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零七章妖棍范剛捉姦記

第二百零七章妖棍范剛捉姦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江種紅頭狼豬聽說是狼至與豬王亂交的雜種,性情極知世「六狠厲似狼,力度如豬,尖利如金鋼鑽的豬牙露出長達晦米。..

一口下去准咬斷人脖子。兩凶物融合在一起的優良品種,極少見,如果有幸見到的話單身的你就等著被它咬噬成碎片作下酒菜!

范網可也是一個,「狠辣。級人物,雖說未及防備之下赤手空拳與這狼豬像熱戀情人一般緊緊地貼擁在了一起。

身上布衣瞬間就被這狼豬咬抓撕而裂。胸前也是頓蔡咋現幾條深深血槽,猶如在胸前披了一紅亂橫線劃的肚兜。

但范網這一個小大老爺們也不甘心連女人的山洞子都未探鑽過,就那般子英勇就義於狼豬的淫蹄浪威下。

於是「喳。地猛吼一聲,雙手像一隻大號老虎鉗一般狠狠地箍住了狼豬的粗糙脖子,身子乾脆緊貼狼豬肚皮,幾乎與那狼豬融為了一體。

該一向蠻橫慣了的狼豬王也絕沒想到會遇上范網這一號狠人,四隻鋼爪子樣長豬蹄子一直在范網的背上抓撕著。

范網可不敢鬆手,如果一鬆手狼豬的嘴就會致命地咬斷自己的脖子。

可不鬆手,手就無法解放出來砸擊狼豬,如果任由狼豬在自己背上抓扯,估計用不了多久自己的背也會成一血淋淋的爛肉片。於是乾脆,也狠地張嘴猛地咬向了狼豬的下胯脖子處。

不過!

狼豬的下腥脖子處雖說是它身上較脆弱的地方。但也是皮糙肉厚如薄鐵皮。

范網的牙齒又不是鋼牙?咋能咬破它的硬韌實粗糙厚皮?不過范網也只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戰這條路子了。

所以它是拼了命,紅了眼,著狠,一次不行再來第二次,直咬了個昏天暗地,日月無光,眼冒金星終於咬破了狼豬的喉管外皮,一股腥臭的狼豬騷血味嗆得范網差點當場就「隔屁。了。

但他忍著背上的劇痛死不鬆口,嘴裡如一根強力吸管在拚命吸著那臭烘烘的騷血,也不知吸了多久,范網也麻木了,連背上的劇痛都感覺不到了。

狼豬最後居然因為失血過多「掛了」而范網也是奄奄一息,肚裡腥騷豬血灌了足有一水桶。

迷迷糊糊中看見趕來救他的已經淚下如雨的姐姐菜西施范春香時還睜開眼笑了笑說道:

「今天這頭狼豬就不用扛到林泉鎮上去賣了,全寨子人來一個豬肉炖粉條,那味兒肯定香。..」

石坪寨人可都說范網這娃仗義、大方。這一頭狼豬扛上魚陽縣酒樓的話至少也得賣個上千塊,這狗娃拼了性命換來的卻便宜了全塞子人開了一頓洋暈。

當然粉條是沒有石坪塞人最後炖的是地瓜扣,噢!現在叫啥「金絲扣。的就是它了。

淡黃燦燦的亮晶晶的,味道還特別的鮮美,有機會大夥可以到魚陽縣來嘗嘗。

一今年僅才口歲的瘦少年咬死了二百多斤重的兇殘紅頭狼豬,就是長得牛高馬大的成年人都不敢想此犯騷子事。

這事兒也的確驚人,從此後「妖棍。的美名就這樣冠在了范網的頭上。范網聽了不但不生氣,反而略顯得瑟「呵呵。憨憨笑著戲侃道:

「妖棍總算是比凡人厲害,老子不高興了興許還吞人啃人成妖精呢!」

所以這次馬蓋天村長被捉個正中時條件反射般地摸了摸自己那厚敦敦粗脖子,如果真不給范網面子的話先得想想自己的脖子,是否能比那狼豬的粗糙鐵皮脖子還要厚實。

最終范網這牲口免費看了一場活色生鮮的極度黃色肉搏大戰後,拿著村長的擔保書屁顛屁顛的跑到信用社,終於貸了幾千塊錢入學有望了。

每當看見信用社時范網都會想起二貴子媳婦兒翠蓮那肥得如豬,大如石磨的沙樣軟乎乎屁股,其中間還夾有一根細長的火色皺巴巴辣腸正在進進出出的推磨。

因為當時馬村長進入的方式較前衛,估計也是從片中叫啥麻木鈴子的僂國騷妞處學來的雞姦式。

但范網可以指天誓證明,那絕對不是玩後庭花,因為馬村長還沒修練到那種崇高的性燒友境界。前面的山洞雖說松垮垮的,但總算是正宗的,圖個乾淨省力。

「看來那個妖棍范網其人挺逗的。」齊天呵呵扣得直樂呵。

「當然,太有鬼才了。」盧偉也是直點頭佩服不已。

「那是!」葉凡哼道。

當時范網望著那根從翠蓮身體內抽出的細長話兒時隨即開口譏諷著馬村長,說道:「不咋的!牛高馬大的一爺們還不如老子這瘦猴子的妖棍子粗擴呢!」

氣得馬村長當時就有一種叫范網當場拔出**一較長短、粗細的強烈衝動。

不過!最終想了想,就怕范網這個妖棍如果一時收手不及,見到翠蓮的肥嫩屁股此牲口突然春起來,想玩一玩那騷洞子那自己不就只有乾瞪眼的份頭啦,虧大了,不合算!最終差集鬱悶而亡。..

其實當時范網一點那種打秋風。抽冷子鑽山洞的風流想法都沒有,雖說褲襠下已經是帳蓬高支。

但要他這童子雞的那根連山洞都未打鑽過的辣腸,直接扎進翠蓮那破石磨坊中間玩個嫩羊推磨,他可也是不甘心的。

要推磨至少也得把自己的第一次粉子撒在高中情人的磨坊里才對得起自己,所以是馬蓋天村長是想歪了。有些多心了。

對於翠蓮的那個爛騷洞,范網是不屑為之的,人家是大專生嘛,在石坪塞算是一飽學之士了,跟古代的秀才差不多了。

「大哥,其它都沒什麼,就是你說的那個春香酒樓的女老闆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