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二十七章葉副VS小媚娘

第二百二十七章葉副VS小媚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深後從車裡居然還鑽出來一個更為清純的大美女,葉幾都出必意動的玉夢柄雪。..葉凡當然是看得雙眼直蒙了,剩下乾澀的吞了一口口水的份頭了。

今天的玉夢柄雪上身穿著鑲花邊的藍底白花色緣家姑娘經常穿的那種像旗袍子的衣服,下身配上一條小喇叭藍色牛仔褲,緊蹦蹦的,臀部凸顯特別的誘人,好像兩座型圓球山在招搖著。

聽說她是西雙版納的俸家姑娘。所以身上也縈繞著一股子俸家人的特殊氣質。

比。,萬

這種另類的美使得她人顯得特別的清奇,純美。葉凡眼前一晃而過葉若夢的昔日倩影,心裡微微的一紮痛趕緊轉過臉去。

「怎麼?我們的大書記,不歡迎我和柚雪是不是?」楚雲衣可是不放過他,促狹樣子,翹嘴兒笑了笑,「我們飯量都很不用擔心我們會吃窮了你這大書記的。咯叭

「哪裡!眼睛進沙子了,我想揉一下。」葉凡趕緊扯謊。

「哼!你一見到柚雪從車裡走出來就轉頭,柚雪,人家不歡迎你呢!惹人厭啊!」安雲衣緊追不捨。

「不會的,葉書記是很大方的。人家幾千塊的高級包包都送給你了還說人家,你真貪啊雲衣。」

玉夢柚雪淺淺的一笑,一對酒窩彷彿在向葉凡招手一般。令得某豬哥心裡更是一動,葉若夢也是這般笑的,真是善解人意型號的。

「我」我真的是眼裡進沙子了。呵呵。」葉凡再次苦笑想矇混

「真進沙子了,那好,柄雪,你幫葉哥吹幾下,把沙子給吹出來就走了。」楚雲衣咯咯笑著把臉兒開始泛紅的玉夢柚雪推到了葉凡跟前要使壞。

「沒錯!大哥,讓柚雪姑娘給你吹吹。這沙子塞眼中砸巴嘔巴的很難受的。」齊天的盧偉一起來事兒了,這兩小子,配合著楚雲衣使壞了。

「那,那葉哥,我給你吹吹玉夢柚雪見幾個人都這樣子說了也沒辦法再推辭了。再不表態的話不知這幾個人會鬧出什麼更逑人的花招來。

不過一朵小紅雲悄悄的爬上了她那好看的臉頰,粉嫩嫩特別誘人,她走近了葉凡跟前伸出手來就想給葉凡張張眼睛。

「我」我自己來葉凡心裡一緊趕緊伸手說道。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

「大哥,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怕什麼,柚雪姑娘在水州音樂學院可是排在校花榜第二的大美女。

咱們都沒那種福氣。唉!可惜眼睛裡沒進沙子。要不進了該多好。這個時候雲衣網好在一旁也好叫她給吹吹盧偉像唐老鴨叫春一般嘎嘎乾笑不已。

「我吹!我吹!吹不死你小樣子。」楚雲衣突然威了,腿兒一跺追打著盧偉,兩人鬧了起來。

「那」那就吹吹葉凡不好意思地張開了眼。

玉夢柄雪吐氣如蘭,一張開小嘴兒。那股子特殊的淡淡芳香噴出就飄進了某豬哥鼻子里,渾身沒來由的一盪,心裡開始有點齷齪想法了。

「媽的!禽獸不如!」葉凡狠狠地在心底里鄙視了自己一番說道:「好了,出來了。..9u免費提供」

「不會這麼快吧,柄雪,看你嘴都沒動。如果是小截的頭絲或者什麼的會粘在眼膜上的。吹是吹不出來的,我以前幫我妹妹就是用舌頭舔出來的,咯咯咯,你試試,包靈的」。楚雲又想出了個更損人的壞招了。

「是呀是呀!我也弈說過,這法子好像挺靈的市電視台的攝影師周軍義一本正經說道。

「那就試試。說不定還真靈念呢。」

葉凡心裡一動,如果讓玉、夢柄雪這個小美女那妖嬈的香舌舔舔眼睛肯定特別的動人心魂。

心裡也就再一動,想逗逗玉夢納雪,見玉夢柄雪站那兒沒動靜,臉上更是透出了紅染,人賽桃花紅,於是催道:「怎麼?不願意?」

聽他這麼一催,玉夢柚雪可是站不住了。一旁的齊天和盧偉早就在暗中豎起了大拇指,心裡嘆道:「畢竟是大哥級人物,這種香艷狗血事也會砸他頭上,好像還是問人家清純妹妹討要的,牛!」

「我,我」玉夢柄雪小嘴唇兒動著動著就是張不開嘴,這種事也太曖昧了,何況是當作這麼多人面,心道:「紫衣的哥哥怎麼這麼色?不會是色狼吧!」

「哈哈哈」逗你玩的。我怎麼敢勞煩咱們的大美女柚雪姑娘。」葉凡一笑,帶大家開始工作了。

「唉!功潰一潰啊!可惜!」旁邊兩匹狼就差撫腕嘆息了。

下午拍了紙廠和整個林泉鎮。這次是以廠區為主,重點拍的是鬼嬰灘那一帶的環境,為葉凡的大通脈藍圖打基礎的。

晚上又到了藍月亮歌廳。在包間里這次大家都很規矩,絕沒人再動手動腳的,因為這次的姑娘不一樣。不是能亂動手腳的主兒,正喝得有些醉熏熏時外面傳來玉夢柄雪的憤怒聲音。

「啪!」地一聲好像什麼人被打了。

齊天和葉凡網好在門口,那包間門也沒關死,還留有一條縫透透氣。

順勢打開門一著,現正有兩

劇尋醉熏熏男子拽著玉夢納雪要往?號包間去。「你們想幹什麼?」玉夢柚雪捂著臉喝叱道。

「嘿嘿,姑娘,我們孫局長請你去喝一杯,唱幾歌。」一個身著黑色茄克的年青男子嘻笑著說道。

齊天和葉凡一個健步沖了出去。

「葉哥,這兩個流氓打人。」玉夢柄雪喊著,眼眶中已經閃有晶瑩的淚花兒。

「啪啪!」

兩聲巨響,那兩個,拉人的年青男子已經隨著聲音,像兩隻死狗樣摔在了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