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五十五章南宮家族內部糾葛

第二百五十五章南宮家族內部糾葛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亨!女喜歡謊反話,老子讀試不就露底子丫必急急再說。..du讀免費提供不過估計盧偉同志有得罪受了。哈哈哈,受受也好。」

葉凡心裡不良的想著,鼓燥的一動。有些難為情樣子說道:「這個,我這個當大哥的不好說,你自己去問偉仔算啦。」

先是把這倆位小美女給送回了學校。看了看妹妹葉紫衣,葉凡轉道南宮家的在水州「一刀路。的「流園居。而去。

聽說葉凡專程來給兒子治病的。所以南宮董事長放下了一切事務直接從香港飛到了水州的「流園居。

葉凡趕到「流園居,時古老的別墅里已經坐了十來個人,老者少者姑娘小夥子都有,估計是南宮家最親的人來看熱鬧的。

「葉大師,您來了,請喝茶」葉凡網坐下南宮鴻策的寶貝千金南宮枝鈴,用玉盤盛著一杯茶親自端著。裊裊而來。

南宮枝鈴面容清塵脫俗,那一股子如雪山冰蓮般的傲氣怎麼也無法掩飾住。

今天特別穿著的居然是一身厚重的淡黃色繡花邊旗袍,顯出她身裁的苗條嫂婷與雪白光滑柔嫩的皮膚,加上柔軟纖細腰枝,走起路來時肉色絲襪包裹住的兩條修長嫩腿。在開叉口擺動時隱隱閃現一抹春色。

不過她這一身旗袍也只能說道是半開口子的,開叉僅到小腿上面一點點,網好那雪白嫩長的大腿有露出一小截來。

不像民國時有些女子的旗袍都開叉到三角地帶了,走起跑來一搖曳。連那芳草地外覆著的內褲都會斜著隱現一角來。那種殺傷力絕對達到了級水準。引動無數英雄盡折腰啊!

不過南宮枝鈴臉蛋和身材太過於脫塵了,所以就是那一小截大腿露出也會讓某大師浮想聯翩的。

暗道:「尤物!」後來又補了句,妖精,二字。然後偷偷吞了吞口水趕緊裝著品茶的樣子半閉上了雙眼,其實留有一條眼縫神光偷偷探出。在人家那大腿上滑來滑去的。猥瑣得很。

其實南宮枝鈴一點都不妖,倒像一隻驕傲的冰孔雀。

「葉先生,這位是我的二弟南宮鴻華。」南宮鴻策指著一位留著幾根鬍子,面相略顯陰霾,下胯處有一顆豆大紅痣,一身黑皮風衣的中年男子介紹道。

「呵呵!葉大師好。」南宮鴻華見到葉凡如此年紀,有些輕視之意。儘管掩飾得極好,但葉凡在,相面術,下還是隱隱的有所感覺。

「呵呵,鴻華先生好。..」葉凡也是禮貌的握了握手點了點頭,態度也是淡淡的渾沒在意。

心裡也知曉這些有錢人鼻孔朝天的陋習是千古來傳下的,又有幾人能入他們法眼,如果自己現在是市長省長還差不多。

這時從後面衝上來一個跟南宮鴻華長得有五分相似的年青人,一身高檔不知何牌子的定製便裝西服上。抬眼掃了一下葉凡衝口而出。

哼道:「你就是葉凡,那個破鎮的副鎮長?」

「我是叫葉凡沒錯,不過我呆的那個地方山清水秀的並不是什麼破鎮子,呵呵。這位先生是有些眼睛朝天了,沒好好看看山鎮的美景,呵呵」

葉凡暗喻那小子長著一雙狗眼,只有狗眼才朝天嘛!

「你」你是什麼東西?這是咱們香港南宮家,不是你那破小鎮子,給我,」

那年青人估計是從來沒被人這樣子暗喻過,一時血沖大腦,直白地脫口而出罵了出來。

,正泣比北

南宮鴻策一看皺頭直眉,正想開口喝叱時不過南宮鴻華已經開口哼道:「飛青,退下。怎麼能對大師無禮?」

轉頭對葉凡硬擠了點笑容出來道:「呵呵,葉大師見諒,犬子無理了。不過林泉鎮雖說是山青水秀的,但好像也有那麼一句。

叫什麼來著,噢!好像是「窮山惡水出刁民。是不是?當然我不是在說葉大師了,葉大師是隱士高人嘛!

至於說是去那個窮山水之地建廠子投資,咱們南宮集團還沒那麼多的閑錢亂散財,」呵呵呵」

南字鴻華隱喻明顯啊,反打了一耙子。

「二弟,不要說了。投不投資自有公司董事會決定,二弟可也不能大包大攬的不是?葉大師。裡面請。」南宮鴻策動了動眉頭乾脆引著葉凡直往內室而去。

今天南宮鴻華父子就是來搗亂的。他們老早就打聽清楚了葉凡的底細。

所以一上來就是激烈的言語衝突,無非是想把葉凡給氣走那南宮錦辰就沒救了。

不過他們的小伎量早就被南宮鴻策看穿了,所以乾脆不理會了直接進了內室施金針救人。

「看來南宮家族內部爭權奪利也是非常的激烈啊!南宮錦辰這一病。空出來的總經理位置南宮飛青這個,堂弟當然眼紅了。..

這麼一來。我倒是無意中成了他們爭鬥的焦點。9unet還是趕緊治好病走人才是上策,人家家族內部的鬥爭咱還是不摻和的好。

那投資辦廠的事鐵定是沒戲了,估計就是南宮鴻華這小老頭子在從中作埂。不然為何南宮董事長前次見面時欲言又止,好像有難言之隱。這南宮鴻華父子就是一個大憂。

攘外必先安內,有的時候,內部的爭鬥對於一個公司來說更是致命的。因為內部人都熟悉對方,下起陰手來那是全照準對方的要害下手的。」

葉幾心裡暗暗度量著決定趕緊治病走有,這種擁有著十幾億資產的資深大家族裡面水深如萬年寒潭。

那種內部爭鬥有時也是你死我活下黑手陰死人沒商量的,而且防不甚防的,自己沒必要去趟這趟渾水。

南宮錦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