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零一章變故

第二百零一章變故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凡的病房裡好生熱鬧,齊天,盧偉,謝媚兒,鄭輕旺以及方家姐妹,李宣石,謝遜少校等,塞得滿滿的。..du讀免費提供

葉凡的家裡人到是沒人知曉,葉凡交待不讓告訴的,到是乾娘葉金蓮眼睛哭得紅腫著也在病房裡客串起了臨時的泡茶工。這事兒天水壩子人全傳開了,肯定瞞不過她的。

至於說傷其實就是背傷較嚴重,不過有齊天帶來的特製金瘡藥膏貼著。外麵包著繃帶,老遠看去倒真有點像是頭手腳能動的**木乃伊。

縣委這邊周長河倒是先來探望過了,並且回去後就把周小濤給綁進了公安局裡,要求新上任的周拍成局長給關幾天,嚴厲管教幾天再說。

費默無奈之下也只好忍痛把小兒子費文遠也給綁進了縣公安局裡,也是叫周局長給關幾天。這當然都是做樣子給市委的謝副書記和顧司令

周拍成這局長一網上任,屁股還沒坐熱乎,立即就接到了這麼兩個。燙手山芋。

卻是暗暗叫苦不迭:「屁棒子的!你們兩個常委把兒子送進來給我管教,咱網上任,連常委都不是。屁股還沒坐穩哪有膽子管教他們這些個,縣級太子爺嗎?」

不過周局長也只好裝裝樣子也關了起來,交待手下警察好生伺候著千萬別惹出啥屁事就走了。這倆個寶貨哪裡是來坐牢的,根本就是來當小祖宗嘛!

晚上舊點,張曹中走後李洪陽在組織部副部長張震洋陪同下到了縣醫院,當然,周拍成局長也是一忠實跟班。

李洪陽握住葉凡的手親切的說道:「小葉,好好養傷,年輕人雖說身體棒,但也得注意養著。養好了傷林泉的許多工作還等著你回去開展。縣委對你可是寄予厚望至於紙廠的事,慢慢來,別急,總會有辦法的」

葉凡感覺到了李洪陽手中的熱度,也是激動異常。說道:「謝謝李書記在晚上還抽出時間來看我。我會儘快養好傷投入工作中去,絕不辜負李書記對我的期望

李洪陽這次來看葉凡一個是做樣子給市委兩巨頭看的,一個還真是想感謝一下葉凡。

這次要不是他受了皮肉之苦自己在常委會上也不可能大獲全勝,收到了出預想的戰果,這一點葉凡這枚衝鋒的棋子功不可沒。

心裡嘆道:「聽周拍成說這小子是一員暴猛的福將,市局於建臣因他的情報升局長了,省廳李昌海更是升副廳長了,而周拍成能坐上縣局局長寶座跟他更是有莫大關係。..9u免費提供

自己這次大獲全勝他功不可沒。難道說這小子還是一員真正的福將。以後倒是得更加重視。人雖說有時顯得有些嫩,毛燥,血氣了一些,但這是年青人的通病。

很是正常,玉不琢不成器。經過幾年的打磨沒準兒這小子還真能成為自己手下的得力幹將。

秦志明老成有餘但銳意進取的精神不足。這兩個人配合起來林泉鎮應該有個更美好的前途

這一次葉凡雖說受了傷,但卻是漸漸的取得了李洪陽的信任。估計葉凡已經正式納入了他的圈子的。

此方葉凡的腳算是跨了進去。以前只是在門檻邊沾著沒進去,也算走進了一大步。

「葉凡同志,經縣常委會研究決定,任命你為林泉鎮黨委副書記,分管組織人事,引資,財政,紙廠,交通修路等方面工作。

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你已經被縣常委會推薦為參加省「跨世紀英才班後備幹部。的候選人上報市裡了。

不過咱們市口個縣區每個縣一個名額,在這口個人裡面最終是由市裡決定挑選三名英才去省里黨校學習,所以你有空還得去爭取,年青人。努力吧,努力就有希望!」

縣委組織部副部長張震洋同志的一大堆好處砸了下來葉凡差點就給砸蒙了。

瞪著眼連謝謝都給忘了,出口問道:「黨委副書記,那不是宋寧江書記在擔任嗎?」

「呵呵!宋寧江同志已經提拔為角林鎮黨委書記了,不過你們林泉鎮的蔡大江鎮長也高升到斜岩鎮擔任書記了。

新來的鎮長叫秦勇,希望你以後能配合他工作,在秦書記的全面主持下讓林泉的經濟等各方面事業都奔上一個新的台階」

張震洋的話解真是雷人得很!葉凡真給他雷到了。

「恭喜你啊葉副書記,等你養好傷後周哥請客,哈哈」周拍成開懷不已。「請客!」葉凡嘴裡低語了一句轉念就明白了,連聲道喜,說道:「周局,我得先恭喜你了,看來你的陞官宴我是沒辦法參加了,以後你單獨補上就走了,呵呵

「好!沒話說。」周相成輕輕拍了一下葉凡肩膀陪著李洪陽走了。

幾個領導一走病房裡可是熱冉開了,全是一片賀喜聲。..

「葉兄弟,那個「跨世紀英才班。9u免費提供你可得儘力去爭取一下,對你經後的升遷可是一個重磣武器。

聽說這次的「英才班。是省委交待組織部搞的,原則上是以副處級及以上級別的人才能參加。

年齡限制很六必須得為歲以下的才行,不然為何叫英才。至少要年青點才行的。

也不知怎麼回事,你們縣委李書記叫你去候選。這個可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一定得爭取。」鄭輕旺作為市林業局的副局長,景陽林場場長,一個正處級幹部,八面玲通。這方面也知曉得彼多。

「唉!鄭哥,爭取,怎麼爭取?市裡我就認識於局,他又不是常委。估計是沒戲。

而我本身的級別也太低,一個副科級幹部,跟那些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