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百九十章人脈的震憾

第一百九十章人脈的震憾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更,,狗午的一點小意思,謝謝各位大大的心罰六,

這一手可是把大家全給震得差點蒙了。..一個個瞪著牛眼看著齊天。不知道這年輕小子什麼來頭。就連謝副書記也是有些異外。

自己這個侄兒可屬於那種帶刺兒頭的人,好歹也是羊頭峰基地的一個少校營長,怎麼稱呼一個看上去嫩嫩的毛頭小子為長。

當然,曉得謝遜身份的也只有肖竣臣和周長河以及葉凡幾個人。其他人不知道。其他人只是好奇,是從年齡方面感覺到好笑。

特別是周長河,差點真暈菜了過去。兒子被謝遜抓去時他表現得多牛氣,自己怎麼求都求不出來。

這倒好,這小子居然向著葉凡的一個小弟敬禮了。剛才環繞在身上的一股子優越感轉眼間在周長河身上全消逝了。

肖竣臣也差不多,一直在猜測著齊天的來歷以及葉凡這子是不是什麼備城太子圈內隱士,看來得重新估量這小子了。

「呵呵!謝少校不必客氣,這裡不是軍營,今天我是特別來拜見大哥的。」齊天一出口還真行,他這麼一張口是真會震死人。

「長的大哥,能不能介紹給謝遜也認識一下。」謝遜來了興趣,緊著追問道。

「呵呵!你估計認識他,就是你妹妹的乾哥哥。」轉身站起,走到葉凡跟前略顯恭敬味兒說道「大哥,這位謝少校你應該認識吧。以後大家熟悉了就好。

謝少校,我大哥是個頂天立地的漢了,就連咱們鐵團長都叫他兄弟。是真正的叫兄弟。

我們鐵團可不是個;輕易會出口的人。你以後對他可得恭敬點,不然給鐵團知道了估計會拔了你的皮。合哈哈」

齊天隨勢而下,給足了葉凡面子,打著哈哈。

旁邊人認為齊天是在開玩笑,一個團長也沒啥得意的。回到地方的話還撈不到一個副縣長的位置。只有於建臣的小舅子范宏網知道鐵團長的份量。

「那是,鐵團的兄弟打死我也不敢不尊敬的。不要說我不敢,就是咱們基地曹司令見了也得恭敬的。」謝遜撓了撓後腦。一臉嚴肅樣子。絕不像說假話。

一時間屋子裡更是熱鬧,大家又聊了一眸子。

正式上菜!

最令人異外的就是李宣石、李橫山客竄起了端菜服務員。..因為那兩盆炖得直冒香氣、熱氣、霸陽之氣的狼鼠湯直接用的木盆子裝的。就跟農村人洗腳用的大號木盆子差不多,足有田厘米寬大,淺淺的,木板上還雕得有一些花紋。這個還是葉凡請黃曉琳幫忙叫景陽林場木具廠特別做的。

見大家眼神有些怪異,估計都在想怎麼把洗腳盆搞來裝肉湯。葉凡呵呵笑道:「你們別小看這木盆子,木材可是特殊的一種叫花梨木的珍貴樹木做的。有清神提腦的功效,而且會自然的揮出一種淡淡的馨香味兒。

肉湯裝裡面不易被同化,如果用普通鋁盆或者鐵盆裝那湯的味兒就跑了許多。

這盆子是我專門請景陽林場木具廠的師傅給弄的。聽說他們廠出產的木具經常出口到歐州那邊,是不是鄭場長?」葉凡轉頭問鄭輕旺。

「呵呵!不但是歐洲,就是小僂國,韓國也有我們景陽生產的木具。」鄭輕旺見大家都掃了過來,感覺特別的滿足。能在謝副書記和曹副部長等人面前表現一下這可是個好機會。

要知道謝國忠是墨香術的第二位專職副書記,除了書記楊國棟、市長羅浩通,黨群書記周乾陽外這位謝副書記就是墨香市實實在在的第四號實權人物,跟葉凡在林泉鎮所處的位置差不多。

周長河連腸子都悔直了,咬牙切齒地暗罵道:「這個小畜牲,回來一定要好生修理一下。居然敢去逼人家市委副書記的侄女陪酒還陪什麼夜」,打人砸店。不要命了是不是?」自己剛才還有些惱火,想找個機會刁難一下謝媚兒的水雲居,這下子周長河是徹底死心了。

縣紀委書記跟市委副書記相撞,那是個什麼概念。就是人們常說的雞蛋碰石頭就是此種下場。

只要人家一句話,就可以捋掉自己頭上那牛逼哄哄的帽子。現在周長河連兒子的事都不敢想了。

嘆道:「集了。自作孽不可活,上軍事法庭就上吧,蹲幾年大牢也好,這個孽子。」

誰知葉凡把謝遜拉一旁低聲說了幾句話,謝遜掃了周長河一眼,走近他低聲說道:「看在葉哥面上就算了,你可以叫人去領周小濤回去了。哼!」

說完拿出電話講了幾句轉身走了,周長河也來不及計較太多了。心裡一喜趕緊說謝謝,滿心的喜悅,趕緊打電話給老婆叫他去領人。..

蔡大江雖說震憾於葉凡的人脈廣。但想想後也不怎麼驚訝了。也許就是前次天水壩子那個,案子接交上這些人的。

真正能給他撐腰的人也不多。軍隊的跟地方風馬牛不相及,沒用。除非葉凡參軍人家幫點忙還是有,在方上的事軍隊也幫不了他多少。

而且從剛才齊天的口氣上來說軍隊里就那個鐵團長牛氣一點,也沒

么。

在蔡大江想來一個團長在部隊裡面牛逼點正常,脫了軍裝,這要放地方那就是條蟲,還不如自己一個大鎮的鎮長。

第二條人脈就是公安方面,最多就是於建臣這個市局局長跟他關係會好一點,也沒啥。

現在人稍好一點就是稱兄道弟的,真有事時早躲人了。他也只能管公安一攤子,葉凡又不是警察。所以這一條靠山也沒用,何況離得那

遠。

第三條最有用的就是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