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百九十二章隔壁騷情

第一百九十二章隔壁騷情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過古人也並不笨,估計也知道這種葯有後遺症,所以也一直在探索春宮秘術方面配製。..他們也有一些解決的辦法。現代人也是搞不明白的。

葉凡到了天水壩子「放狗崖。後才現那崖壁高達沏米左右,直撻咕的快成吶度了,壁面基本上是一些麻青色岩石小坑小窪的上面長著一些濕滑的青苔這類東東,有時也有一叢叢雜木樹條,令人望而生寒。

而生長「艷情草,的秘密石洞的個置根據目測。估計還在距地面將近勸米的半壁中央地方。幸好葉凡有著不錯的國術功底,再加上以前在老林里了師傅費老頭特過,不然根本就爬不上去。

那石洞也是相當隱秘,洞口不大。一個人能爬進去。洞口全被藤蔓毛刺類植物封閉了,所以即便是在近處也難以現這裡還有一個石縫樣的洞。

內洞卻是相當的大,範圍足有幾十米方圓,裡面的石頭全呈磚紅色。也許這些不知名的火色石頭才促進了「艷情草。的生長。

往往像這種火顏色的石頭裡含有的陽烈礦性成分也是較多的,它能催生「艷情草。也正常。

洞內生長著一棵矮胖的「艷情草,王,跟一棵大的茶樹高差不多大。不過枝葉延展範圍足有舊米左右。看上去形似一隻巨大的鐵鍋倒扣著。其葉子跟桃竹的葉子差不多樣子,當然大得多,整株樹也就葉凡那麼高。

上面估計是因為上百年沒人採摘的緣故,因此結了幾十個像彎彎茄子樣的火紅色的艷情果,紅艷如辣椒果,看上去特別的扎眼、刺激。那催情之素隱隱從果子身上都能溢出似的。

奇怪的是洞壁頂端卻是有著許多淡紅色的液體一滴滴流下來,網好滴在了那棵艷情草樹王身上,持續不間斷的澆著它,滋潤著它。

也許這就是天作巧合才促成了這株艷情草王歷經不知多少年風霜依舊沒有枯死。那紅色液體估計是水參進那紅色石頭後變異的產物,其中應該蘊含著石礦里的精髓之物。葉凡小心的在「艷情草王。旁半米左右距離處挖了個山坑,種下了太歲「火龍翔天。樹樁。當然他也只能是靠蒙了,也不知能否蒙對。蒙不對也許那太歲樹樁就該死了,蒙來蒙去的倒真給他蒙對了。

太歲漸漸的促了生機,幾個月下來,已經開始芽了。芽苞才沙粒大,奇怪的是卻是綠燦燦的,而太歲主體卻是暗紅色的,莫名其妙的倒真成了奇觀,也許就是什麼染色體基因變異了。

當時種好太歲後葉凡感覺有些累了。9unet因為要在石頭泥土渣里挖坑也極為不易,於是盤腿就地打坐想調息一下恢復點勁力。..

這一調息不打緊,卻又隱隱的現此石洞中陽性氣機特別的濃郁,對於自己修鍊的養生術好像有促進作用。

丹田內臟中氣感特別明顯,感覺內勁的流遁加快了不少。心裡一喜記上心頭了,所以後來在天水坦子村工作之餘,只要有空都會抽出時間去那洞中打坐修鍊一番。

葉凡也沒鬧明白這到底怎麼回事,決定研究一番,所以把洞中那些火紅色的石塊給敲了一塊下來,等到遇上師傅費老頭時再請教了。

前段時間葉凡送空調、山貨回古川縣,去破廟找過師傅,費老頭不在。後來又去一旁的那個無名墳堆處把太長的草給剪掉了一些只好回來了。

費老頭這人葉凡感覺他雖說是個糟老頭子,一點也不像個現代人,倒像個古人穿越過來似的。

要不是親眼所見很熟悉,葉凡直接就會在頭腦中浮現出文學大師魯訊筆下的「孔乙已,形象來,師傅真有點像他。

不過師傅也有些神神叨叨的,跟他相處了舊年了葉凡僅知道他姓費。其它的一摸黑,一概不知。

從來就是一套洗得白的素青色的袍子,有點像道袍,但又不是。

一年中差不多見,僅有十幾天能看見他,也不知在搞些什麼。用費老頭的話說就是他喜歡雲遊四海。別看費老一個。老疙瘩,聽說什麼歐洲,美洲,非洲都去過逛過。

當時葉凡聽了後還不良的瞎想:「也許人家看師傅可憐,一身解放前那個時代的舊袍子,面相上看出就是一落魄道士。說不準師傅出去後拿著一拂塵或桃木劍冒充的就是道士,到處化緣討生活,所以連船票都不收了,因此師傅一路化緣免費旅遊了大半個世界,哈哈哈哈,」

幸好費老頭不知道葉凡那小心肝里在腹誹著自己,不然鐵定給他一個狠狠的暴栗子嘗嘗。罵道:「你這小兔崽子的,居然把師傅這高人隱士想像成啥了。」

其實像「火龍翔天,這種烈陽之物如果配方得好,與陰蘊之物融合後一經融合就是大補之物。

所以大家喝了才會如此放浪。不過幸好葉凡還控制得有個度不然今晚上盧偉和齊天可是要去逛窯子了。

如果把人家鄭輕旺場長帶來的景陽四大美媚給那個了就慘了。人家可全是清清白白的良家姑娘的,不是山野**。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我欲登高鑄王候,網盡天下眾美媚,哈哈哈,,偉仔,齊天,鄭老哥,力文,咱們同干一杯,哈哈」痛快,痛快呀

葉凡一眸子嚎笑,放浪的舉起酒杯來志得滿懷。..

「好!好哇,大哥這句「我欲登高鑄王候,網盡天下眾美媚」是咱們的理想,理想啊,男同胞們,你們說是不是。」盧偉放浪的大叫著,一點斯文全掃地了。

「哈哈哈,」

包間里一群狼笑得最幹了。

當然,接下去又傳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