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六十一章四美狂毆三男記

第二百六十一章四美狂毆三男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怪!嗯。..是有點。好像做賊似蘭閱竹點了點頭對可憐的齊天評頭論足了起來。

臨了還補上一句問葉凡道:「嘿!那位是你朋友吧!賊眉鼠眼的」

當然,蘭閥竹這半句子話齊天也聽見了,頓時差點就給氣蒙了。不過齊天此刻好像定力如山,渾不當回事兒。

葉凡當然知曉其內心的真實想法了,趙四小姐這隻母貓到了齊天這隻小公鼠當然得溜了。

「呵呵呵」我兄弟,叫齊天。他可是一少校,別講得那般子難聽。什麼賊眉鼠眼的這是什麼話?人家可是很強的,才二十來歲就掛少校軍銜了,而且是實職的。」

葉凡故意不理一直朝他擠眼殊的卒天,而且立即就暴了齊天的老底子。暴得還很詳細,有點像是在寫自白書。相信冰雪聰明的趙四小姐聽說後應該會聯想到一些什麼了。

果然來事兒了。

「哼!好威風啊齊少校,一個自殘的可憐蟲罷了。」一聲冷哼出自趙四小姐櫻桃小嘴中,指向非常的明顯。

令得另外三美頓時來了精神,三人互相交換了個心照不宣的眼神兒。

「四姐,到底怎麼回事。誰自殘了?」宋貞瑤純純的問道。

「還有誰?齊大俠唄!咯咯咯」蘭閱竹母雞又開始下蛋了。

「真的嗎?齊大俠,你能談談怎麼樣自殘的嗎?為什存自殘,為誰而自殘,自殘的味道如何,殘的是什麼地方」可可好想知道。」葉可可妹妹像只布娃娃,嬌嫩的操著聲音一連串為什麼問了下來差點沒憋死葉凡嚇死齊天。

「汗!媽的,這水城四美的確不是蓋的,幸好把火引向了齊天,不然咱就慘了。

真是邪氣了,早知道乾脆把盧偉的水城四秀也給請來,四美對四秀那肯定有得玩了,哈哈哈,」葉凡心底里直冒冷汗,為兄弟齊天默默

禱。

「我」我」齊天喃喃了一句臉都給憋出紅線來了也沒憋出一句屁話來。

倒是身旁的妖棍范網初生牛犢不怕母大蟲,挺身而出笑道:「自殘誰沒玩過,我們在學校里經常這樣子玩的。」

「是嗎?怎麼玩。說出來給我們水城四姐妹開開眼界。」趙四姐有點抓狂了。

這個時候誰敢站出來為齊天說話就是她攻擊的最終目標的。而且絕對屬於狠辣級別的。..不把來人整殘了絕不罷休。

葉凡早就看出來了,所以一直做作壁上觀,找了把大鐵鎖。鎖緊了嘴巴,這個東東現在絕不能開嘴。一開就是找抽。

也難怪趙四小姐火起,前次家裡人逼著自己相親,其實自己也是不願意的,心道都什麼年代了還興相親這一舊法子。

不過胳膊難扭過大腿。大家族的人就是有這般子不容易。最後也是被母親硬壓著去相親,結果齊天玩了一招自殘傷了腿什麼的,這下子可是令得趙四小姐很丟面子。

雖說自己不願意相親但被相親的對手蔑視,這一向自視其高的趙四小姐怎麼受得了,誓不報此仇誓不姓趙。

「嘿嘿,那都是在學校玩的一些破事兒。」范網好像也聞出一點味道了,心裡後悔得直想撞牆玩,所以也想儘早脫身跳出這個母大蟲包圍的是非圈去。

不過人家各位妹妹們是不肯放過他了,槍殺出頭鳥,誰叫他是一

「破事兒也是事,我們想聽聽。」葉可可追補上道,她倒是不知曉齊天跟趙四小姐的那檔子犯渾事兒,只是覺得好玩和新奇罷了。

「無非就是某些長相對不起觀眾的一些美妹相約我們去看電影,逛街什麼的。

我們同室的幾個哥們全都玩自殘了。整些紅藥水自手上一塗就了事了,還真是靈念。

妹妹們一看也就算了,誰願跟一個傷殘人士逛街。如果遇上打劫的話還得妹妹保護傷殘人士。

不過估計那些個妹妹也沒什麼人願意劫財劫色的,除非瞎了眼,呵呵聽」范網的妖性作了,不管不顧直統統的給撂了出來。

「哼!你這是什麼話,難道我們水城四姐妹會長得對不起「觀眾。?」趙四小姐差點氣炸了肺。認為妖棍范網是在故意貶低自己等人。暗喻自己等人長相對不起觀眾,也就是恐龍級別的美女了。

其實范剛挺冤的,他講的是實情,沒想到趙四小姐聯想到了齊天的自殘和自己身上。

這樣子巧合的事也太吻合天意了。也活該範圍網倒霉。

不過齊天暗中卻是對范網豎起了大拇指,心道:「他嗎的爽啊!老子就是這個意思咋的了?」這廝只有暗中爽勁了一下,真刀真槍時又啞

了。

比。,石比北

曹萬年和於建臣兩隻老狐狸早就躲角落處喝茶去了,靜觀好戲鳴鑼開場子。...9u.net

兩人心裡也是暗暗吃驚,感覺葉凡的能量好像不來的這些個朋友男的不凡,女的也絕不簡單,似乎都有著極好的家勢。

不然憑什麼敢自誇為「水城四美」那不被水州城的千萬美女們一人一口唾沫星子給淹死了。

「葉凡,他是誰,怎存說話的。我們真是恐龍嗎?」蘭閱竹矛頭突然轉向了正躲一旁涼快的葉凡同志。

這廝心裡一涼大喊:「苦矣!躲來躲去的還是轉到俺身上了。」

把臉一放故意叱道:「范網,你這是講什麼話?四位美媚賽天仙,怎麼會成為恐龍?

即便是恐龍也是級美少女恐龍組合是不是?呵呵呵,大家坐。先喝杯老王記的葯湯茶,味道很純正的,有利於美容的。」葉凡打著哈哈想矇混過送了。

「不行!非講清楚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