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三十三章宮底難道是地府

第二百三十三章宮底難道是地府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川啦幾聲微響討後,楚雲衣居然撲進,盧偉懷中身子骨慎川盯恿著。..

葉凡正愕然嘆息這小子好運時。感覺一眸子香氣撲來,于飛飛和玉,夢柚雪居然雙雙撲好了過來。

不過挺遺憾,沒撲進懷裡,只是四隻小手緊緊的抓住了葉凡的左右兩隻手臂直抖瑟著。

于飛飛時道:「真,,真是鬼嬰叫。好可怕。」

這時又是幾聲「哇哇哇」隱隱傳來。

玉夢柚雪身子一抖,一下子就把葉凡的手臂給抱進了自己胸前。那鼓鼓的傲人雙峰隨著恐懼起伏顫慄著。在葉凡的手臂上激烈的蠕動著。

某廝心裡一癢,哪還管它去相會什麼鳥鬼嬰,胯下頓時就來了個龍

趕緊側過身子去,就怕玉夢柄雪的身子跟自己靠得太近那東東刺著人家就丟大丑了。

不過葉凡同志防著玉夢柄雪來卻是沒防著另外一邊還有個電視台來的于飛飛,這一側身不打緊,那**的惹事貨,也就是那根子騷棍還真的撞在了于飛飛大腿的一側。

「啊!」驚得于飛飛失聲叫了起來,臉蛋透紅熟了。一下子那臉膛子好像著了火。

幸好破宮裡太黑也沒人能看得見。葉凡趕緊隨口摸了摸她的長安撫著想轉移視線:「別怕飛飛,這鬼嬰叫實際上跟嬰兒叫也差不多。」

心底里那是逑死人了。

「導!誰跟你說鬼嬰了,你底下那根東西刺著人家了。好熱好燙好只羞死人了。」

于飛飛心裡暗罵著,奇怪的是好像自己又不願意站一旁去離開葉凡的身體,好像心底里還真有點願意讓那根火熱在自己大腿上彈著似玩什麼浪情似的。

葉凡暗暗叫苦,這時又傳來幾聲鬼嬰叫聲,齊天貼地在感覺著。葉凡又要安慰兩個漂亮姑娘,一時脫不開身。

乾脆施展開鷹眼術和「蝠耳通術,向著音波出之地探了過去。

感覺好像是從地底下傳出來的。嘴裡小聲道:「奇怪!怎麼是從地底下傳上來的,難道宮下面就是地府了。」

「啊!啊!」經葉凡這麼一說本來就十分恐懼了的柄雪和于飛飛,這時剛好又傳來兩聲特別尖利的「呃呃,叫聲,兩相一配合就特別的嚇

了。

兩個姑娘嚇得一聲刺耳尖叫,把葉凡的懷中當避難所直鑽了過去。..不過葉幾懷裡就那麼一下子擠了兩個活色生香的嬌體就顯得擁擠了起來。

最在命的就是玉夢柄雪和于飛飛的身子一邊恐懼的顫慄著,一邊還在拚命地擠著。好像想把自己的身體緊緊地貼在葉凡胸膛上,最好是合二為一才能感覺到安全了一些。

當然,楚雲衣也差不多。像個樹袋熊一樣居然掛在了盧偉脖頸上。這小子不老實啊,乘機探出狼爪子在她身上安撫著,其實就是正宗的揩油。

安撫是那樣的嗎?

安撫怎麼能在人家姑娘腰部捏來捏去的,在人家那翹臀上不時裝著不小心的拂過。比較輕就走了,什麼玩意兒。

葉凡當然也看見了,因為他有鷹眼術,模糊中也能看見盧偉手動作的一點輪廓影子。

心道:「這小子!真會找機會。咱就慘了,動都不敢動。一動胯下那根玩意兒幅度更大,如果刺著兩位美人咋辦?」

其實盧偉也感覺到了一點點,心裡也是在哼道:「哼!大哥就是大哥。兩個美人往身上湊,這下子爽死了,唉!可憐的三弟齊天,你就一個人貼著地板,張著耳朵孤零零去捉鬼玩,咱可是不奉陪了。」

不久,玉夢柄雪也感覺到了葉凡身上的一點異樣,好像下面是有個東西在動。

有時還會撞在自己身上,玉夢柚雪突然想到了什麼。差點叫出聲來,身子骨沒來由的一眸子燥熱,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量支撐似的。向著葉凡懷裡整個人倒跌了進去。

葉凡只好緊緊的摟著兩位姑娘,不摟著就怕她們給摔在地下。那樣子自己罪過就大了。

,眺萬

心道:「佛祖啊!不是我要摟的,是她們硬要擠進來投懷送抱的,我是被逼的。我沒那齷齪的,咱是正人君子。」

還別說,三人這一擠在一起。三種體息融合在一起,再加上三人鼻息噴出的氣在這個小圈子內瀰漫著,漸漸地三人都感覺到了一絲絲異動的情懷,覺得這樣子摟在一起好像也不錯,感覺特別的刺激。

特別是在這靜靜的夜裡,偶爾還會傳幾聲哇哇,嚇人的鬼嬰叫,感覺特別的新鮮。

所以三人都不願意分開,儘管鬼嬰早就沒叫了。可這三位同志還是假裝著不知,緊緊地摟抱在一起。隨著呼吸三人似乎能聽見各自的咚咚心跳聲。

葉凡真想探開破嘴,兩個姑娘各自來一口,那真是人生最爽勁的

了。..

不過他堅持住了,挺了過來。有這惡念沒有實現,因為師搏教的「清心訣,的確夠厲害,最後讓他毅然輕輕的推開了兩位姑娘,嘴裡失落苦澀的說道:「沒事了,我貼地探探。」

葉凡全力施展開「養生術,的蝠耳通探知著。

這時一聲鬼嬰叫傳來,葉凡緊緊的鎖定了目標,可以肯定此鬼嬰叫聲絕對傳自老宮的地底下。

大家打開了帶來的貯電設備。全方位找了起來。齊天更牛,早就報來了一個小型的探地裝置,一陣按扭按過後直往周遭和地底下射出了一種肉眼難見的光波。

不久!

在一個巴掌大的顯示屏上有一個小亮點在顫慄著,齊天心裡一喜叫道:「成功了,大哥,二哥。這老宮的地底下好像有秘密。」

「是不是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