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六十章水城四美

第二百六十章水城四美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口然,臉上那黑線也隱退道好啊,網好盅衛了懵有飯局了,咱就不矯情了,免得到時蘭教授回來怪罪我小氣。..

「慢著!笑得如此淫蕩肯定沒什麼好事兒,給本姑娘說說剛才那什麼是什麼意思?」蘭閱竹立即聞出了點味道了,立即喊住了某位想掛電話的那啥的騷騷豬。

「那什麼?我不懂你講什麼意思?」葉凡想打馬虎眼混過去。這個,時候再整出那句「自作多情。來鐵定會壞事的。

「別跟我打馬虎眼,快說,你為啥「自作多情。了,不解釋清楚本姑娘跟你沒完,哼哼!

如果不說那紙廠的什麼「幾高科技造紙術」還有我爸給你們天水壩子的扶貧項目。

還有本姑娘還準備在報紙上給你們天水壩子村喊喊等等事估計就會黃了,咯咯咯」蘭閱竹美媚又開始玩母雞下蛋遊戲了。語氣中充滿了威脅。

「這是典型的公報私仇,我抗義!」葉凡心裡一涼知道這下子軟肋被人家捏住了。還真別說。蘭閱竹拉起他父親那張大虎皮要搗亂的話也許那紙廠的事還真會被攪了。

「抗義無效,快說,本姑娘沒空給你耗著。」蘭閱竹得理不饒人啊!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就是今晚想請你吃餐飯,既然你有飯局了我這邊就免了葉凡盡量讓自己表現的平靜些,淡化處理,當然是想矇混過去。

「不對!無緣無故的怎麼會想到請我吃飯,這事太反常了。像你這種鐵公雞想混到一餐飯那是相當不易的。說清楚些,要具體明白點、才行。去什麼地方吃飯,吃什麼飯?」

蘭閱竹更是懷疑。覺得葉凡沒說實話,其中肯定有貓膩。

「那我說了,你家葉哥今晚要在「老王獸記湯。請客,這次的那隻綠毛狼鼠個頭很拽的,有召斤重。又是一頭狼鼠王,非常的罕見。剛才本想請你爸的,不過他說叫你代吃了。所以就打了」

葉凡也豁出去了,媽的,伸頭一刀縮頭也一刀,要死也得壯烈點。..不過他話還沒講究就被蘭閱給嗆著了。

閱竹母大蟲吼道:「我說嘛!你那小農思想還是沒辦法轉變,一股子窮酸勁的小氣頭。

比。,萬

原來我還是沾了老爸的光,只是一個附帶品,幫我爸吃的。如果我爸在是不是就沒本姑娘什麼事了。

哼華亨,

今晚我偏要來,吃死你,吃窮你,吃傻你。老王獸記湯,本姑娘熟,聽說那裡隨便的吃上一餐都要千兒八百的。

你等著,本姑娘等下就到,那狼鼠湯得留著。」嘟嘟電話給掛了,根本就沒給葉凡一個解釋的機會。

「看樣子要倒霉了,老子招誰惹誰了,這都什麼世道。」家人破罵了一句。

「葉哥。是不是那隻母大蟲要來赴宴?。齊天在一旁可是聽得很清楚。暗中偷樂不已。

暗道:「哼!平時只會欺負我們這些良善小民,真遇上一硬茬就軟蛋了,該!看你還牛哄哄的像坨級牛糞」。這個時候這小子當然是故意裝著不知樣子問。

「老子還是武松!哼!」遭來了葉凡同志一句破罵。

「要不準備一根哨棍也好打虎啥的?。妖棍范網不知其中原為,也湊上一句想調節一下氣氛。

「打你個頭,等下你打給我瞧瞧。」葉凡像吃了槍子兒,見誰吼誰。弄得范網和齊天乾脆躲一邊倆落難哥倆喝茶玩。

幸好於建臣和曹萬年到了才使得葉凡暫時把那隻撓人的母大蟲給忘了。

今天曹萬年和於建臣都是一身的筆挺中山裝式西服,人家省里大佬還沒到,兩人已經有些坐不安寧樣子。

雖說內心給自己一直打氣來著,可是一想到即將到來的是南福省的第五號人物,常務副省長齊振濤心裡還是有些虛。..

曹萬年甚至逑逑地在想:「讓我重溫了一次幼兒園網見老師時可怕情影

於建臣一直暗罵自己道:「媽的!不就陪領導吃餐飯嗎?咱還不是主角,只是來打秋風的。怕個球,怎麼感覺尿特別的多,有一種想上廁所里蹲著一直拉著才安全的感覺。怪了!」

不久!

第一拔母大蟲客人到了,一見到半個飲事班的娘子軍們葉凡臉上那黑線立即爬滿了,而且是很粗糙的那種。

領軍人物不就是那撓心的蘭閱竹妹妹還是誰,此刻一身的乳白色綉黃花邊紋的淑女式冬裙,好像這裙子也不怎麼厚。

葉凡暗暗納悶:「這大冬天的怎麼就不的冷?」

雪白光滑柔嫩的皮膚,加上柔軟的纖細水蛇腰與修長挺直的誘人雙腿,顯得聖潔冰傲如廣寒宮中仙子。

「冰妖!」葉凡暗地裡咕嚕出了兩個沒來頭的詞來。

第二個也認識,那天在蘭閱竹家玩的。好像在省電視台工作。叫宋貞瑤,其人一身俏照仙重的公豐裙,頭烏翼序麗的長護著雪白細嫩的粉凹,張俏麗妹白,臉蛋上黑白分明而又水汪汪的大鳳眼。小巧的櫻唇上薄薄的兩片在淡紅唇膏誘顯下更是扯人,當她嫣然那麼一笑,真令人望之忍不住想一親芳澤,襯得此女淑女至極,感覺其人溫順如一隻小綿羊。得納入懷中好好愛憐一番才是真。

「嗯!極品的大家閨秀,有點林黛玉氣質,我見尤憐的可人兒啊!」某豬哥又嘆惜了一聲狂吞了一把口水心酸酸的。

心裡又非份之想道:「要是在古代就好了,這二美他娘的全收房了,呵呵,」

第三個姑娘閃亮冒頭,某豬一看頓時心裡又是直痒痒。此女一身艷麗紅妝,當然是姑娘裙擺了,像極了櫥櫃里擺放著的洋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