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四十三章市委組織部曹副部長有請

第二百四十三章市委組織部曹副部長有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藉此機今祝倉體堅持計閱狗午的書友們中秋快樂!圃匠贊天,狗子的《官術》上架也達一個多月了。..每天。字更新沒斷過,偶爾還會加餐來個四更,這是各位大大給狗子的鼎力相助才使得狗子有漏*點這樣子碼字下去。希望各位大大在中秋之際能以「月餅票票。來挑起狗子的碼字狂潮,說不定還有加餐的。你們的訂閱是狗子一直保持「萬,更的最大動力,希望朋友們能連續訂閱。不離不棄,與狗子把《官術》繼續下去,讓葉凡能站在共和國的頂端,」

「想不到宮底還是黃泉路,哈哈哈,真想去探探黃泉路,拜訪一下牛頭馬面閻羅王地藏王二郎神。唉!多牛!」

齊天忍不住笑出聲幕,罵了一句:「狗屁不通,我看敦樸雲那狗屁的茅山術師也是個騙子。」

「齊天,不可無理,污衊敦大師風範。」葉凡出口哼道。對於風水一學葉凡不全信,但也有一點點心動。

總覺得好像講得又有點道理。並不是全胡亂不成理。而且有些風水學大師也是很有文才的一代高人。應該尊敬他們才對。

「雷坦先生。過幾天我從水州回來咱們一起去探探那黃泉路,我也好奇得很呀,這些上難道還真有黃泉路不成?」葉凡也是興趣使然。

「好的!本人能有機會一去黃泉路溜溜也是榮幸之極啊!到時葉先生打我電話,也可到水州我的「古留閣。來坐坐。

至於探測黃泉路到時一定到。一定到。這摔頭我先帶走了,回去趕時間先雕一尊鍾旭道君打鬼像出來。」雷坦也很興奮,付完款子後匆匆走了。

「大哥。你還真信這個啊?」齊天砸了嘔嘴都嚷道。

「這事兒信則靈,不信也沒東西。我是介乎於信與不信之間。當然。這黃泉路一說絕對是子虛烏有之事了。哈哈,,

我剛才叱責你不是批評你不信風水,而是告訴你要尊重一些著名的有修養有才有德的風水大師。

其實咱們華夏的風水學也稱之為堪輿術,其實就是關於地理山貌,天地自然的一種特殊學術,對於陶冶人的情操等有好處。」

葉凡解釋了一番,倒是蔣除了齊天心中的疑慮,原本還以為大哥就一個迷信份子呢。

原來人家是高人,在研究什麼屁的堪輿術。純粹的神棍一個。齊天在心底里暗自腹誹著這個大哥。

看看已經下午四點了,本想直接趕去水州。這時於建臣來電話說是晚上有個領導要見葉凡,所以葉凡也就在酒店住下了,齊天倒是先趕回去了。獵豹事多,忙不過來。

點鐘。

在市裡的一個叫「臉譜閣。..地方吃飯。的確有特色,一座四層樓。後面有薦茶映照,推開落地窗就能看見滿池的碧色荷葉。

臉譜閣的最大特色不在此,而在於此樓到處掛滿了金劇臉譜。大的小的各種形狀顏色的都有。

令得網踏進樓里的葉凡感覺好像是跳進了金劇的大染缸,廳中小聲地放著金劇音樂。給人一個種極強的國人文化氛圍。

在一個身穿金劇中人女子服飾的姑娘帶引下,推開了鵝房間,葉凡頓時緊張了起來。

因為那精緻的房間並不大,就十來平方。中間擺著一張魯訊在「三味書屋,里描述的八仙桌,面對面就兩把椅子。此刻椅子上正坐著一個,略胖、圓臉,很穩重的中年人。

因為此人葉凡以前見過,就是前次自己在春香酒樓請客時跟於建臣一起來的。市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曹萬年。

雖說當時只吃過一餐飯,不過對於這種位管一市官員帽子的重要官員,葉凡還是記得很清楚的。

「怎麼啦小葉?不認識了?」在葉凡愣神的幾秒鐘內曹萬年倒是淡淡的先點了個頭,示意葉凡坐他對面。

「啊!曹部長,怎麼是您?」葉凡回過神來問了一句更逑的話,心裡暗怪於哥請客也不事先透個底,弄得自己一時有些慌亂。

「呵呵呵,沒想到吧,坐吧。今天就我們兩個,建臣臨時頭有事來不了啦。」

曹萬年臉色變了,顯得非常的親切溫和。令得葉凡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似乎在作夢。

人家曹萬年作為市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位高權重,估計那些個縣委書記這些一方大佬見了他都得點頭恭維不已,為何要對我一個小毛蟲如此客氣?

耐人尋味啊!

「謝謝曹部長,晚輩失禮了。」葉凡謙虛的說著,微躬著身子打了個招呼,清心訣一滑而過,總算是穩定了一些心神。要說全盤穩住也是不可能的,畢竟清心訣不是萬能的。

走了過去,本想掏出煙來遞一支過去。不過感覺在這種古文化很濃的金劇氣息中點只煙好像很不諧調。有點破壞氣氛的感覺,所以也就沒拿那玩意出來敗興了。

「小葉,是不是有點突然?」曹萬年笑問道。

「說實話吧曹部長,是有點。我們這些小蝦米見到管我們頭上帽子的當然有些怕了,怕這帽子被摘了。」葉凡開始調節氣氛了,開了個小玩笑。

「摘帽子,不不不!小葉講錯了。作為組織部的工作人員,我們經常乾的是換帽子和加帽子的事。..

比如說你要陞官了我們給你換頂更大的帽子。.9u.net比如你本來就是位普通科員我們給你加頂帽子。

而摘帽子的可是「紀委同志。的專長,哈哈哈曹萬年一語道出,彼令人回味無窮,好像挺有理兒的。

又好像蘊含深意,令人回味深長。如一杯陳年老白乾,幽遠綿長,醇醇濃香令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