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二十八章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第二百二十八章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咫慢著妹妹!猛聽背後肖蔗石聲大喊,肖彩雲就被日沉」死死的給抱住了。..

手上的啤酒瓶也被肖虎石奪了下來。肖虎石可是眼尖得很。掃了一眼,頓時身子骨一顫。心裡一寒暗想道:「真他娘的衰氣!又遇上這個剋星!老子還怎麼活?還要不要老子活,這大把頭屁得當

比。,石比

「哥」你幹嘛!讓我砸死他。」育彩雲手腳亂踢著不肯罷休,樣子有些滑稽可笑,不過她這亂踢亂動的終於惹毛了肖虎石。

「啪,地一聲清脆的耳刮聲響起。開口破罵道:「蠢貨,快給葉歉!媽的,飯都吃到狗肚子了。」

肖虎石聳著隨手先給自己倒滿一杯酒舉起說道:「葉書記,我代妹向你賠不走了。我先自罰一杯。」

說完一飲而盡,肖虎石的作派可是令得整個包廂里人全看傻了,特別是肖彩雲和那個孫副局長。

「小妹,還不敬酒。」見肖彩雲還在一旁捂著臉蒙,育虎石一聲冷哼硬是把一杯酒給塞妹妹手中逼著他向葉凡敬酒。

肖虎石這人畢竟是林泉的大把頭,起狠來砍人也照樣子敢下刀子。

在家裡也是凶慣了,他妹妹還真有些怕他。嚇礙手一羅嗦抖瑟著拿起酒杯楚楚可憐的說道:

「葉」葉書記,彩雲不懂事,衝撞了您,我」自罰一杯。」肖彩雲說著這話委屈得想直接撞牆。可是哥哥肖虎石在一旁虎視曉眈的逼著。沒辦法。

「哼!一個鎮黨委副書記牛氣個屁這時斜靠在牆上的孫滿軍站了起來不屑的冷笑。

「呵呵!咱可沒說自己牛,倒是你這個審計局的副局長牛逼衝天啊!」

葉凡淡淡一笑舉起酒杯跟肖彩雲碰了一杯道:「我這人從來不去欺負人,從來就是自衛還手。

肖大老桓,剛才你不問青紅皂白衝進來就是一頓子質問,後來又撒潑抓起啤酒就要灑,這可不是一個好老闆應該做的事。

作為一個歌廳老闆,咱們來這裡消費都算是你的客人。按理說你也應該一視同仁。

可你到好,見人家是審記局的大局長,很明顯的偏了方向。這事看在你哥面上也就算了,一個姑娘,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是不是」

葉凡網說到這裡肖長河帶著幾個民警跟著繆勇鎮長沖了起來。

「嗯!葉副書記,你怎麼也在?」緣勇有些驚訝地望著葉凡。一看這陣仗心裡就明白了,估計就是孫滿軍這騷包惹的破事兒。

孫滿軍這人繆焉也有耳聞。傳說特別的好色,又不注意形象。一見到漂亮姑娘就湊了上去,聽說在縣城曾經鬧出個幾次花邊傳奇。

因為葉凡這一號包間內有好幾個長得很艦的姑娘,特別是那個上身穿著有點像是俸家族人民族服裝的姑娘,更是生得清純可人,秀如天上七仙女下凡塵。

就連球勇的心都狠狠地抽*動了一下。..再斜了身旁的女朋友孔淑菲一眼。感覺長得真是太普通了。

其實孔淑菲很冤的,她長得也不錯,只是不如玉夢納雪罷了。緣勇跟她接觸太久了所以有些審美疲勞。才會感覺差別如此之大。

心道:「娘的!這姓葉的小子就是盡走狗屎運,這麼清純的妹妹都能勾上。咱還是墨香市的公子爺,怎麼就這般的衰氣。得讓這小子丟丟臉才行,解解氣,不然難解心頭之恨」

繆勇還沒想出讓葉凡丟臉的勾當來後面的孫滿軍早就不奈煩了,湊上來大喊道:「肖所長,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你們鎮的葉副書記無故打傷我們,我希望肖所長能秉公處理。嚴懲兇手。」

「這」這」肖長河副所長真是腸子都快悔青了,心道:「他嗎的,人走背運時喝口涼水都滲牙。

老子幹嘛好好的下班了還耍賴在所里打什麼五十。錢沒贏到幾塊這騷味倒是惹得一身都是。

早知道回家抱著女朋友推幾下肉磨多爽事。這下子可好,就這群大佬。他嗎的老子這一個小毛副所長也誰也得罪不起。一個是審記局副局長,父親還是握有權柄的副縣長孫榮春。

另一個更厲害,是咱的頂頭上司,在這撤鄉並鎮的關鍵時刻誰敢去得罪這鎮里分管人事的葉副書記。咱林泉鎮的第三號大腕啊!得罪了明天他不還不給咱小鞋穿。

最近聽說原廟坑那邊的派出所還要留下幾個民警駐點。如果惹毛了姓葉的子他會有好果子給我吃。

估計都會被他給整到原廟坑鄉那個鳥都不願意去拉屎的地方駐點去了。

帶著五卉個歪瓜裂棗的小民警,整天跟幾個窮旮旯鄉民雞婆打小交道。那還不鬱悶死啊,,

想到這裡面的彎彎道道,肖長河直想抽自己一個大耳刮子,臉上表情比哭還難看,可憐巴巴的看向了繆鎮長,這下子估計只有他能救自己了。

而後面幾個民警早就嚇得一羅嗦。悄悄的溜到了門外。不過一下子也不敢走,一個個都在心裡著直罵道:「媽的!神仙打架咱們這些凡人還活個球球?」

緊把在堵在門口正圍觀的人倉驅趕出了歌廳,而賞虎見切嗆的十幾個小弟一見到葉凡這個傳說中。能用一雙竹筷子就把林泉的第四霸頭肖大川,那練了幾年的鐵拳頭手骨給敲裂開的殺神。全都如病怏鬼一樣蔫了下去,趕緊也是悄悄的溜到了大廳中呆著。

「王剩,他嗎的好險,剛才差點就惹毛了那個殺神。」一個光頭小混混心有餘悸。趕緊掏出煙來猛抽了幾口壓壓驚。

「嗯,今天要不是肖哥在場就咱們衝過去的話估計跟先前審計局那一夥蛋蛋差不多了,全得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