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百八十六章下馬威

第一百八十六章下馬威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在過道上遇上了一個看上去相當有風韻的少婦。身著超大號天藍色喇叭褲,款式新穎。

底下褲腿處喇叭開得非常大,有點像裙子,而束腰卻是窄如小桶,這樣子一收縮,胸脯就顯得特別的高聳,甚至有點震憾,跟菜西施的有得一比。白皙的脖頸,彎月眉,極具性感和誘惑力,活脫脫一個美艷動人的超級尤物。

「又是一個妖精,這女子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葉凡暗自腹誹著一時想不起來了。

誰知那少婦見了葉凡開始愕然了一下,瞬間回過神來臉上立即展眉一笑,頓時如玫瑰張放令人心兒沒來由的一陣顫慄。

此婦一下子向著葉凡微微一彎腰,肥厚性感的嘴唇張開笑盈盈說道:「喲!這不是咱們的葉大副鎮長嗎?今天怎麼有空到我們紙廠來逛逛,太陽沒打西邊出來吧!歡迎啊葉副鎮長。」

經她這麼稍稍一彎腰,脖頸上掛的那條超大號金鏈子在葉凡面前金光閃閃養眼得很,真是富貴逼人。

「你是……」葉凡有些納悶,擠出了點笑意問道。

「葉副鎮長,她是紙廠出納張春艷。」一旁的玉標趕緊介紹道。

「看來葉大副鎮長是貴人多忘事,那天晚上咱們剛在藍月亮歌舞廳包間里的事都給忘了。」

這張春艷一利張還真是不饒人。這話讓人聽來總感覺有些怪味兒。什麼叫在包廂里的事都忘了,這不是暗示著她跟葉凡有什麼見不得人勾當等等。

在歌舞廳包廂中發生事除了一些風月之事還能有什麼事,何況是跟一個美艷少婦,用心其陰啊!

旁邊的玉標也在暗自納悶,以為葉副鎮長在裝傻,兩人都有那啥的情了還裝著不認識,要讓自己介紹。

不過玉標也有些懷疑,因為聽說這張春艷是廠長黃海平的姘頭,她怎敢去勾引葉副鎮長,不會被黃海平給打死。

不過玉標這人雖說生得挺壯實,但人卻是老實巴交的所以有話也不說。

「呵呵!是張出納啊,我記起來了,當時你緊貼在黃廠長身旁還跟我叩了幾杯,慘啊,那天晚上差點被你們整醉了。」

葉凡也不是傻子,暗自冷笑:「媽的!你這娘們一來就想給老子一個下馬威,想搞臭我還得看你有沒那本事。

這女人也真是毒,估計應該是黃海平授意的。居然臉子都不要了,連這種話都說得出來。

倒是得防一防,別惹上一身的騷,那樣子咱還真成『騷騷豬』了,不過這外號我喜歡,人不騷騷枉少年嗎?」

不過葉凡這句話也挺毒的,什麼叫『緊貼』,那不是明擺著告訴別人張春艷就是黃海平的那個嗎?

張春艷臉兒一沉發作不得,因為她想到了葉凡的身份,以後紙廠一改換也許就成自已等人的領導了。

「葉副鎮長海量。」張春艷僵硬的笑著。心裡恨得牙痒痒的。儘管張春艷心裡明白,估計大半個林泉人都曉得自己跟黃海平的關係。不過知道跟說出來又是一回事,不恨那才怪。

「黃廠長在嗎?」葉凡隨口問道。

「不在,剛出去了。這樣吧,你先到他辦公室等等,說不準一會兒就回來了,我打個電話給他。」張春艷恢復了平靜,又是一臉的諂笑帶著葉凡直往辦公室而去。

這樓雖說看上去老舊,但黃海平的辦公室擺設卻是超一流的。中間一個會客廳放著氣派的真皮沙發,左邊磨砂玻璃搞的隔斷放著大板椅桌子,上面還有一台款式新穎的電腦。

右邊聽說是一個暫時休息的小卧室,因為門開著,葉凡掃了一眼。什麼暫時休息,比人家三星級的賓館客房一點也不差的。

裡面浴室,櫥櫃什麼都有?居然還有一個梳妝台,估計是黃海平在上班時偶爾也會跟張春艷鬼混。

這種套房式辦公室葉凡的感覺就是比縣長張曹中的好了不少。林泉鎮政府的更沒得比了,猶如雞窩與凰窩的感覺。

「呵呵!你們紙廠挺有錢的嘛,這辦公室很氣派。」葉凡贊道。

「錢是沒有,工資幾個月只發一半了。這些都是為了接待客人才設的。如果不搞好一些來的客人見了如此寒酸肯定會說咱們紙廠效益不好,這也是沒辦法,黃廠長其實是一個很節約的人。

當處跑資金。拉錢,這才能讓廠子里的千來號人有了工資領,不然真的喝西北風了。在這廠子里沒有一個不贊黃廠長好的。」

張春艷倒是會說話,明明是奢侈一下子居然反轉成了樸素的典範,這女人的一張嘴油得可以了。

葉凡暗暗反調道:「這種女人應該派到公關部門去,當出納太可惜了。只要她往那些個老闆們面前一站,眼兒一挑,屁股一扭,估計這事就好辦得多。」

等了足足有十幾分鐘黃海平就是沒露面,葉凡站了起來,想先去廠子里巡一下。一會兒,張春艷叫來了車間主任古立華一起賠著葉凡到外轉悠了一圈。

發現廠房全是紅磚簡單的壘起,頭頂上全是大棚。棚里機器新舊都有,不過老掉牙的破機器相當的多,上面紅色銹跡斑斑,像垃圾一樣堆在那裡,上面粘面了蜘蛛網,估計是好久沒開工了。

「怎麼回事?」葉凡指著一台台粘滿蛛絲的機器眉頭都皺了起來,即便是暫時沒生意停產但這機器也要注意養護,任由如此下去估計半年左右這堆機器得全部報廢了。

「葉副鎮長,廠子里最近沒多少生意,工人都出去找活幹了。唉!都是為了生計啊!」古立華看上去好像很維護、同情工人似的。

「沒事幹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