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二十章鎮黨委會上的火藥味

第二百二十章鎮黨委會上的火藥味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感涯浪午引大大的打賞,謝續招呼承猜,妹位大大,有存貨的可以砸了,別霉了就可惜了,呵聽,

「大哥,你那「分筋錯骨手。..能不能傳給弟,小弟現在已經是市局刑警隊的隊長了。以後破案子這手法能用的話不是更有效果嗎?嘿嘿」

盧偉乾笑著,葉凡抬頭掃了這哥倆一眼。現樣子都差不多。一臉的貪相畢露。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有種招來了兩匹狼的感覺。

「呵呵!這手法咱也沒有,聽別人說的。大哥沒必要騙你們,不過即便是有你們也使不了。」葉凡淡淡一笑說道。

「為啥使不了?」齊天可是急了。

「當時那老前輩說,要使出此等高等國術絕技至少也要有著七段身手。

所以嘛!等咱們都達到七段之時我再去求那老頭子教怎麼樣?不過聽說那手法施展開來也是很費內勁的。

不可能像喝稀飯一般容易。你小子還真想得美。用來破案折磨兇犯。偶爾用次把還行,想經常使用估計沒那能耐和精力。」

葉凡直搖頭嘆息不已,其實此術葉凡現在已經可以施展了,就是苦於沒那「分筋錯骨手法。

前次師傅費老頭偶爾談到過在華山有個隱士好像會此等手法。不過人家絕對不會輕易傳出來的。

而且還需要七段身手,當時葉凡一聽心底里扒涼透了。當時的葉凡可僅有三段頂階身手。

國術七段,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場夢。這輩子能否達到都是個未知數。

師傅費老頭都七八十歲的人了才達四段頂峰,所以也就沒有再問此等事,問了白問也沒屁用,反而折磨人。

誰會想到自己最近連踩中狗屎。內勁居然狂飆到了七段的開源之境。雖說還不怎麼穩定,但也是個准七段的低等大武師了。

「唉」齊天和盧偉此刻的表情跟葉凡當時差不多,極端的失落樣子,整個人好像被人抽了筋似的提不勁頭了,看得牛凡直想笑。

「你倆小子,知足吧,年紀輕輕的就是三段四段高手了。還想怎麼樣?」葉凡罵道。

「還沒突破呢?」齊天咕嚕道。

「好了,過段時間,等我傷全好了就求那隱士高人給你們配藥,不過此事一定要保密,大意不得。」葉凡叮囑道。

「是!老大交待,哪敢不從。..」倆人齊聲喊道,還行了個標準的軍禮。9u免費提供

不過葉凡網從派出所出來就被廟坑鄉的工作人員給圍了,全是來向葉副書記彙報工作的。

一頓忙碌下來連屁股都坐麻了。甚至有幾個姑娘和婦女表現得非常的令人震蕩,那股子媚眼膘得葉凡是雞皮疙瘩唰啦啦的掉落了一地都是。大有一股子以身相許不同意就要強幹葉凡同志的味道。

後來借上廁所的機會實施了尿遁術才躲了過去,連夜叫齊天開車跑回了天水壩子去才消停了點。

才到天水壩子又被李宣石請去喝酒了。

「宣石,我想叫橫山去參軍。直接進獵豹,你看怎麼樣?老這麼混著也不好,有些可惜了。」葉凡問道。

「中!這是橫山的福份。聽說獵豹可是很棒的,橫山能行嗎?他可是只念到高一就沒讀了,不知文化程度夠不夠?」

李宣石倒是很樂意,李家如果能出一個軍官的話也不錯的。所以趕緊把李橫山和李炎亭都請了過來親自問問。

李橫山一聽說參軍那臉立即苦瓜著了。嘴裡咕嚕道:「參軍有啥好,每天要出操刮練,日子太苦了。我這樣子多自由,管理一下碎石場,打理打理沙石場多好。」

「你個臭小子,美得你。你才多大,整天那腦袋瓜中想的都是一些花花腸子。就這麼定了。葉副書記,我同意了。」

李炎亭一拍桌子給拍板了下來。李橫山嘟嚕了幾下沒敢出聲來,懶洋洋的就是提不起勁頭,拿眼一直朝著李宣石使著眼神,想叫他求情來著。

比。,石比

「橫山,葉書記也是為你好。想想,以後李家出個少校多麼的拉風。咱們李家的祖墳也該冒煙了不是。哈哈,」李宣石也是在助威著,根本就不理李橫山的苦瓜相。

「那好吧!葉哥,如果去西藏那雪山地方俺可是不去的,聽說幾年都見不到一顆樹。三年後下山的戰士一見到樹直哭,太苦了,這日子咋過?」李橫山麻著膽子提條件了。

「這是什麼話,當兵就不能怕苦。長叫你去啥地方就要去,不要說了,這事我也代你定了。你聽不聽我的話。不聽的話以後這聲葉哥也不必再叫了。治不了你的小子。要是你掰手腕能掰過我,就可以不用去了。」葉凡一臉嚴肅,板起了臉孔子。

「掰個啥,咱哥還不行呢!我去就走了,葉哥,千萬別生氣啊!」李橫山對葉凡還真有點怵。..

那天晚上的飛刀為了救他可是從他頭上飛過的,此絕技可是令他永生難忘,太可怕了。

一刀斃命決不含糊,說起來葉凡還是他的救命恩人,沒有葉凡的話那天晚上李橫山早就掛了,還有啥可講的。

「哈哈哈,這才像話嘛!知道嗎?你這次走進獵豹,在水州的藍月灣基地。那裡面可是威風得很,我已經給長說過了,你一進去就先提個上尉連長,試刮結束後就正式上任。

鐵團長已經答應了,給你先帶一個連試試。

別給葉哥丟臉,要顯出咱們天水壩子人的硬漢風格來。

有啥苦吃不消的,咱看好你。說不準混個幾年就是少校了。想想。到那個時候戴著軍帽子開輛綠瓦瓦的軍車回來還不羨慕死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