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三十二章帶著美女去捉鬼

第二百三十二章帶著美女去捉鬼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更到,喊了半天喊出了「蹦互哥,兄弟投了兩張月稽「出不蹦哥神勇,狗子謝了」

轉過身對楚雲衣解釋道:「雲衣,大哥肯安不是痛惜錢的。..你想想,那天在水州,大哥幾萬塊的衣服說送你們就送了。

如果一千多塊的藥丸都捨不得送怎麼會送你們幾個女孩子幾萬塊錢的衣服。

就是那什麼高檔包一個都在二千來塊的。你錯怪大哥了,快給大哥賠個不是,幸許大哥一高興以後有空了就給你配製一顆。」

聽盧偉這麼一說,兩個女孩子也覺得有理,臉蛋一下子就紅了。這時才想起自己是多麼的猛浪。

即便是葉凡不送藥丸給她們也正常,你們跟他又沒啥關係,憑什麼要送你倆如此貴重的藥丸。

「唉!不是我小氣,這藥丸的確難配。就那一顆後宮玉顏丸我整整用了一個同時間才弄出來。

而且此藥丸不是說隨便塗到你臉上就行了。要施術蘊潤才行,不然塗了也是白塗。

這個講了你們也不明白的,估計就盧偉和齊天兩個人會懂一些。不過他們倆的能力還不夠,還沒到那種層次,所以就是他們想給你塗也沒用。」

葉兒講話講得非常的隱晦,其他人聽得是一頭的霧水,不過盧偉和齊天轉眼就明白了。

估計那藥丸得施展內勁溢氣才能化開藥性,普通的塗抹沒用。

「唉!大哥講得斑芳,就是我們也辦不到。塗那藥丸肯定很費力的。」齊天也摸稜兩可的解釋道。

不過兩個女孩子瞅了瞅玉夢柄雪,那好像變得更嫩白了的臉蛋兒,心裡那股子酸味直衝鼻息。

失望得在眼眶中打轉的淚花花終於不爭氣的悄悄的流了出來。盧偉一看可就心疼了。

惠了一會兒鼓起氣說道:「大哥,那「…那,就。..」

最後還是沒憋出尿來,盧偉打心眼裡非常佩服,甚至崇拜這個大哥。9u免費提供

他有些怕此事惹毛了大哥就麻煩了,不過見自己有點心動的女孩子楚雲衣那失望得默默落淚的樣子又是心疼不已。

只有齊天在一旁暗暗得意。冷哼道:「哼!還是咱這單身好暫時情寄無處。想玩就找幾個姑娘玩玩,心無牽掛,逢場作戲,多滋潤。

唉!看樣子盧二哥是有點往那網裡墮了。凄慘的未來在等著二哥啊。聽說一結婚就成啥墳墓了。

當初錢鍾書的《圍城》不是這樣子嗎?也有人說過:婚姻就像圍城,外面的人想進去,裡面的人想出來。

咱暫時還是不進去,站城外觀望,哈哈哈,觀望著」

這小子就是這樣子在一旁不良的想著,甚至有點興哉樂禍了。

「好了!煩人不煩人。我有空了給你們搞就走了,不過得有空了再說。一時半分會兒是沒辦法了。」

葉凡揮了揮手,轉眼間看見盧偉那個熊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心道:「這小子,有了女朋友連大哥都想整,不行!得敲詐一點東西才行。他家那太歲果不是含陰性的嗎?跟我的太歲靈液剛好相配,就再敲兩滴算啦…」

「偉仔,這葯有點麻煩,還需要你那果子里取兩滴液體出來一起配製才能出效果。不要太多。就黃豆大兩滴就夠了。」葉凡嘴裡一本正經的說道。

「還要兩滴?」盧偉一下子可是苦瓜著臉差點蹦了起來,嘴裡嘟囔道:「前次取了三滴老頭子差點罵人了,還取就怕不肯了。」

「我剛才不是跟你說過,這葯難配,難就難在這裡知道嗎?有錢都買不到配藥的料,你說是不是?如果實在為難那「後宮養顏丸我也無能為力了。」

葉凡雙手一攤,轉頭對楚雲衣說道:「雲衣,不是葉哥不給你倆配藥。..就是還差一味葯。沒有這味主葯配來也沒什麼作用。」

心裡乾笑道:子。不讓你心痛死怎麼行?追女朋友居然忘了大哥,嘿嘿,這就是玩姑娘付出的代價。」

,萬

「偉哥!」楚雲衣和于飛飛一起叫了起來,四隻媚眼瞪得如銅鈴,就差雙手叉腰桿了,看得盧偉同志頭皮直麻。

趕緊搓了搓頭,想了想,最後無奈的嘆道:「算了,就一次。我跟你們講啊,這是最後一次,以後不要再逼我了,再逼我就躲起來了。

我那種藥材也不多了,就剩下這麼點了,這下子再擠出黃豆大兩滴估計就剩更小的這麼點了。

這次估計還得回去偷了,如果老頭子知道了是用來配什麼「後宮玉、顏丸,還不拔了我人皮當鼓敲。」

盧偉一臉的可憐啊!轉身跟葉凡說道:「能不能少放點,一滴行嗎?」

這小子伸拇指頭在那裡哭窮。其實他那太歲果至少還有大拇指粗的,黃豆大的太歲顆液應該還有十來滴吧!這小子小氣,居然說是僅剩

葉凡聽了後淡淡一笑,有點陰煞的說道:「一卉也行,只是效果就大打折扣了。我是沒什麼意見的。反正不是我用,是不是?呵呵呵

居然同時撲了上去,一人左手一人右手撒起嬌來,弄得房間里其它人眼鏡掉了一地都是。

葉幾看了心裡那個爽勁啊!狠狠暗罵道:「該!見色忘友的子,就該讓你肉痛!」

」好了!好了!我投降不行嗎?兩滴就兩滴,唉盧偉臉上肌肉都在抖瑟,跳了幾下,無奈地點了點頭。才平息了二女夾逼之事。

等大家都走了後盧偉突然轉頭沖葉凡低語道:「大哥,你那後宮玉顏丸還真是需要加入那太歲果汁液才行嗎?」

這子還不死心。幻想著葉凡是跟他開玩笑的。

「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