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百六十八章狗日的追蹤器

第一百六十八章狗日的追蹤器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感卜口袋為情生,兩位大大打賞,謝謝和

盧丁才3段的開源之境,盧卓跟自己差不多。..聽長老說是幾百年前盧家的三段四段位的高手到處都是,簡直可以組成一個正規連了。

那個時候在水州號稱「盧家堂」誰也不敢來輕捋虎鬚的。那個時候的盧家在水州還是個,大把頭。現在熱兵器逐漸替代了冷兵器時代的拳頭大刀,盧家也末落了。

三四段高手全湊一塊兒還填不滿個正規的飲事班,差太多了啊!也許堂哥盧偉早就猜到了,不然怎麼肯花如此大力要跟他結拜,咱盧家可不是那麼容易高攀上的。

在現代社會雖說是以熱兵器為主,但國術高手的作用也不可忽視。因為國術高手的視覺,聽覺等方面的反應比普通人強,身體也健康得多,連葯錢都少花許多。手中有槍的話那威力就不可同日而喻了。

所以國家在國術這方面並沒輕易放棄,最近一直在大力推廣。軍喜、國安、情報,就連航天方面前需要身體素質好的。

所以更是需要國術高手,可惜現代人吃不了練功的那個苦頭。學得幾天就失去了興趣,國術也就越來越末落了。老一代國術大師都有些心焦咱們華夏的國粹會不會斷了傳承。

葉凡第二次又偷偷下水了,從另一個更隱秘的角度下水的。不過剛潛到幾豐米處跟前次差不多。

燈像對岸的武警哥們會神算似的,一頓子步槍子彈就亂射了過來,範圍就在自己身體周圍幾百米處之內。

七八竿槍構成了一個可怕的子彈火力網,想要突破過去幾率為零,如果真硬要是突破那就等著翹辮子到地府報道吧!

畢竟國術七段不是仙術。能騰雲駕霧金鋼不壞,還是很怕現代熱兵器的。

只能說是國術高手比普通人厲害一些,靈敏一些,能力強一些。..跟子彈還是沒有可比性。

葉凡可沒傻到去硬扛大威力步槍子彈的地步。不得已趕緊潛了回來,重新竄回草叢後差點沒給鬱悶死。

山腰上的搜捕隊已經離自己不遠了,估計就半個鐘頭就能把自己給徹底合圍成一隻棕子了,葉凡想了想,竄到一邊反開了方位後躲在草叢中打起了電話。

「齊天,怎麼回事?我兩次下潛想渡過溪水都沒成功。一到距離對岸三五十米外他們就開槍了。好像知道我的大概位置似的,胡亂的打著槍。這黑七麻溜的有點邪啊」。

「嗯!難道他們在你身上動了手腳,是不是你的身上有追蹤器之類的玩意兒。你趕緊檢查一下,把那玩意兒弄掉他們就抓瞎了。

這種東西國安方面的人常使用,高科技的追蹤器很小的,有的僅有一根頭絲細

我們已經到了墨香市正往雞公山公園趕來,剛才翻了地圖。在雞公山公園正面環山有一條支流叫雞溝溪,在支流中央有一座小型的石拱橋,叫雞公橋。

我們就到橋的地方開展行動,你想辦法從水裡潛到橋洞下我們好接應。

實在不行我們乾脆直接給墨香市國安局亮明身份,請求阮局長傳令撤回撥捕隊。不過要防止**趙俊網等人狗急跳牆下陰手,要知道他們瘋狂起來也是要命的

齊天快分析著情況。

「跟蹤器,好像是有點像那種情況,不然武警對我的行動怎麼了如指掌。我先查查,至於亮明身份暫時不需要。我要親自懲凶,等會兒偷偷潛回市裡抓了**和趙俊網這兩個狗雜種好好治治,問明情況後再到阮局長處問罪。哼!不砸了國安局難解心頭之恨,麻痹**的

葉凡說完又關閉了電話,開始在身上搜找了起來。衣服裡面肯定沒有,因為國安局裡穿的那件像棉衣的茄克已經被自己扔了,現在換成了從搶來的汽車後備箱里弄來的那件帶有油污的皮茄克。..du讀免費提供

葉凡在褲子和短褲中搜找了一遍好像沒有什麼異樣之物,就連頭絲里也細細的摸了一遍。

「奇怪!到底鼻在什麼地方呢?」葉凡暗思著心裡有些急了,這個,東西不找出來就像顆定時炸彈,身後隨時拖著個尾巴休想脫身。

轉身走了幾步感覺左腿綁帶處又開始痛了,眼前一亮失聲哼道:「***。不會把跟蹤器藏咱的傷口綁帶里吧

想想十分有道理,藏綁帶子里既安全又不會令人想到,誰願整天去弄自己的傷口,跟痛苦過不去。

「也許**和趙俊網當時就是故意弄傷我的左腿好下手裝追蹤器的,龜兒子的,毒啊!」

葉凡快打開了綁帶子,綁得挺多層次的,解開足有四米,現自只的左腿只是被打腫成了紫青葳,並沒有傷口小

也不知他們是用什麼手法下手的,在綁帶的一側終於摸到了一顆硬實,僅有黃豆大感覺像合金一樣的玩意兒。

「估計就是它了,狗雜種。差點被這小玩意兒害了。」葉凡在心底里憤憤然罵了一句,揚手就要把那顆疑是跟蹤器的小玩意兒給拋向溪里,轉念一想又停住了。

心裡陰笑道:「龜兒子,不是想找到老子嗎?」

迅起身往溪頭方向竄去,如一隻山貓樣敏捷,在全力施為下十幾分鐘就竄了幾里路,狠狠的把跟蹤器扔進了深水中。

葉凡轉身從叢林里迅返回,沖了七八里路後開始偷偷向山上回爬。回爬的話肯定會撞上撥摒隊員,不過剛才被自己那麼一轉移,估計大部分警力會被吸引向溪頭了。

果然!

「報告胡局,犯人朝溪東北方向快挺進,那度非常的快。可能是孤注一擲想狗急跳牆了。」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