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四十二章老宅鬼影

第二百四十二章老宅鬼影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下真是感謝雷蕪生了,說句實話嘛,我也是想為林只實事。..這鎮宮摔頭放那破宮中一點用都沒有,林泉人太窮了。

又沒錢修繕那破宮,所以當時無意中得到這截東西後本來是拿來解謎的。

誰知到解出一塊寶貝來,我想能賣上佔万,這些錢拿回去全部投入破宮修繕中,讓宮殿能保存年份更久不是更完美。這也叫物盡其用。」

屍萬

葉凡說道,轉頭掃了雷坦一眼道:「難不成雷先生家裡保存的那具殭屍有異動了?」

「唉!異動也沒現什麼,只是說來奇巧。家裡老宅子最近居然鬧鬼了。

一些物件比如後輩的一些作業本,文具盒,就連布娃娃等都會不翼而飛了。

我叫來幾個朋友一了幾個晚上,就現一團影子呼啦一閃就沒掉了。怎麼搞都抓不住。

家父推測是不是家裡地下室里保存的那具殭屍生了異變,一直催我儘快處理了,可是我有些捨不得。

要知道有圈內人士願意出如萬叫我賣給他我都沒肯的。」雷坦有些無奈的樣子痛心不已。

「那東西還挺值錢的,一具能賣到勁萬。」馬笠睜大了眼睛,覺得有點不可思義。

「沒什麼奇怪的。我想雷先生那具殭屍肯定年代距今不近。就是對於一些考古研究者或者科研人員來說也是一具無價之寶。

搬回去可以研究人體,細胞。古人骨架,揣測外貌形象等,總之,太有價值了。

勁萬不貴,就說埃及法老的木乃伊來說吧,就有點像是咱們華夏傳說中的殭屍。

不過他們那個是人工處理的,而殭屍是因為天地地理原因自然而成的。那法老的木乃伊你出千萬人家埃及博物館未必肯賣是不匙」

葉凡的一翻理論令得雷坦對他都是刮目相看,一直點頭不已。..

「雷先生,鬼應該是沒有的。不過你們見過的那團影子我想應該是什麼動物吧?」葉凡也有些好奇,人這個東西對於未知的都好奇。

「不大像,那東西身輕如燕。飄乎快,如閃電一樣掠過。我們用網和獵槍都無法收拾它。

倒真有點電視中演的鬼物來無影去無蹤的特點,唉」,不過這事兒我們也不能大張旗鼓的到處宣揚。

到目前也只有幾個圈內朋友知曉,大家都在想辦法。對於這事兒還得拜請葉先生和齊天先生不要講出去。

畢竟祖宅鬧鬼也不是一件舒心的事。家父給我下了最後通碟。如果在今年六月前還不能搞定那鬼影子就得燒了那具殭屍。

徹底的根除禍害,我是擔心燒了也是白燒了,那鬼物照樣子來不就麻煩了。」雷坦口氣很是急啊!

「燒了,你傻呀,還不如賣了?」齊天脫水口而出罵道。

「家父不許我賣了,說是這個東西如果能變成鬼影子,已經害得咱們一家是雞犬不寧了,再拿去害別人又是罪過了。

會遭天罰的。所以勒令到期就要燒毀處理掉,一了百了。如果真是它搞的鬼我也沒話說。

可是我估計應該跟這具殭屍沒關係。不過不過這事兒也沒辦法肯定罷了。拿不出證據來

雷坦也有些拿不準倒底是不是那具殭屍搞的鬼,這捉鬼盜墓的人倒是被鬼給嚇著了,說出去也是今天大笑話。

「嗯!雷先生令尊是位有德之士啊!雷先生,有空了我倒是想去見識一下你家的那團鬼影子,呵呵,純屬好奇,那團鬼影不會傷人吧!」葉凡笑道,興趣得很。

「行!不會傷人,就是偷些小玩意兒。..」雷坦點頭答應了。

「不會是只小孩鬼吧,小孩子既然貪玩。作鬼了也一樣,所以喜歡偷些筆盒之類的東西帶回地府去玩弄。」齊天分析道,覺得自己講得有理。

轉頭又對葉凡道:「大哥,林泉鎮那鍾旭宮中不是也有嬰鬼的叫聲嗎?說明這些上還真是有鬼的存在。咱們還是先把鬼嬰灘那些嬰鬼先解決掉再說吧

「嗯!那黃綾拿來給我看看葉凡笑著接過了黃綾。

質地好像是絲綢的,不過面料很粗糙。有點像是現代編織麻袋的材料搞的。

整塊黃綾就巴掌寬。力來厘米長度。不過葉凡把攤放在手上捏了一眸子後,總感覺有股子熟悉的氣息溢出來。

似乎那黃綾面上還蒙著一層什麼似的。所以讓人看去如霧裡看花模模糊糊的看不透。

葉凡捏著那塊黃綾獃獃的坐沙上無由地思考著,不久丹田有些微動了。

心裡暗道:「難道這黃綾上也貼覆得有以前在天水壩子的唐朝古墓中,那封棺用的那種古代粘合物,需要用內勁之氣才能化散而開顯

也沒什麼證據證明說當初建那鍾旭宮的不是一個內勁高手。也許是帶頭人出錢請高手施展內勁覆蓋的,目的當然是為了保護這塊像符篆一樣鎮鬼驅鬼的東東了

心裡這樣子想著手中內勁之氣漸漸施展了出來想試探一下,不過葉凡想到等下施展開時力度較大,得找個硬實的東西先墊一下才行。

見一旁網好有個石台,就鋪在了上面。緩緩的行著養生術,不久,感覺手掌經胳孔穴中漸漸的有絲絲內勁之氣益出,葉凡極力的控制著用在那塊黃綾上輕輕的撫摸著。

弄得馬笠和雷坦都是丈二和尚樣子,獃獃的看著,不知葉凡在要什麼鬼把戲,看樣子好像是用手在探測這幅圖的奇巧之處。

心道:「葉先生們是不是瘋了,這樣子都能探出東西來還要那些個。高科技雷達測地等儀器幹嘛?有些說不通,」

馬笠這樣子想著可是不敢出聲。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