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百九十四章如臨大敵搞選舉

第一百九十四章如臨大敵搞選舉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盧仙逸長老說:「盧偉,咱們華夏國術是咱們龍的傳人之瑰寶,幾千年下來,有許多外國人慾行不軌。..9u免費提供想盜取咱們的國術秘功,但都極難成功。

有人說,華夏人固步自封,家族中有時連女兒都不傳。可你想想,國術如果泛濫出去。壞人全都有著一身功底,平民還怎麼生存?雖說現在是熱兵器時代,國術已經末落。但你反過來想想,如果那些使用現代熱兵器的軍兵們全是五段高手。

那樣子的一支隊伍戰鬥力是多麼的恐件。再說根骨不好的人你傳他秘術,那是給咱們國術界丟醜,不利於競爭,」

其實當時費老頭傳葉凡養生術時講的話也差不多。也不能說是門戶自封,主要是國術界自有國術界的潛規則罷了。

「盧偉,你也行氣試試。」葉凡不理齊天又專心檢查起盧偉的體內情況來。

憑感覺說盧偉的修為已經達到三段的練勁境界,差一點就可以突破一個小境界上升到第三段的「純化,境界。

也許配好藥物,加上太歲果的威力能一舉殺進四段的開源之境,不過希望不會太大。

葉凡沉默了一眸子,提起筆來在紙上寫出了幾十種草藥名。

隨手遞給齊天道:「齊天,這裡面幾十種草藥有幾味葯非常珍貴。比如刃年以上的老山參,陰性靈芝,烏這三種藥材一定要野生的。估計價格不低。你能否搞到?。

齊天拿過後也沒看,直接問道:「就這三味葯最珍貴嗎?」

「是的。其它的比如垂盆草使君子金沙藤金錢草金銀花長春花魚腥草鬧羊花爐甘石花答皮竟蔚子荔枝核等草藥應該有,不過有幾味貴倒不貴,就是難求,看你的運氣了,我已經在底下划了橫線。」葉凡一臉嚴肅的說道。

「這葯配來是不是練功用的,我練功時也要配一些跌打損傷之類的中藥泡酒喝。」齊天問道。..

「老弟,你馬上就可以突破到第三段的開源之境了,所以我想求一位隱士前輩,給你和盧偉熬制一副藥草助力突破衝擊。

此藥名還較拉風,叫「雷陰九龍丸。偉仔靠此葯也許能突破到第四段的開源之境,不過這個非常難。

人的磨練還不夠,其實你干刑警這一行就有助於對人生的感悟,生活的磨礪肯定多,有時還非常驚險,甚至危及生命。有壓力才有突破的動力,不過最少也能助你突破到第三段的純化之境頂峰,再過得二三年就可以順利突破到第四段的開源之階了。」

葉凡這時倒是笑著說的。

「是真的!」盧偉和齊天不約而同的問道,臉上滿是驚喜,就差狂笑出聲來,不過這大半夜的哥倆也懂這規矩,拚命憋住了。

「長老當時說,我想要再次從第三段的,煉勁。之境突破到「純,化。之境估計得一年後,至於說突破到第四段「開源境。那是絕不可能。

難道大哥說的那個叫什麼「雷陰九龍丸。的東西真是絕世好藥丸。長老可是七段高手啊!他說的話難道也有偏頗,可他都快百歲了。

盧偉心思電轉,只要能突破一小階就算賺大了,練武者對力量的追求永遠是他們最大的理想。

「葉哥,我馬上打電話叫家裡人準備好就送來,最遲不過二天

齊天可是坐不住了,要不是葉凡叫他明天陪著去天水壩子玩他早自個兒溜回去買葯去了。想也不想,睡意全無,掏出電話就開打了起來。

「盧偉,還得麻煩你一件事。你前次從墓里弄出來的那株怪東西上的綠色顆子是否還有剩?」葉凡小聲問道。

「還在,暫時沒有用了,保存在玉盒子里。不瞞大哥了,我家長老也是一位七段絕高手,他說還沒找到怎麼用的法子。..

還說那株怪樹樁樣東西不是普通的太歲,普通太歲除了營養價值高一點外沒多大作用,而且年代也不會太長。

而墓中棺材中的那種綠色太歲長老查過資料,很可能是一種叫「紫地凰盤。的太歲。

果子里蘊含濃純的陰蘊之氣。與一種含霸道陽網靈氣,紅色的叫「火龍翔天。的太歲都是太歲中的靈物,萬金難求。

長老說「紫地凰盤,要跟烈陽之物相配才能熬制出大補之物,不然食用過後因為陰性藥力太過霸道人反而且受傷,說不準還會造成經絡受損,走火入魔之惡劣後果

盧偉也沒再隱瞞,把知道的一五一十的都說了。

看來是想對葉凡坦誠相待了,其實這些那天盧管家在盧偉耳旁低語的時候葉凡已經偷偷聽到了,不過他也不說破,正可以拿來試試自己這個拜把兄弟的心誠度如

現在見盧偉肯把此種大秘密說出來說明這兄弟之情是真的,而不是那種全是利益關係的朋友。

當然,純粹的兄弟之情不可能有的。即便是親兄弟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還不是兵戎相見,更何況是拜把子的沒有血緣關係的異姓朋友。

所以聽了盧偉道出的秘密葉凡也很心慰,說句實話,人生在世。想找幾個較知心的朋友還是較難的。基本上都屬於狗肉朋友類型。有吃有喝就來了,一旦朋友遭難逃得比兔子還快,這種人是社會的主流。「好!你叫家裡人用最細的針管從那太歲果里吸出黃豆大的二滴就夠了。那老前輩要用來合葯,藥丸配製好後包你突破一個小境界到第三段的純化之境,第四段要靠運氣,這個我不敢肯定。」

葉凡信心十足的說到,轉念想到了那色怪的打油詩,不由得問道:「盧偉,石棺中那詩你們研究出什麼秘密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