的駐地。包括少將級別的師長,政委都不行。

能自由進出的除了基地司令趙括將軍和顧天棋軍座以外就沒其他人了。就連基地的政委鐵浩明少將要進到內谷中的獵豹兵團都得先申請批准了才行,說明其保密程度是多少的可怕。

開始的時候第二集團隊的6萬將士們全不服氣啊!

後來生了一件大事才讓大家都老實了下來。

那是因為前年第二集團軍有個叫劉厚才的副師長,也是大校軍銜。有次喝醉了酒帶了幾個兵網走到進入獵豹的那個山洞口就被特種兵守門的給攔了下來。

劉副師長一看火就騰騰騰直冒,為什麼?

因為攔他的不就是個肩佩二扛一星的少校,老子還是准將級大校,你一個少校兵蛋子羊氣個錘子?

所以劉副師長再也忍不住了。血騰大腦。想都沒想,直接一怒之下拔出槍來帶著幾個親兵就要硬撞,估計是給酒精鬧的。

人家獵豹更是一點也沒含糊。..守衛山洞的少校當即拔出槍來甩手就給了那劉副師長的大腿一槍。

劉副師長手下幾個兵蛋子還沒反映過,只見眼前影子一晃,啪啪啪」幾聲串響過後,一個個全被獵豹守門的幾個兵給按在了地下成了軟腳蝦米。

當黑鋥鋥的槍就抵在腦袋瓜上,差點沒把那幾個跟著劉副師長的無辜兵蛋子們嚇得尿了褲子。

不過聽說那幾個兵蛋子回到營房後治驚恐症的「珍珠粉,倒吃了好幾回。八寶驚風散一般是小兒吃的,他們就免啦。

這事挑動了水州第二集團軍方的大地震。

當時那個劉副師長的親信,叫嚷著鼓動了幾個團長營長和連長以及一些兵蛋子,全糾結在一起,要求基地司令趙括將軍嚴懲兇手。給第二集團軍全體將士們一個說法。

這獵豹也太囂張了。簡直就走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如果說不是共用一個基地人家那樣子做也是情有可原,可現在大家同在一個基地裡面。你憑什麼硬要在基地裡面還要圈出一個地盤搞個國中之國來。這不明擺著歧視咱第二集團軍的將士是看門的垃圾衛士嗎?

誰知幾分鐘過後,第二集團軍的顧天棋軍座聞訊趕到,幾個人還以為軍座是來給自己出氣撐腰的。他們作夢也沒想到顧軍座二話沒說,直接叫警衛把這些個鬧事的團長營長連長排長直接給綁了。

最後還上了軍事法庭,全被搖職遣散回家,有沒安排工作就不得而知了。

那個劉副師長當然更慘,聽說以危害國家安全罪被判了五年。現在還蹲在大獄裡唱著悔恨的《鐵窗淚》。

這件事對於第二集團軍的6萬將士來說簡直就是個大地震。以前還有些不服氣的那些個平時在大街上牛逼哄哄的大校上校甚至少將們這下子全老實了。傻子也能想到獵豹是個什麼樣的部隊了,跟大山叫板那不是跟自己的腦袋過不去。..

「怎麼啦,我是盧偉的拜把大哥,盧雲也叫我哥,說是領導也不為過。再說我最近剛升了個小副鎮長,以前在天水壩子當一村官時還管了上萬人。可抵得上一個正規師。

現在比那個時候還大,官了丹萬人。盧雲不過一少校營長。最多管幾百人就差不多了。所以叫聲領導正常,哈哈!盧雲也真逗啊!」葉凡倒是編出了一套歪理,打著哈哈,他倒不是怕盧偉知曉,主要是不想讓妹妹和她的三位同學知道。

「哥!你升副鎮長啦!」葉紫衣驚得失聲叫道,現大家都望著她時趕緊捂住了小嘴唇,臉兒紅紅的更是可愛,看得盧雲心痒痒的。對葉紫衣是真的震驚外的歡欣。

楚雲衣、玉夢納雪和范飄飄倒是不以為然沒什麼驚訝表現。因為在她們心目中認為一個縣太爺不過七品小官。葉凡一個副鎮長有啥值得驚奇的。

不過魚泰卻是愣神了好幾秒鐘,心裡有些駭然,對於體制外的人來說覺得

;副鎮長那比皇麻綠互環小的從十品官是可憐到了極只,才冉好吹噓的。

只有像魚泰這種官場體制內的人才懂得舊歲的副鎮長是多可怕。如果沒有深厚的背景,有脈,比如太子黨之流,那簡直就是一個傳奇。

「葉哥,聽說你還是鎮黨委委員,恭喜了,不愧為我盧偉的大哥。」盧偉舉起酒杯,「來!我們同為葉哥陞官干一杯

干!干!干!干,

桌子上響起了清脆的碰杯聲,當然,楚雲衣等人看在剛才葉凡大方的送了三套高檔衣服的份頭上也是真心賀之了。賀的只是葉凡的大方,因為她們根本就沒把一個小副鎮當作官。什麼黨委委員更不知為何物。

幾人喝得很是自在洒脫,臨走時本來盧偉和盧雲等人說是要送葉紫衣她們回校,不過被這群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