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百七十章從姘頭開始

第一百七十章從姘頭開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謝謝「流浪小道十,大大的二張月票支持!多交桃花皿,州蛤。..兄弟!

「是長!」盧偉愣神了幾秒後,反應過來回答得很是乾脆從車廂里扔過去一條中華道:「長賞的,每人一包。」

「謝謝」幾個守門武警全又是敬禮,一直注視著車子遠去後才圍著方振林道:「隊長,這咋回事啊!」

「我咋知道,不過長賞的可是好煙。我的奶奶也!還是條中華。」方振林沒好氣哼道,低頭一看懷中香煙忍不住叫了起來。

「齊天,查出趙俊網家了嗎?」葉凡問道。

「早查出來了,就在墨香的安虎區東湖路國安家屬樓里。長是不是想從他家裡下手先查查?」齊天小心的問道,這個時候葉凡的火氣很大的,弄不好就是觸霉頭得倒霉。

「嗯!我想利用他老婆把趙俊網騙回來咱們來個狠審,怎麼招呼我的也全得還給他。不怕他不招,再讓他引出**來。等到人證物證齊備時再衝進國安局找阮局長算賬。娘的,太不象話了,這國安局都快成了地下私牢冤獄了。」葉凡心裡悶氣難解。

「葉哥,我到有個主意。」坐在一旁的盧偉突然開口插話道。

「主意,說來聽聽。」葉凡問道。

「如果逼趙俊網的老婆也許不頂事兒,趙俊網很可能說執行緊急任務回不來等等。我想不抓到你他跟**都安定不下來的。

剛才我細查過,趙俊網有個非常疼愛的寶貝姘頭,叫黃小嬌。才力歲,嬌滴滴的,兩人勾搭上已經快二年了。我們不如逼黃小嬌肯定比他逼老婆有用。」盧偉分析道。

「行啊!有點道道。姘頭當然比老婆有用了,俗話不是說,摸著老婆的手就像左手摸右手,摸著姘頭的手就像摸著原子彈,太刺激了。」葉凡恢復了平靜。開口調侃道。

「哈哈哈,」

車裡傳來四匹狼淫蕩的色笑,開車的兵疙瘩司機想笑可是不敢笑,憋得難受。..

齊天早瞧見了那小子嘴一砸一砸的,隨手一把掌拍了過去罵道:「你小子想笑就笑,別盡在那裡順嘴巴,把老子當瞎子啊!」

「是」我笑,哈哈」笑,哈哈哈」司機小劉那樣子笑比哭也好不到啥地棄去。

不久就到了黃小嬌住的西湖路「落林小區」很是順利的就進到了房中。

「你」你們想幹什麼?」黃小嬌見突然撞進來幾個兇相准凌軍人,嚇得一羅嗦從床上坐了起來。可是慌亂中沒穿處套又不敢坐起來,驚恐的睜大眼睛瞪著,身子骨拚命運的抖瑟著。

胸前那一對不小的肉堆堆在粉紅色的床被子映襯下,再加上房間里的一股特殊惑人迷香,可是惹火得很。

「哼!趙俊網眼光還不錯!的確嬌滴滴我見猶憐。」葉凡哼了一聲,一股屁坐在了黃小嬌身邊。

伸手彈了彈她那光滑潤卑的臉蛋兒邪邪的笑道:「偉仔,齊天,你們說說,如果這張嬌美的臉被什麼劃破了還有人要嗎?」

「那她立即就變成一堆臭狗屎了,誰願意要一個醜八怪,最好刺玩個十字架,搞成基督教那樣子的才有創意。嘿嘿…」

盧偉一陣陣怪異賊笑陰笑令得黃小嬌是頭皮麻,心底里扒涼透底了。驚慌的喊道:「你」你們想幹什麼?我男朋友趙俊網可是國安的科長。」

「動手吧齊天!」葉凡退後幾步坐在了盧雲搬來的椅子上,淡淡的半眯著眼掃了黃小嬌一眼。

「得令!」齊天幾聲陰笑,令人毛骨悚然。撈啦一下就從靴子里抽出了一把鋒利的寒生生瑞士軍匕,輕輕地在黃小嬌那嫩滑的臉龐貼著磨了幾下,好像在試試下刀的位置,有點解剖的架勢。..

嚇得黃小嬌花容失色,大喊道:「求」求各位大哥,你們要錢我給你們。要什麼給什麼不行」,嗎?」

「老子不要錢,二哥,好像這娘們一身肉還不錯!乾脆就由你拔個,頭籌,咱們幾人好好樂樂再來個分屍大卸十幾片風乾了還可以當臘肉乾,配上一瓶二鍋頭,那滋味,嘖嘖,還不錯!」

齊天這話一出,就連葉凡都感覺有些肉寒,心道:「這小子,像個。急色鬼一樣的山大王似的,話講得如此噁心兮兮的,咱幾人在他嘴中都快變成**犯了,別把膽心的黃小嬌給嚇蒙了就麻煩了。」

「呵呵呵,頭籌還是讓給大哥算了,不過這娘們既然是趙俊網的姘頭,一個爛貨了大哥也看不上眼的。

所以,這頭籌二籌三籌的事就算了,噁心,勝臘肉乾還行,肉拿出喂狗可以。咱們不」盧偉也很玩味,一雙凶眼在黃小嬌身上掃過掃去的,就像是把刀片在刮一般。

僅得黃

葉凡揮了揮手,示意齊天該下手了。

「哼!黃小嬌,要想保住你的如花嬌容,很簡單,不管你用什麼辦法,馬上把趙俊網叫到你這裡來就行了,不然!哼!」

齊天用力一甩,呢啦一道寒光掠去,喳地一聲,軍匕穩穩地沒入進門框中二厘米深,尾巴還在嗡嗡顫。

「我,我不敢,他,他會打死我的。」黃小嬌瑟瑟著大喊道。

「他都進牢子了還打你個球,快點,老子們沒這閑情跟你羅嗦!」盧偉凶神惡黑樣子板著臉吼道。這小子演戲還真有一套,演什麼像什麼。

「那」我試試!」黃小嬌無助的掃了一眼屋中四個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粗暴男子。

「不是試試,是必須做到。雖說我這個人一直疼女人,但那是因為她們沒惹我生氣。生氣了就休怪我不客氣了,等下把你這臉蛋當雕刻品讓我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