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四十九章角溪鎮打虎記

第二百四十九章角溪鎮打虎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為了證明自只的確有本事,燕秋林文拿出了以前曾經座鋒甘典之紙廠干過的證明以及一些銷售合同、憑證甚至是票等等。..經手過的東西還不少,有一大疊。

「嗯,想不到燕先生還是個能人,如果有機會我會考慮的。」葉凡點了點頭,覺得此人如果真堪大用的話引到林泉紙廠去也何嘗不可。

「燕老闆,那個陳虎林是真沒錢還是想賴賬?」葉凡見到這孤兒寡母的動了測隱之心,想幫幫她們。

「哼!純粹是賴賬。不過錢都被他轉移了。現在整天大魚大肉。開的是幾十萬的三菱,好像跟你這部車差不多。

以前明溪燕照月丈夫全被他騙了。那個時候網辦廠,經常有一夥混混來搗亂。

後來就是那個陳虎林出來幫助明溪解決了問題,從此後就結交了成為朋友。

誰知那些混混根本就是陳虎林安排的,現在才現。可惜太晚了,唉明溪死得冤啊!」

講到這些傷心事燕照月眼圈一紅淚珠隨頰無聲地流了下來。

「我早就跟姐夫提醒過那陳虎林不是個好東西,可是姐夫當時鬼迷心竅。還罵我們,說是陳虎林夠哥們,人家又不貪你什麼。

就是請客喝酒時都是搶著付賬。自己還佔了別人便宜。誰知會引來一隻真正的白眼虎!狗雜碎。」燕秋林一談起陳虎林就恨得牙痒痒的雙眼直冒火。

「秋林,這都是命。算啦,咱們惹不起他。你都被他打過兩次了。不要再去討錢了,再討的話說不準就被他打成瘸子了。」燕照月一臉的悲戚。

「多!我就不信他能支手遮天。姐,我看那個陳虎林對你好像不懷好意。整天在棚子周圍轉來轉去的。我很不放心,還是搬回咱們老家去住算了。」

燕秋林手骨捏得咔啦啦直響,臉色要吃人樣子。

「回老家,那山溝溝里怎麼活。我又不會農活,現在種些花賣賣還能糊口。反正這棚子的土地也還有三年租期。我想再賣得三年花也該存點錢,到時乾脆搬市裡去做點什麼算了。」燕照月態度堅決,不願回山溝溝。

「款不是陳虎林貸的嗎?法院怎麼不管?」葉凡有些憤然問道。

「管!怎麼管?去查說是一分錢都沒有,那賬號卡里的確沒錢。那車也不是他的名下買的,說是朋友那裡借的。

其實全放他的那個女人那裡的,就是那個叫張菊花的騷女人。法院也是沒辦法。..何況法院也不怎麼想管。唉」燕照月氣呼呼的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姐,你不是「蒼海財經學院。畢業的嗎?乾脆搬市裡找個公司說不準弄個財務人員做做也比這賣花耍強很多。」燕秋林建議道。

,正

「那能有多少錢。一個月三百多塊錢工資怎麼養活二個老人。還不如賣花呢!」燕照月想了想直搖頭。

不一會兒,盧偉開著輛綠色三菱直飆而來,提了一袋子錢從窗戶里扔了出來後就想溜走。

說是楚雲衣還在做頭,得回去接她。不然估計會很麻煩的,弄的母大蟲飆。一臉的苦瓜相,在裝可憐。

「給我下來,想走沒門,跟我去辦件積功德的事。」葉凡一把就把他從車裡拽了出來。

「燕秋林,你知道陳虎林的住處嗎?」葉凡問道。

「知道,肯定在他那相好張菊花那裡。」燕秋林很肯定答著。

「盧偉,你打個電話,叫市局查一查陳虎林這個人。咱們好好修理一下這隻地老虎。媽的,也太不是人了。」葉凡出口就罵。

「怎麼回事老大?」盧偉一頭霧水。聽了玉夢柚雪的講述後二話沒說就打起了電話。

不一會兒就查清楚了,嘴裡冷笑道:「嘿嘿!這小子根本就是本地的霸頭,跟你們林泉三霸的身份差不多。

在這角溪鎮可是一霸,當初根本就是要騙余老闆的錢。大哥,咱們好久也沒活動一下了,去活動一下,狗養娘的,欺負孤兒寡母還是不是斑?」

「好!那秋林帶路,咱們去會一會那隻破虎。」葉凡淡淡一笑轉頭對玉夢柚雪道:「要不你先回市裡,我叫輛車先送你回去怎麼樣,也跟雲衣解釋一下,免得偉仔回去後還得跪搓衣板啥的,哈哈哈」川

「老大,沒有那麼慘吧!現在去什麼地方找搓衣板。」盧偉啞巴了一下嘴覺得老大太不給兄弟留面子了。

「我不回去,我也想去看看那個壞蛋,最好踹他兩腳才解恨。我打個電話給雲衣。應該不用跪了。」玉夢柄雪也難得的開了個玩笑,氣得盧偉在一旁直翻白眼又作聲不得。

「葉先生,這事兒怎麼能麻煩你們。還是算了,你剛才也說了,陳虎林可是本地一霸。咱娘兒倆惹不起他。」

燕照月趕緊阻攔。估計是怕葉凡這個外地人吃虧,也怕陳虎林事後找上門來報復。

「姐!怕啥,姐夫都給他害死了。..我早就想找他拚命了。」燕秋林見葉凡估計不是個普通人,既然有幫手了膽氣也足了許多,鼓動其姐姐去討錢。

「不行二弟,這事弄不好咱們娘兒倆得搬家了。以後生活怎麼過?」燕照月直搖頭,楚楚可憐的看著葉凡。希望他不要去惹事。

「燕老闆不用怕。我這個兄弟你可能不知道他是幹什麼的?他可是墨香市公安局刑警隊隊長,你們不用怕。

有他撐著,陳虎林就是一頭老虎咱也要把他的牙給拔了。以前你老公貸款時有沒跟陳虎林寫個契約?」葉凡問道。

「啊!刑警隊隊長,那。」請隊長給咱孤兒寡母撐腰啊!」燕照月一下子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