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零五章臨門一腳是臭腳沒進

第二百零五章臨門一腳是臭腳沒進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更到,希望各個大大動動續月票支持再加上鷹眼術的靈敏。..du讀免費提供摸摸糊糊中一嘴就咬上了菜西施的嘴兒舌頭在菜西施的驚駭欲絕中強行擠了進去就是一眸子亂攪。

手當然也沒消停,一滑準確的就鑽進了菜西施那寬鬆的睡衣中。一把握住了她胸前那堆高聳的玉牛開始賣力的揉搓捏了起來。

「唔唔」菜西施橋命掙扎著「唔。了幾句,可惜難逃葉凡法手和鷹嘴。並且給她那樣子一眸子拚命掙扎外帶著想喊叫,更是挑逗得某豬哥獸血沸騰。

「據啦!」

幾聲過後,菜西施的寬鬆睡袍在某豬哥強力撕扯下早就脫離了身體飛到了地下。葉凡在醉意朦朧中如魚得水,一把就把菜西施那噴火的**給壓在了身下。

嬌喘吁吁中感覺時機成熟,挺槍上陣,還在菜西施的白虎處磨了磨一了一下,輕輕的一竿子下去。

奇怪!沒進去倒被反彈了出來,而且總感覺有些怪異。菜西施跟自己也有一段時間了,怎麼今天她的下身那裡如此緊繃。不會是自己受傷了幾天沒陰陽融合她的那啥的膜又長了出來吧?

這時身下的菜西施拼了命,乘某豬哥一時愣分神之際終於挪開了嘴大叫道:「我是妍兒,我姐不在。」

「啊!」某豬哥瞬間呆了,石化了。張大嘴就那樣子光溜溜在站在沙前羞愧得想直接撞牆。

還沒等葉凡反應過來「咔嚓。一聲。驚慌失措的范妍兒已經打開了

燈。

當咋一見到家人那光溜溜的熊樣,胯下雄物如一竿標槍正在表演真人秀,更是嚇得一溜摟著被子竄進了房間門,哐鎖一聲死死關住了,受了驚的兔子是再也不敢走出門了。

「完啦!逑大了。這該死的棍子,老子把你給咔嚓了!惹禍啊惹禍。..明天要是被春香知道了怎麼辦,不知道剛才進去沒有,好像只是碰到了門邊還沒進去。

幸好啊!咱華夏人的臨門一腳就是差一點,臭腳有時也有好處的。要是有馬拉多納的水準今晚妍兒八層就慘遭俺的毒手了。那樣子俺真是沒臉見人了,不知道進去沒有。得問問,這事兒可就鬧大了

葉凡悔呀,真想唱起老遲的《鐵窗淚》

不過范妍兒終究是沒開過門。葉凡張著耳朵用蝠耳通術偷聽了一陣子,好像房間里也沒什麼動靜。

一晚上,葉凡這偷腥的貓都不敢睡覺。主要是怕范妍兒想不開尋了短見那自己罪過可就大了,所以乾脆直接盤腿於沙上打坐修鍊了起來,一個。晚上也不知內勁遁行了幾個小周天。

到早上快上學了,見范妍兒「吱呀。一聲開了門,胡亂的刷了牙去上學了,不過沒跟葉凡說一句話。

好不容易湊了上去家人舔著臉想拉話,不過范妍兒冷「哼。了一聲沒理家人直接走了。葉凡只好怏怏的等范春香回來後走了。

今天葉凡要到天水壩子去主持村長的選舉工作,意外的現齊天和盧偉這哥倆又到了。

說是陪葉凡到天水壩子去溜溜,不過這次兩人都帶來了配製「雷陰九龍丸。的藥材。只是葉凡身體還沒恢復,所以暫時也不利配製葯林

這次去天水壩子葉凡只帶了政府的2o個工作人員以及趙鐵海以及派出所的舊個警察一起。

至於縣局的刑警本來是不想帶去的,可是李洪陽不放心,怕再整出什麼亂子來,那五個刑警也只好一起帶去了。

幾輛車浩浩蕩蕩直往天水坦子而去,在經過碎石場時現已經開工了。不過李宣石和李橫山等人今天都不在,因為要選舉。

8點就到了天水壩子。

老宮外的空地上已經站滿了村民,像過年一般,好多人都穿上了新衣服。..怕不止一萬人,奇怪,這些人都從什麼地方來的。

一打聽才知道是從附近的石坪、溪坑、元角三個村子來的。估計外村也來了三四千人。

他們聽說天水坦子選舉特別來瞧熱鬧的,有的乾脆順手把自弓家出產的山貨什麼也拿到這裡來交換需要的東西,到有點小市場的感覺。

會場已經布置好了,不久,又從外面湧進來大批的村民。居然連跟林泉相鄰的廟坑鄉的雷獅、山擋洋、上嶺三個村子的許多村民也跑來瞧熱鬧了。

因為廟坑鄉就要合進林泉鎮了。那些個村民想來瞧瞧林泉鎮的第三號人物一葉凡副書航

以後說不準要到鎮里去辦什麼事先認一下人,別等下人都搞錯了。對於廟坑鄉的村民來說當然是願意合并到林泉鎮的,猶如窮人傍上了富人差不多,總會有好處落下的。

而對於林泉鎮的人來說,網好相反。憑什麼我賺的錢你廟坑鄉要來分一杯羹?不過這是縣裡定Rio8姍旬書曬譏口齊傘

盧偉和齊天兩隻眼珠子滴溜溜轉著。當然在瞧雲集而來的姑娘了。

今天姑娘們打扮得也是特別的漂亮,而且林泉的石坪村和廟坑的弈獅村都是翕族村。

那裡來的姑娘全都身穿綉著花邊的俞族服飾,顯得特別的醒目,別有一番風味。

看得葉凡、齊天、和盧偉三位豬哥雙眼直,盧偉連口水什麼時候跑了出來都不知道。

嘴裡贊道:「大哥,想不到這山旮旯地方還真走出美女。這些個讓野姑娘比城市裡的那些施了脂粉的女人漂亮、清純多了。

「天然去雕飾,清水出芙蓉」齊天隨口還來了句詩讚一把。彼有股子老學究的架勢。

「唉!小芳級村姑」。葉凡答著;眼前又浮現出了葉若夢那清純冰潔的笑容,她不正就是一孤潔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