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百六十一章調虎離山

第一百六十一章調虎離山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二2公曆舊咕年口月口日上午舊點左右。..…

葉凡還在密室中忍受著辣抓水泡鹽水的非人折磨,**根本就不讓他睡覺。採取的是皮鞭外加辣梳水外帶著疲勞轟炸的老法子不停的折磨著葉凡。

其目的當然就是為了能徹底摧毀葉凡的心理防線。他一直認為絕對能從葉凡的嘴裡樓出一些有關於建臣的機密事來。

不過這次他是相當的憤怒。因為葉凡的嘴就像一塊鋼牙。如此這般的折磨三天三夜了居然還沒倒下。

當然,這些都是因為葉凡修鍊的養生術揮了作用。葉凡當然也是裝著極度疲勞樣子,在等待著最佳時機突破國安的封鎖逃出去。只要能衝出去憑自己七段身手應該能逃到水州,只要能撐到獵豹的藍月灣基地什麼事都好辦。

所以,葉凡的心比鋼鐵還堅忍,心裡一直喊道:「忍人所不能忍!幹人所不能幹的事!」

所以葉凡苦中作樂,把皮鞭辣撫水不睡覺等酷刑當作了磨練意志。突破境界,修養生息的方法。

經過這一番痛苦磨練,葉凡倒是感覺因吸服那顆太歲紅果帶來的雄性激素標,見到漂亮女人底下就把持不住的毛燥心境平和多了。

師傅費老頭也經常說。國術修練越到後面境界越難突破,一定在尋找或者創造機會磨練自己的心境,挑點心理極限,有壓力才能有動力,等到內勁濃度達到後才能突破到更高的功力層次。

不然的話即便給你服下古代的朱果之類的增功寶物,如果心境跟不上也許會墮下萬劫不復的走火入魔狀態中。

葉凡感覺前段時間功力增長太快玄有著走火入魔的危險。感覺自己簡直就快成一隻色狗了,見到漂亮女人就想上。..

「唉!《老子五十八章》中日:「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咱都已經受了三天瘋狂磨難也該到苦盡甘來的時候了吧。」

葉凡心裡平靜的想著。

同一時間。

范宏網副局長走進了市國安局阮局長辦公室。

「阮局,紅昌大案經過咱們局「綜合情報分析科。的分析結論已得出。天海公司的李紅軍的確有涉黑。最主要的是以涉黑為晃子在從事著出賣祖國的行為,為美眾國搜集咱們墨香市軍區和駐軍的一些情況。

明天可以收網撈魚了,不過李紅軍集團涉黑份子很多,怕不容易拿下。因為這次行動涉及到「反間諜偵察科」所以我想事先跟分管「反間諜偵察科。的**副局長溝通一下,看看如何配合一起以最有效。最快的方式打掉這個敵特組織」

范宏網快的把天海公司的情況述說了一遍。

「好!我馬上把**叫過來。咱們三人好久沒在一起討論過行動計劃了。這也許是我最後一次跟你們合作了,唉!在墨香也幹了十幾年了,馬上就要退了還真有些捨不得。」

阮建平在墨香市國安局幹了十一年了,再過三個月就要退休了。對於范宏網和**兩位副局長有些不和的傳聞阮局長也是知道一些的。

作為一名黨員,在國安戰線上戰鬥了近刃年的老國安來說,當然不希望自己治下的國安局生內鬥的醜事。

最好大家就是一團和氣,拳往一處砸,勁往一處使。特別是丹過三個月阮建平就要退了,更不希望在這僅剩的三個月內生點什麼事。那樣子對自己的一生來說都將是個永遠都洗不去的污點。

此刻見到得力大將范宏網自己提出要跟**副局長勾通配合,阮建平局長很是欣慰。

認為范宏網的肚量比**大得多,這樣的年青人經後才有前途。..此一刻在考慮接班人身上范宏網的法碼比**卻是加重了許多。這個異外收穫估計就連范宏網自己都沒想到,要知道範宏網來這裡找局長主要目地卻是調開**好行事。

**也有些詫異,平時自己跟范宏網就像倆冤家。見個面也僅僅是禮節性的打個招呼,要說配合一起行動基本上是不可能。有時阮局長一聲令下才會一起行動的。

「奇怪!范小子向我示好是什麼意思?這天下的「示好,可不會白白伸過來的。」**一路走來都有些疑惑不解。

不過最近「天海公司。李紅軍的間諜案子這事兒的確是兩人分管的科室配合著行動的,所以到沒引起**多少懷疑。

走之前**慎重的交待道:「俊網,隔一個小時抽上一鞭,看見他想睡就潑冷水。如此反覆,我就不信搞不定一個小毛孩子,」

**網走不久張永就溜了過來。

「趙哥,林哥,辣抓水涼了沒有,涼了的話我去熱一熱。

媽的!不脫層皮怎麼行,嘿嘿吼二末道越夠張永甚一臉的狠辣乾笑令趙俊網十兒一。刻崩

張永也是**的手下,專門管麻醉審訊等方面的一個副科長。也算得上是一個攻擊型槍手。

算是**的外圍親信,當然,跟自己比又差了一疇。這親信也有區別的。一種是普通親信,就像張永之流。小打小鬧的跑跑腿還行。

就像是現在熱**振水搬床棉被什麼的,頂不了大事。一種就是左膀右臂的那種,是生死交情可以託付的,這種才算真正的鐵竿親信。

「行!也該熱熱了。張副科長。這次給燒燙些,要全開了才行。咕咚咕咚的直冒辣氣才好。**的!辣不死這小子,嘿嘿,」林卓得意地陰笑著,掃了一眼葉凡也不知在想些什麼陰毒法門。

不一會兒張永提著木桶回來了,小心地把辣梳桶搬進了密室中。

捋了一把汗說道:「這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