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百八十九章大佬雲集

第一百八十九章大佬雲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本章。..明天第更也是,算是補償各位大眨引州響子跳章的章節,對不起了,狗子最近太忙了一點,看花了眼。現在是麻煩「滿江大大。給改過來了,因為題目作者改不了」

「沒關係,只是下來隨便走走。小葉能把精力放在紙廠改革上很好。盤活了紙廠我給你請功,來小葉。給你介紹一下,咱們縣紀委的周書記。」

肖竣臣說道,話中味道有點怪。葉凡感覺到了。心裡一驚暗想道:「糟糕!周書記不是周小濤的父親嗎?當時於哥提醒過我的。這下子找上門來了,難道是來問罪的。要知道周小濤當時也挺慘的,自己就是其中主事人之一,後為被媚兒的哥謝遜抓走了,那小子應該送回去了

「小葉同志不錯嘛!」正在葉凡胡思亂想著時,想不到周長河倒是先開口了,掃了葉凡一眼,自有一股子凌厲的官威副向了葉凡。

葉凡心裡暗暗嘀咕:「難怪作官的都怕紀委書記,好像其人身上帶著一股子殺氣似的。這種殺氣跟軍人的那股子鐵血氣息有點類似。但又不一樣。」

「歡迎周書記在百忙中抽出時間來咱們林泉指導工作,各位領導請坐。先喝茶。」葉凡愣神了幾秒後行氣一圈子恢復了平靜,並沒顯得多麼的慌張。跟蔡大江點了點頭打了招呼。

周長河心裡卻不是個滋味,事後周長河仔細地了解過情況,知道這事還敢林泉鎮的一個姓葉的副鎮長扯上了關係。

當時那姓葉的毛頭小子就是一個強悍的幫凶,自己兒子好像還被他打過。心裡那個窩火勁頭直冒,可惜暫時作不得。

這是為什麼呢?周長河堂堂一個縣委常委,紀委書記,官員們見之如老鼠見了貓的大人物怎麼會對葉凡如此客氣?

這還得說說周小濤的營救之事。當時肖竣臣被周長河的老婆,也就是自己的遠房堂姐肖懷月給哭得撓心不已。

後來給老婆曹珍麗使了個眼神兒。曹珍麗心領袖會,當作肖懷月面給自己的小叔,也就是墨香市軍分區的參謀長,上校肖勁松打了電話。

把周小濤被魚陽縣羊頭峰雷達基地謝遜營長抓長之事給說了一遍。當時小叔肖勁松聽說周小濤應該也算是曹珍麗的侄兒。

沉默了一會兒後說道:「珍麗。不是小叔不肯幫你,那個謝遜我也曉得,脾氣特別的暴,人稱金毛吼獅謝遜。

上次一點小事咱們軍分區司令還被他吼了幾句,最主要的是羊頭峰基地不屬於我們墨香市地方軍分區管轄,是直屬於在粵東省花州市的嶺南大軍區管轄。

所以,人家未必會賣我這一參謀長的帳,這事真沒辦法。我看你還是直接找那個謝遜的妹妹謝媚兒姑娘解決算了,解鈴還需系鈴人」濤這次做得的確太過份了。

水雲居那個地方我也知道,是駐守在羊頭峰基地的一些軍官家屬合股起來開的一個餐飲場所,是正規經營。

小濤是惹人家家屬,還敢逼著人家陪什麼的,打人砸店。..9unet哼!要是遇上我也會把他給抓起來的,太不像話了說完後肖勁松就掛了電話,不但沒幫上忙倒還被他了一頓。差點沒把當時在場也聽見了的肖懷玉給氣暈過去。

因為曹珍麗很聰明,當時用的是免提鍵。意思是我儘力了,不是不幫,是幫不了,你自己兒子太混帳了。

其實肖勁松不是幫不了,是不幫。肖勁松好歹也是一位上校級別參謀長,雖說不能直管,但軍隊之間多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

肖勁松是聽說周小濤去逼迫軍官家屬陪酒陪什麼的那是生氣了,因為肖勁松自己就是一正宗的軍官嘛,也有家屬的,如果真的厚著臉皮打電話給謝遜的話估計也會落個人情的。

周長河從醫院出來後再三想過,覺得如果直接去找謝媚兒拉不下這個臉子。畢竟自己是一縣之高高在上的紀委書記,以後還有何臉面作人。教縣裡官員。

所以採取了個迂迴戰術,轉而求其次想從謝媚占的乾弟弟葉凡這裡打通關節。

謝媚兒不屬於體制中人。即便是周長河去找她人家未必搭理,而且女人這個東西容易記仇,如果撒起潑來劈頭蓋臉的罵了周長河那可是丟臉丟盡了。

葉凡就不一樣了,他好歹也還算是自己手下,總得給自己一點面子。

人要能做到能屈能伸,此一時彼一時。現在先低低頭。以後會有收拾你這小子的機會,就是當時周長河的想法。

所以今天肖竣臣到林集鎮來檢查工作,周長河表示也想到林泉來看看紀委工作開展的怎麼樣。

當然,肖竣臣是什麼人,官場老油子。一眼就看穿了周長河這個算是姐夫的人心裡打的小算盤。

當然,他也不會說破的,裝著不知跟周長河一起到了林泉。周長河本想等晚上小叭汁跟葉幾好好聊聊,誰知葉幾自個幾送卜門來請秦志卿咯膩,因此也順水推舟就來了。

在一個角落處,肖竣臣把葉凡拉的來正聊天。

小葉,有個事我得說說你了。年輕人太衝動不好,你現在已經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副鎮長了,還是黨委委員。

你的一言一行可就代表著林泉鎮,代表著咱們黨的幹部形象。遇事時要三思而後行,盡量剋制著點。當然,年輕人有些火氣也是正常的。有火氣就有幹勁是不是?」

「是肖副縣長,以後我會注意的,您講得對。」葉凡點著頭明白了肖竣臣肯定指的就是自己在水雲居打人的事。

「明白了就好,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是不是?所以這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