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三十六章敢在軍營里飆車關禁閉

第二百三十六章敢在軍營里飆車關禁閉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乘著中秋來臨蘭際,想起以前在學校讀書時節日有田賞;州以今天狗子也給各位書友兄弟們加餐,4更加餐求「訂閱中月票十推薦票扒更到,2更2點。..

「笨蛋,審計局想對林泉這麼大的一個鎮子耍陰招子秦志明先就不會同意的。引得他一出動再惹出李洪陽出來不是更妙。讓李天王跟張曹中好好的斗一斗。

笨啊笨。

算啦,不過孫滿軍那人色性不會改的,這次丟了大臉。我估計他不會善罷罷休的,以後肯定會繼續生事端。

經後如果碰上此等事兒時你給他隱晦的搗鼓一下,激一下他們的

趣。

哈哈哈,葉凡那小子最近走到處樹敵,前幾天得罪了周小濤和費文遠。還有市裡財政局王副局長的侄兒,聽說王小波傷好後就要進看守所。如果判下來估計得蹲幾年大牢了。

王副局長這幾天正在四處活動,想救他侄兒,給他免個牢獄之災。

不過這次常委兩個常委都盯著的,王副局長快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了,市裡檢察院和法院的人都不敢出面為他求情。

如果王小波真的被判刑,那他跟葉凡這段梁子就結得大了。有那小子好果子吃的。

聽說王副局長不久就要扶正了,一其登上市財政局局長之位葉凡一個鎮里的小副書記,還不是像條小毛蟲子被人踩死。

這事兒簡單,人家只要給李洪陽打個招呼,估計李天王也會忍痛拋掉這枚惹事的棋子的。茂才,你看著,這小子嘎嘣不了幾天了,有他好受的,哈哈哈

鍾明頭開懷的笑著,差點磕掉了老牙。

四個小時後大家到了黑香市。

一到墨香市于飛飛一下子活躍了起來,像個可愛的精靈手舞足踩的好不興奮。

「老弟。聽說你到墨香了?。網進市區市公安局的於建臣就打來了

。..

「網到,怎麼?朱正陽那鳥最後怎麼處理的?」葉凡隨口問道,對於這個暗算自己的禍他可是記的很清楚,沒看見他進大牢蹲著心裡頭那個不穩妥。

「他!早就開除黨籍,正在看守所里蹲著。最近又查到他好像收了別人刃來萬的巨額賄賠。再加上陰謀陷害你這位華夏國術出勇士,以及陰謀插手國家安全事務,破壞國家安全等等多罪並處。

估計判下來的話得把牢底坐穿了。唉!昔日多麼威風的市公安局副局長,轉夜間頭一下子就白了一半。鬍子拉碴的像一個蒼老之垂垂快去的人,連我看了都有些心酸悶。

你小子還真是狠,那個鐵團長一聲令下,差點連通敵賣國罪都給他安上去了。

不過老朱同志也是糾由自取的,自作孽不何活啊!

當初要不是那把小鋸片你小子說不定早就屍骨無存了。呵呵呵呵」中午老哥我請客,還是在墨香市大酒店。

他娘娘的,那天差點還出事了,老子就要去那地方,現在看誰還敢來捋虎胡。麻痹的!敢來陰我

,萬比

於建臣罵罵咧咧的有點像土匪行頭嘯山東。

「好吧,中午准到。那天那個叫張永的國安小夥子,就是他塞的鋼鋸片給我的吧?」葉凡心裡一動問道,這救命恩人差點給忘了,得好好謝謝人家才是。

「多!你小子總算是想起來了。我還以為你全給忘了,東西是他塞給你的沒錯,不過主謀卻是另有高手。等中午我一併給你說叨說叨。」於建臣還賣上了關子。

「嗯!」葉凡掛了電話。轉頭問齊天道:「去什麼地方?」

「駐墨香的野戰一師,那裡有一個技術光學組,說不準對這木疙瘩揮頭有辦法。

他們那台機器功率很大,射線的穿毒力強,通過聲納和射線並融,應該能探出裡面到底有沒秘密來的。..」齊天得意的笑道。

說是要去部隊大家知趣的都走了。主要是人家部隊的駐地外人進去也不方便,車裡也僅剩下齊天和葉凡了。

齊天一動。軍吉沖向了野戰一師駐地。

在守門的衛兵檢查巋正件慌忙敬禮後,齊天一踩油門車撲了進去。

「李三。剛才那小子是什麼人,如此牛逼,敢在咱們駐地內飆車,這要是被政委看見估計得關禁閉不可?好像,我還看見你向他敬禮了,難道是個軍官不成?」一個精幹的兵蛋子好奇的問著同夥。

「關個屁,李政委關關我們還行。要關他,沒那份量。」李三挺著胸脯站得筆直,好像剛才齊天跟他握了下手他很光榮似的。

「呃!立正!李三,你給老子說說,這軍營中是誰在飆車,他的禁閉看看我是否能關。小兔崽子。在背後居然敢嚼舌頭根子,想反天了是不是?。

這時李三一側突然傳來野戰一師政委李達的吼聲,李三身子骨一凹嗦。頓時矮了半截。

趕緊陪著笑臉道:「政委,俺,俺不是說您老人紋軍營里誰敢不聽您老的話是不是。鄭李圳魁穆川旁剛才問話的鄭魚擠著眼球。

「我有那麼老嗎?李政委心裡好笑故意拉長聲音。

「不」不老。」李三趕緊立正報告道。

「政委,我剛才明明看見李三放進來了一輛軍車,好像不是我們部隊的。而且李三還恭敬地敬禮了。那車一溜煙狂飆進去了。」鄭魚興哉樂禍著,準備看李三挨批了。

「說實話李三,到底是誰?再敢打馬虎眼我關你禁閉。」李政委也有點好奇。

「報告長,是水州藍月灣基地獵豹特種兵團的齊天少校來訪。他跟我說好像車裡坐的是長,我也不清楚,不敢問。」李三千凈利落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