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二十六章敢打大哥的女人

第二百二十六章敢打大哥的女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求下月票。..今天忙。兩更萬字,早七晚七,希望夫漆。支持狗子碼字」

「哼!這天下還是黨的天下。不用怕!我會保密的,如果黃廠長一伙人找你麻煩就打我電話。」

,石

葉凡儘力給陳二牛鼓氣,說道,「如果你以後還有現什麼新的證據。咱們就約在這鐘旭聖君宮裡好了,經常來這裡你怕不怕?」

「怕啥!真有鬼了這個世上壞人還能長活嗎?那不早被冤鬼附體抽魂了透毛」

陳二牛倒有一番歪理,聽了後感覺還真有道理。如果真的有鬼魂。比如某某被害了他肯定會找害死他的人,,

兩人一番談話下來已經到6點左右了,天麻麻亮了。陳二牛先走了。估計還是有些擔心有人看見,葉凡倒是對這鬼嬰灘很是好奇。不過今晚好像沒聽到什麼「鬼嬰。在叫。

回到車裡抱著范春香睡了一眸子。一直等到7點左右天大亮了才下

車。

乾脆爬到路旁的那座小山上。山上種了許多樹木。站在高處往谷里一瞧,頓時驚喜若狂。

「天然!天然的好地方啊!」葉凡喃喃著差點手舞足蹈了。

因為他現這鬼嬰灘根本上就是一個荒地,級的大。一眼根本就望著不見裡頭到底有多長,在灘的中間有一條寬大約凹米的小溪把整個鬼嬰灘分為了兩半。

每一半差不多有幾百米寬的地盤,葉凡急下了山。叫范春香先回去了,這裡反正離鎮里也不遠,開車送她到附近有人家的地方葉凡又返了回來。

興緻勃勃的源著小路一直往裡走去,還真是大,一個峽長的狹谷。

源著那小溪兩邊天然生成的兩塊地盤,都是荒草地。足足走了4千米的荒灘地才漸漸的變窄了起來。

並且兩邊的止。緊靠荒灘這頭開始之初並不十分的高,也就二三十米。越往遠處越高,全是由裸露在外邊的麻青色岩石組成的,土層非常的薄,長著一叢叢低矮的草和樹木。

這簡直就是今天然的廠區,葉凡為何這般狂喜?

因為他想到了如果能把魚陽紙廠搬到這裡來簡直就是天意,而且這裡源溪兩岸都可以建廠子。

建上幾十個廠子都不成問題。如果能在林泉搞個小型的開區之類的東東就更完美了。

當然也稱不上是開區,只能說是集中辦廠就走了。

再加上這裡是荒灘,全屬於無主之物,國家的東西,估計是連地皮錢都省了下來。

不過葉凡想了想覺得肯定不會這般容易的,因為這裡既然叫「鬼嬰灘」說明林泉人都怕這個地方。

有時迷信的東東比什麼科學的威力都來得大,關鍵的問題是廠子要搬到這裡,紙廠的工人肯不肯。如果大家都怕鬼,都反對的話那還搞什麼。

這才是最大的阻力,不然這麼好的地方早就被林泉人開來種上樹木茶葉了,哪兒還會留著讓葉凡來撿漏。..

這倒是個大問削

農會人都很是信迷信,大家不肯搬的話惹毛了工人鬧起事來可就麻煩了。9unet

群眾的力量可是最大的,葉凡可是深有體會的。前次自己被縣公安局的那個。到霉的古副局長抓去時,李宣石就組織了上千人到縣府靜坐示威,嚇得李洪陽書記和張曹中縣長那汗都出了一籮筐,當官的最怕這個了。

葉凡獃獃的坐峽谷口想了整整二個小時,給齊天打了個電話,叫他通知范鵬給他那電視台的表哥周軍義再講一下,麻煩他再次來拍攝一下魚陽紙廠和這個鬼嬰灘。

葉凡的想法就是乘這次搞「林泉大通脈藍圖。的機會幹脆把魚陽紙廠。以及關於這個鬼嬰灘變小型廠區的事給辦了。

齊天聽了也是十分的好奇,隨口一句道:「那還不容易,大哥,我看你是糊塗了。

既然有鬼嬰在叫咱們把鬼嬰抓出來不就成了,哈哈哈。要消除工人的疑慮就得對症下藥,如果查出鬼嬰叫的秘密來不就真相大白誰還怕那個。」

「對!對!是我糊塗了。你小子,腦瓜子靈啊。那今晚下來一起抓鬼怎麼樣?老子到真想抓幾隻鬼給紙廠的人瞧瞧。」葉凡哈哈嚎笑

已。

「是長!鐵團長命令我今天送葯過來。這下子正好了,連假都不用請了。」

齊天正經完後轉眼嘻嘻笑道:「大哥,你真是牛氣,居然敢從鐵團長身上榨油。」

「我可是作苦力的,幫你們這幫子好兄弟跑路,唉!求人不好求啊」。葉凡嘆了口氣放下了電話。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看來我是局中人,這種辦法還要外人來解套啊!」葉凡嘆道。

回到政府自己住的房間,葉凡關上門上開始拆紙包了。

現裡面除了有一疊厚厚的票以外還有一本筆記本,票裡面有三成東西是正宗的票,近七成是複印件。

從票的種類看那是五花八門。什麼報銷手段都有,看得葉凡是膛目結舌。

心道:「受教了,真是大開眼界啊!黃海平這廠長的腦瓜子還是真靈啊」。

票跟筆記本一對照,終於雙譏;其中端如到縣城去澡堂年、按摩店,廊甲獅甘請心換成了在魚陽賓館開的正式票相抵的。這種偷梁換柱的手法是最正常的了,是目前華夏官場最盛行的手段之一。

不過像這種票查賬的人認真些一定會現問題的,比如今年的6月日國際兒童節黃海平代表魚陽紙廠去城關向幾所小學捐筆盒玩具等等。

在魚陽賓館一晚上的住宿費高達四多,怎麼可能會生這種荒唐事。

魚陽縣賓館裡最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