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百八十章旖旎迷舞

第一百八十章旖旎迷舞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沂的一月,萬事順意,狗午也求舊下「訂閱,和「口望各位大大翻一翻,現有月票的可以砸了。..今天開始每天萬字更新謝書友」

「周局,郜檢。范局小弟,我在2號間已經給你們安排好了酒席。連吃飯都給擔擱了。很對不起,我的事麻煩大家了。

」謝媚兒說道。

「不麻了煩媚兒姑娘,我們早就吃過了,只是想來逛逛。」周拍成和部克狸三人趕緊推辭著硬是走了。

他們可不傻,如果自己三人還在這裡吃吃喝喝的傳到周長河這個紀委書記耳里會怎麼想,估計會氣暈過去。

老子兒子被抓了你們還敢慶賀。所以這三個官場老油子不會嫩到這種地步,今晚的水雲居已經是一是非之地,呆不得,呆下去就要出事。

不過葉凡沒走,周拍成也向他使了使眼神兒。不過葉凡一笑置之,心裡也明白這些老油子就怕惹火燒身。

葉凡畢竟年輕,初生牛犢不怕虎,想是想到了也沒考慮太多。何況今天跟周小濤、王小波的梁子已經結下了。即便是不吃這餐飯也跑不了啦,估計周長河會想辦法陰自己的。

「是禍躲不過小爺就不躲了。」葉凡逑逑的想道,在謝媚兒帶引下自己一個人吃大桌,七八盤菜一米五的大圓桌就葉凡一個人。本想再叫上幾個人,可縣裡就認識趙大財神和張新輝副縣長,周拍成又走了,當然也不想害趙大財神和張副縣長了,乾脆眾樂樂不如獨樂樂了。

大馬金刀的坐上了桌子不過葉凡今天雖說得罪了手握查處官員大權的周長河,但也享受到了一番旖旎的幸福。

謝媚兒回去洗了澡換了身淡粉色厚尼長裙特別過來專陪葉凡一人用餐。

白晰的面盤今晚上在粉紅彩燈以及粉紅衣服映襯更是人賽桃花。有點像是一準新娘勢頭。葉凡半斤茅台下了肚皮,感覺身上一眸子燥熱。

估討是空調打起來了。.9u.net

「弟弟,熱是不是,把衣服脫了。..」估計是看葉凡額頭上冒汗了,謝媚兒淺淺一笑如桃花盛開,風情萬種的走了過來,伸手要幫葉凡脫去外套。

。脫衣!」葉凡心裡念叨著旖念頓生,再見到謝媚兒那能滴出紅染來的桃紅。

不由得有些醉眼朦朧,舉起一杯酒狂放的一飲而盡,默默的讓謝媚兒幫脫了皮衣。豪興大,一放杯子張口就來了

去年今日此門中

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

桃花依舊笑春風該罩節由抱書吧四日據書友上傳

哈哈哈哈,,

媚姐,咱們碰一杯。

「好!」謝媚兒白了他一眼舉起一個小杯子跟葉凡碰了一杯。

。媚姐,咋的感覺有點像是,像是」葉凡怪怪的喃喃著。

「像是什麼?。謝媚兒嗔了他一句,彎彎的皎眉輕輕抬起,小嘴兒半撅著,更是一幅顛倒眾生相。惹得葉凡真想一把將玉人扯入懷中好好愛憐一個翻。

不過今天他還算清醒再加上經過前段時間市國安局的一番苦難磨練,心境高了不少,自制力也強大了許多。

「呵呵」葉凡悶頭趕緊又飲了一杯一副二愣子樣子傻笑。

謝媚兒低頭想了幾秒鐘,冰雪聰慧的一個人當然不會傻,當然想起來了。

氣得一嗔白眼罵道:「想得美!你永遠只能作我的弟弟。唉」。伸蘭花指還點了一下葉凡的腦袋瓜道:「弟弟,你這腦子別盡往歪處想,花點力氣用在官途上。早日做到主政一方,唉,」

謝媚兒說完臉上居然浮現出一些淡淡的愁絲。..令得葉凡沒來由的感覺到心痛。估計此女子心裡也有許多的心事不足為外人道。9u免費提供

其實葉凡當然是想說是「交杯酒,了謝媚兒一轉念也想到了所以才有些溫怒。

要知道謝媚兒平時是多麼傲冰的一個人。世面也見了不少,一點不輸給一些官場上的小油子,葉凡跟她比還嫩著。隨手一把牽住謝媚兒的玉手道:「媚姐,咱們跳一曲

「嗯!」謝媚兒這次倒是溫情款款一笑,如百花競相艷放。輕輕的放起了舒緩的慢四步,兩人輕摟著在桌子旁的空地上跳了起來。她這個特殊包間也是大號的。一旁還配得有音響電視,食客們品酒時還可以即興樂舞,想得也真是周到細緻,難怪生意如紅火。魚陽縣雖說是一貧困縣,但有錢人也不少。來這裡的更多是官員,反正是國庫掏腰包一張票就地解決,管它娘的貴不貴。

不過兩人雖說舞得是旖旎無比,但也挺守規矩。葉凡也僅僅是把手輕輕的環在謝媚兒細弱的纖腰上,並沒乘機揩油。不過當舞曲結束後兩人也好像都有些醉意了。

。凡哥!讓我靠一靠好嗎?我感覺好累,好累。」謝媚兒居然改口叫起葉凡「凡哥,來,差點沒把葉凡給幸福得意死去。

他當然不會拒絕這種美好的傻事了,特別的挺直了肩膀讓謝媚兒輕輕的靠著,倆人就那樣子站在舞池中半依著。足足有半個小時沒吭聲,只聽見倆人那不平靜的喘息聲在告訴著別人屋子裡還有倆只大活人。

「謝謝你凡哥,以後我叫你哥,有哥就是好,能疼媚兒。」謝媚兒輕輕的抬起頭,雙眼中已經滿含著點點露珠子。

「嗯!凡哥以後會保護我的媚兒妹妹的,有啥事打電話來。」葉凡輕輕說著伸手擦去了媚兒臉上的淚珠子。

倆人又碰了幾杯紅酒,葉凡說是要趕回林泉。不過被謝媚兒怒視著,像只小母虎一樣的冰寒目光留下了。

「唉!最難消受美人恩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