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五十七章楚天閣葉府

第二百五十七章楚天閣葉府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難道說是真有病,而且得的是疑難雜病之流?」葉凡也十分的好奇,問道。...9u.net

「不過國內外專家門都說沒病,也許是小兒中風之類說話。腦部也檢查過,沒查出什麼來。

挺正常的一個人。真是奇怪。後來胡世林變得有些怪怪的了,為了治兒子的病,氣起來在水州開了個。「濟春堂。藥鋪,說是以醫會友,多多結識咱們華夏的一些隱世高人,說不準還能治兒子的怪病。

不過都快三年了。也沒認識到一個高人。奇巧的事又生了。他無意中開的「濟春堂。本來就是一個老字號小藥鋪被他轉手過來,經過三年展無心插柳柳成蔭。

倒是從一個資金僅有凶多萬的小葯堂最後居然展成了咱們水州幾大老字號葯堂之一,現在還有一些有名的老中醫在葯堂坐堂,只賣中草藥。

那濟春堂資產達到了三千多萬,這事還真藏著一股子令人費解的命數。

不過胡世林在事業蒸蒸日上,財源滾滾之際每天都活得並不快活。就是那個呆了的兒子成了他的一大塊心病。

最近他的夫人柳滿春有意叫他再娶一個,也就是說願意離了。不過胡世林這人重情,死活不肯。

說是以後這份家業就由三個千金繼承了,柳夫人也常常是淚流滿面,特別是胡老太太。

這三年來內心所受的煎熬那是常人無法體會到了。最近天天往金光寺跑,吃齋誦佛,只為求得孫子能醒靈過來,可惜的是老天不作美啊!」

南宮鴻策搖頭嘆息。

「南宮先生的意思是叫我去試試?」葉凡笑道。

「嗯!既然錦辰的疑難雜症都能解決說明葉先生就是一個高人,完全可以去試試。

你那金針之術非常的神奇,我想只要能治好胡重之的病,你們林泉紙廠就有救了。..

胡世林是紙業老大,就是一個垃圾廠也能救活的。」南宮鴻策面色稍好了些,想到能為葉凡出點主意也減輕了一點內心的不安。

「不過葉先生,我也得跟你交個底。因為兒子的事胡世林那人極不好講話,這事兒我只能偷偷的告訴你,如果直接給他說估計他立馬就會把我給趕出來,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這又是為什麼?」葉凡有些不明白了。

「也許是因為兒子的事腦袋受了刺激,所以脾氣怪異。因為三年下來,來來往往到濟春堂嘗試就醫的所謂的神醫們也來過了幾十個,不過結果很令人遺憾,沒一個治好他兒子的病。

錢倒花去了不少,現在一聽說神醫胡世林就會感到頭痛。認為全是騙子之流。

所以就是我也不敢介紹了,不過胡老弟都是住在濟春堂,他家有好幾座別墅,不過他喜歡住葯堂里,你說奇不奇怪。

他怕見到神醫,好像得了神醫恐懼症,可一有空回到家裡天天又探頭盼著神醫突然出現。主這樣患得患失的令人倍受煎熬啊!呵呵呵」。南宮鴻策提起這事也有些頭痛。

「沒事,只要有線索我直接去「濟春堂。就走了。」葉凡笑笑,不過也沒抱多少希望,只是覺得還有些好奇,也想去探個究竟。這胡重之的得病就值得懷疑的。

「不過葉先生不要太直白,最好想個法子玩個花樣能讓他自然接受就更好了南宮鴻策提點到。

2點左右,南宮鴻策以及管家南宮東迢兩人一起陪著葉凡去了一個神秘的地方。

說是南宮家的一個老宅,已經有快勸年歷史了。在水州市城東的龍山上。

此山說是山也有點言過其實,就十來米不到力米高的一個小山坡,坡度平緩,不過周遭全是高大的古樹,樹間夾著朵朵野花,顯得非常的幽靜,範圍面積還是相當的大。..

小山坡背面是靠著酒活奔流的竹江水,離江面足有刃來米高。前面是一排四層的樓房。開著一排店面,有們來間之多。要進到南宮家的老宅還需先穿過這其中一個店面式拱門才行。

設計非常的獨特,在外面只能隱隱地看見從一排店鋪大樓冒出的濃郁古樹,至於說老宅的屋檐瓦角在微風中樹枝縫隙處吹開了才會露出一點來,不顯山不露水的一點也不引人注目。

一個老人打開拱門後葉凡等人車直接開了進去,一條古青石鋪的蒼老小公路如一條小飄帶樣環繞著小山而尖,不久就開到了小龍山頂上。

上面樹蔭中圍繞著一座古蒼的四合院。古老的青磚中還夾著乳白色的條石。

走近一看,那不多綴作用的條石居然還是下等玉石,未經過打磨,非常的粗糙,摸手上還

,王琺比北機洲;主的,但非常滑潤,決不磕襯著人的六蒼色的硫璃瓦上爬著一些聳毛狀的苔薛地衣類植物,就連青磚上也爬著一些。四合院非常的大,長寬約有灼來米。

一塊不易腐爛的用非常難見到的「紅鐵狼檀木。做的古匾自色的懸於鐵杏木做的大門上。

不過那古匾只露出了一角,整個被紅綾布掩蓋住了。也許是還沒修理完畢,葉凡也沒多想。

「吱嘎!」

推開大門,裡面還另有天地,難怪外面看去是如此之大。原來此樓建的是一個近似正方形的四排樓。

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各有一排三層小樓,合圍著中間一個冒著朵朵荷葉的幽靜小池。

說小也不小了,在四樓中央的小池長寬接近力米左右,並不是規則的四方形,而是依勢而鑿的不規則四邊形。

帶著葉凡逛了一圈子下來,站在排樓那2米寬的走廊上俯視著一池荷葉,再著看池邊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