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四十八章為少美婦討債款

第二百四十八章為少美婦討債款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早停」沒本錢怎麼辦。..現在正準備把機器當廢品可我媽死活不肯,說是當廢品太便宜,想找個好點的買主。

說是只要給萬就賣了。媽說那些機器可是好機器。聽舅舅說是正規廠家淘來的正品貨。

」余草草人小鬼靈機著,倒是把事情講得非常的清楚,一點防備之心都沒有。

余草草的家在盤龍區郊區,車行了舊幾分鐘就到了。其實是因為這段路平路寬好走,車快,估計也有著七八千米路程。

在余卓草指3下,在路口一個大廠棚前停了下來。直接推開廠棚就進去了。

余草草說道:「叔叔,我家就住在廠棚里,原本是有座三層樓的洋樓的。後來賣了抵債了」亨!陳老狗,我余草草以後長大了一定要拿回我家的樓房子。打死他個大壞蛋子,」

%屍一呸萬

余卓草又想起了害死父親的兇手,恨得咬牙切齒的,摸樣子十分的搞笑。

原來裡面的廠棚被隔開成了兩大截,外面一截估計有著七八十米長,寬度也有的來米,裡面全種著一些嬌艷的鮮花。

而余草草的床、鍋、碗、瓢、盆等全就放在鮮花旁的一塊鋪得有些廢舊厚實石板的空地上,人跟花就混住在了一起。

估計是家裡房子抵了銀行貸款,沒地兒住直接就住廠棚子里了。而且把廠棚子挖出來種鮮花搞溫棚了。真是有些玫麗艷情味道。

在空地上還另外鋪著一鋪大床,此刻上面正和衣躺著一個面色有些蒼白的美婦人。

臉形跟余草草有幾分相似,柳眉淡掃。小巧瓊鼻,臉形非常的適中自然的那種。這女人還非常的有氣質。在鮮花映襯下猶如一睡美人,撩人得很,葉凡心裡也暗暗稱奇不已。

見葉凡等人進來立即慢慢的坐了起來,問道:「草草,是不是客人來買花了。..」

「媽!是的,這位叔叔一下子就買了一百多朵花,咱們有錢治病了。這位叔叔還說要再親自到咱們家的棚里采些花,送給旁邊這位漂亮姐姐。漂亮姐姐真幸福,有這麼好的叔叔疼著。」

余草草瞅了瞅臉蛋開始泛紅的玉夢柄雪一眼覺得很有趣,嘰嘰呱呱根本就不注意柄雪的感受說了一大通,羞得玉夢柄雪拿眼直瞪著一臉無辜樣子的葉凡。

心道:「多哼!今天便宜都給你占遍了。」

「先生貴姓,我叫燕照月。是草草的母親,這裡太簡陋了一些。唉!先生要採花就在一旁采吧,你自己挑!隨便些,草草,泡茶。」

美婦燕照月眉毛輕輕一舒,好像病痛都減輕了不少。不過她那話中有些子曖昧,幸好這個時候葉凡也沒多想。後來想起那一句都覺得想笑。什麼叫「採花」這不是暗示咱來干點什麼嗎?估計燕照月作夢也沒想過吧!

「別急燕老闆,我叫葉凡,想去看看你的紙廠。」葉凡笑道。

「你是想買那些機器是不是?」燕照月非常的聰明,一眼就看穿了葉凡的目地,心?也是十分的高興。

那機器終究是一場心病,能賣些錢當然最好了。一直堆在廠棚里還要看護。上油等,如果等廠子土地租期到了還沒地兒擱那些破爛的鐵疙瘩。

「嗯!先走走看看。」葉凡隨意的答著。

「就在隔壁,我帶你們去。」燕照月一時好像病好了似的,在前面扭著屁股帶著葉凡推開了隔間門就是一個車間。挺大的,差不多的來米寬,長估計也有一百多米。

葉凡用手摸了摸那一台台的機器,再仔細看了看出廠日期等等心裡直犯迷糊了。

因為這些機器不過才用了三五年時間,算起來還是七成新的。..而且保養得相當的好,聽說半年沒用了上面還上了機油。.9u.net

最令葉凡不解的就是這些機器絕對不止力萬,如果是新的機器這麼多估計要幾百萬。

就是這種七成新的賣化八十萬也應當沒問題的,真有些奇怪了。因為最近葉凡經過原魚陽紙廠核賬等等,對於造紙設備也有一定的了解。

「你這些機器要多少錢?」其實葉凡早就從余草草處打聽清楚了,因為沒人要。這些機器只能當廢品賣了。

賣廢鐵最多幾萬塊就頂天了。聽草草說是燕照月捨不得當廢鐵賣了,估計有個十七八萬就肯賣了,所以葉凡心裡也有底了。

這時旁邊一個鋼絲床上坐起來一個二十六七歲左右的高瘦男子,指著那些機器說道:「葉先生我是照月的弟弟燕秋林,是在這裡守廠子的。

這些機器來源清白,全是正宗大廠出來的。你看看牌子就清楚了,大前年我在貴州那邊一個紙廠跑業務。

其實那廠子生意還不錯,後來因為環保原因,最主子…二目為廠子里的貪官太多都被吃得米米的了,口川川就跨了。

清理小組的工作人員扯來扯去的後來居然把廠里的機器全當廢鐵出賣,我當時見姐夫還有些錢,再加上我跟那廠子領導熟。

當然也送了些大紅包給他們。就鼓動姐夫買了田萬塊的機器設備。其實這的萬塊所買來的機器,所出的總價只是比廢鐵收購高上一成左右價格罷了。

如果是新機器得接近三百萬才能到手。後來再湊了三十幾萬將近一百萬就辦了這個廠子。

生意還不錯,唉!去年惹下了大事,姐夫被騙,幫他那個狼心狗肺的拜把子兄弟陳虎林擔保了田幾萬,最後廠子也被拖垮了。

連姐夫網建好的小洋樓都給銀行賣了抵債。唉」不然再怎麼也不會出賣這些機器的,可惜啊。要還債。」

燕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