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一十七章某豬日以身相許行不行

第二百一十七章某豬日以身相許行不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特別感謝下同鄉不蒜蝸猛,,的月票支:杜川次來臨之際賀所有訂閱狗子《官術》的朋友都能摘到天上的月亮,能到廣寒宮會會仙子當然更美。..不過狗子希望各位大大加強「訂閱」同時也給以「月票。支持,隨便能砸一下推薦票就更完美了,因為你們都是燦貴賓,有連續投票的權利。呵呵,」

「賀書記,你認為我的那個以林泉鎮為中心的「交通大通脈藍圖。想法怎麼樣?我想聽聽你的真實建議,進一步完善它。當然,也希望你得到你的支持,在以後咱們鎮的黨委會上能讓它得以順利通過。

這個計如果能實現,對於林泉人民以及將要合并過來的廟坑人民來說都是展的一個重要契機。

以林泉鎮為中心,西北通過景陽林場那條路貫通龜湖鎮,東北斜角向上穿過廟坑接通角林鎮,東面往縣城方向在經過南溪鎮,西南方向順延至斜岩鎮,南東面下去到武溪鎮。

這樣一來,形成一個。五鎮合抱林泉鎮的一個經濟活動區。咱們林泉處於這個特殊區域的中心地帶,前途無量

「嗯!你講的這個以林泉為中心的交通大通脈藍圖,如果真能實現對於咱們林泉鎮以至於整個魚陽縣來說都是有莫大的好處。

葉書記,聽說你在學校好像是學經濟管理的吧,怎麼看上去好像是搞交通專業畢業的,這事兒我會支持你的。

不過,我覺得這個;事你最好去縣裡跟張縣長和李書記都談談,取得他們同意和支持,也許你這個計劃就有實現的可能性。不過要實現這個計劃對咱們魚陽這個窮縣來說太難了。主要是沒錢。

交通建路可是需要大筆的資金。動輒都是上千萬的向路上用錢。如果要縣裡出錢估計這個計劃就得擱淺了。所以這事兒就看你能弄到多少錢了,唉,能讓林泉人民過得好一些,是如此的難啊」。

賀雅貞也是佩服不已,講究後想到現狀又嘆了口氣。

「這事我準備明早就去縣上向李書記和張縣長彙報一下,這邊我已經跟秦書記淺談了一下,他也是點頭支持。不過,唉!只能是精神上支持,要錢就沒有了。唉」苦

葉凡一想到這麼大的一筆資金也是頭痛得很,目前自己就搞了勁萬。其它答應的錢還沒到位。

沒到位的錢都存在著變數,這個誰也不敢保證。這些錢沒到位這個大通脈計根本就不敢動工,一動就要錢。如果搞了個半落子工程不是更慘,不如不搞。

轉眼掃了在彩燈映照下肌膚吹彈得破的賀雅貞」里也有些微動。伸出手邀請道:「賀書記,咱們跳一曲怎麼樣?」

「行!」賀雅貞剛才弄到了們萬,總算解了燃眉之急,心裡也是非常的高興,隨著葉凡進到了舞池裡,在纏綿的音樂中開始隨步滑行。..

兩人都是中規中矩的,葉凡知道賀雅貞這人非常的高潔,不是庸脂俗粉所能比擬的。

也不是一些土疙瘩之流可以隨便輕漫的,所以雖說心裡有點意動但也不利於動作過於粗莽。

不過隨著舞池中燈光越來越暗淡。葉凡知道重頭戲估計要到了。

果然,若大的一個舞池就僅剩下一盞可憐的燈在著昏微的光了。

也許那些色狼豬哥們一晚上盡在盼望著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到來,燈一暗下豬哥們終於出手了,不安份了起來。

當然,願意吃虧的姑娘也大多兩人本來就是戀人關係,這時在舞步中情迷於其中早就忘了一切。

男友想揩油就讓他揩油吧!反正摸著自己也挺刺激的,特別是在這種環境中更是令人心魂震蕩。

葉凡的鷹眼一施展開,模模糊糊的就看見已經有人動手了。盧偉和齊天畢竟是多情種子,性情洒脫不羈。

也不知他倆在什麼時候早就勾上了兩個不錯的姑娘摟在一起正跳著最拉風,也是咕年那個時候最誘人的「貼面舞。

不過這哥倆還算老實,那兩隻咸豬蹄子也僅僅是在人家姑娘的胸脯上騷擾了一番,其它並沒多少大的動作。畢竟倆位並不是真正的色狼或採花大盜,只是屬於較輕狂的那種級別的。

網開始時這舞曲是慢四,中間沒有停歇燈一暗直接過渡到了貼面。

當然,其中也有一部分舞伴退出了在一旁觀望,這些一般來說都是臨時頭搭夥的,不是情侶或姘頭關係。

葉凡本來也怕賀雅貞尷尬因為貼面舞一般來說都是情侶或非常親密,像姘頭級別男女的最愛。

不過奇怪的是如此高潔的賀雅貞這時候好像沉浸到了一種莫名的境界中,並沒提出退出舞池或者拒絕的輕微舉動。

人家一個大姑娘都能放得開了葉凡一個大老爺們當然也不會傻到去拒絕這種美事兒,不過葉凡表現得還是非常老實。

就是跳貼面舞時整個身體也控制的非常的美妙,兩人身體之間有拉開一點點距離。雖說兩人鼻息都能聞到,從賀雅貞身上溢出一縷縷淡淡的馨香,葉凡聞之有股子陶醉感覺。

跳了分把鍾見賀雅貞還是沒反應,葉凡的動作也漸漸的大了起來。..當然是帶著試探性的。

在不知不覺中手勢輕輕的緊了起來。兩人的身體也越來越湊近,到最後竟莫名其妙的就湊在了一起。

此剪的賀雅貞猶如一個受了極大委屈的小姑娘,全身無力的隨在葉凡身上,完全像一個。附庸品,也許是下午被人圍攻得久了心裡太累的想找個臨時依靠的緣故。

不過葉凡只是抱緊了一些,不敢有其它動作。比如故意把手撫在她的臀部這些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