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百九十一章古代秘制春藥湯

第一百九十一章古代秘制春藥湯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哼!黃海平這個蠢貨!沒用的東西。..」張曹中哼了一聲放下了

「爸!最近林泉那個姓葉的越來越囂張了,前天差點打傷了小弟,連周書記的小子和王小波都被打了。

聽說王小波還躺在醫院,他二叔王副局長可是大惱火了。揚言要是魚陽縣公安局不處理兇犯就要請市局親自動手了。

一個小副鎮長反天了,居然無故毆打致人重傷。最惱火的就是今天手又伸進了魚陽紙廠,聽說又跟工人打架了。

黃海平也太沒用,艾排了兩個蠢蛋。簡直就是二腳蝦米,被人家一腿一個就踢倒了。

不過那個葉副鎮長我看有點像地痞混混,這樣子的人怎備能做一個,鎮的副鎮長,太丟國家的臉子了

費武雲坐沙上沖著自己的父親魚陽縣組織部長費默說道,當然也有點煽風點火的暗示。

「姓葉的小子不用擔心什麼,關鍵是要在盤活紙廠前搞好自己的事。管好你們的嘴和人費默點、出一句話後就不再說了,看起了電視。

「爸!我想明天下去一趟。天水壩子那工程聽說不但有南宮集團的捐的如萬,景陽林場也投了墜萬,鄭輕旺也肯拿得出手。

全一股腦的塞給了葉凡,叫他管理。前次表叔去還被葉凡給踹傷了屁股,看到那工程的份頭上我暫時沒找他撒氣。

這小子真像個土匪,怎麼見人就打,到處惹事。奇怪的是這種人怎麼能坐上副鎮長之位,連黨委委員也給他撈去了。

這其中他跟李洪陽是不是有什麼貓膩?如果從這方面下手說不準還能撈出點李洪陽的什麼來。」費武雲分析得頭頭是道,又有些不服氣。

「貓膩肯定是有的,不過沒把柄的事也不要亂說,反惹得一身的騷臭味兒。..不過那姓葉的小子表面上威風,其實也是只可憐蟲。辛辛苦苦弄了如萬還不是為別人作嫁衣。

至於天水壩子那條破路能不能開工。或者說是簡直的修整一下都有變數,如果南宮集團的投資拉不來,我估計李天王李洪陽立即就會變臉的。

到時張曹中再一難,鍾明義在旁一起鬨,縣裡那些個常委哪個是省油的燈。

沒了利用價值誰還理他,估計那子的位置立即就該換人了,唉!一枚可憐的棋子,官帽子戴上還沒幾天就要飛了。」費默好像還挺同情葉凡的遭遇似的,嘆了口氣。

「爸!你是讒那小子嘎嘣不了幾天了,那我還去找他個球啊!這不是瞎子點惜白費惜費武雲心裡一震,有些可惜那幾百萬的修路款子。

「你自己定吧!不過沒事去逛逛也不虧,這事兒也沒定,說不準還會有什麼變數。」費默搓了搓太陽穴不再說話。

這些複雜的變數都在悄悄的進行著,葉凡什麼也不知。正在藍月亮的一號包間跟鄭輕旺,盧偉以及齊天一夥以及覦妹唱歌玩。

今天鄭輕旺聽說自己弟弟已經定了代財政所所長之個,心裡一高興那可是下了大本錢的。硬是把林場的四大美女給逼到林泉來陪葉凡了。

盧偉和齊天可也不是老古董,甚至可以說是在這方面兩個人就是一正宗的紈絝本色,哪裡像軍中一少校和市局的刑警隊長。

在鄭輕旺獻上的四大美女身邊乘著包間里彩燈暗淡,響起之際那是放浪得如兩隻花蝴蝶。

偷偷地動手動腳不已,手兒早就探進人家姑娘懷裡亂動個不休,逗的幾個姑娘是氣喘吁吁妖嬈不已。

不過那四個姑娘也不是盞省油的燈。哥倆當然也不敢太過粗莽最後也僅僅是摸了那麼幾把,過了過手癮,不過情緒很高,大叫大嚷的。那些姑娘可是左躲右閃的像在防色狼,不過情趣更高。..

今晚上方倪妹打扮得也更是清純可人,一身潔白的外套藍色裙子搭配著令人遐想萬千。

臉龐的兩個小酒窩卻是沒顯出來,因為她好像是生氣了,坐葉凡身邊一直不說話,連酒都不敬一杯。

「怎麼啦倪妹,生氣啦?。葉凡淡淡一笑問道。

「我哪敢生你這大鎮長的氣,又是公安朋友的又是軍官,還什麼葉哥。我生氣了不被你抓進大牢,哼」。方倪妹轉過頭去不理他。

「到底怎麼回事,我真是莫名其妙。」葉凡偷偷問一旁的方蘭馨。

「葉鎮長,沒事?她使小性子,你別在意方蘭馨好像有些勉強。那笑容也很假的,看來這個作姐姐的心裡也有疙瘩。「呵呵!兄弟,姐妹花生氣了。你看看,粗心了是不是?想想?」鄭輕旺湊過頭來詭異的笑道,提點了一句,「跟力文有點關係的小一公有關係。力文咋惹他葉幾有此丈二和尚摸不著缺一六

「兄弟,你是不知道現在廟坑鄉的局勢,人心惶惶,沒一個人安心工作的,都怕以後到林泉鎮給擠到什麼破爛角落去。

甚至下放到下面去掛村工作。現在有股風,說是林泉鎮一時吃不下如此多的人。

可是又要硬塞下來,所以縣裡有意讓一些安排不下去的工作人員。每兩人或者三人一組掛一個村子。開展駐村工作。就像你在天水壩子的那個工作組的性質差不多。

這樣一來既解決了富餘人員的吃飯工作問題,又帶動了農村工作的展,一舉兩得。

你想想,大家在政府大樓呆得好好的,即便是在什麼農機站,招待所。茶站待著也比下到村裡當一村官強。

倪妹不擔心嗎?假的,剛才在景陽林場逐沖他姐姐哭了一頓子鼻子了。

嘿嘿,說你根本就沒把她給放心上,這麼久了一點動靜都沒有。再加上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