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六十四章知道這廠子是誰開的嗎

第二百六十四章知道這廠子是誰開的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百六十四章知道這廠子是誰開的嗎

「算了算了,今天倒霉。遇上了你這猴子,平分就平分。不過那剩下的兩個腿兒可得全給我,老齊,這點沒意見吧。」鐵占雄大手一揮說道。

「老鐵,那腿兒可是好貨,一人一隻,沒得商量。」齊振濤跟鐵占雄耗上了,一腿必爭。

「你……算你狠,就這麼辦。葉凡,下次有這等好貨色配了葯咱們去基地啃,不給老猴子佔便宜。」鐵占雄笑道。

「呵呵呵……葉凡,以後遇上關鍵的時候記得來家裡坐坐。」齊副省長這是一語雙關啊,也是提醒葉凡,你身在政府,想陞官的時候還得我提襯著。

「謝謝齊哥!一定來。鐵哥,下次有我搞兩隻算了,你們兩哥一人一隻。不過那葯不好配,現在基本上快耗盡了。」

葉凡苦笑著,心裡直嘆倒霉。這夾心餅乾的確難做,搞不好兩頭不是人。

終於席散人也散去了,曹萬年和於建臣都非常的興奮。匆匆趕回墨香估計在盤算著如何去拜訪齊副省長了。

經過葉凡這麼一牽線。曹萬年已經算是初步達上了齊振濤這條線。其實齊振濤也有這個意向,作為一個身居高位的常務副省長,肯定有自己的小圈子,也可以說是班底子。

在葉凡的肉湯牽線下,曹萬年現在算是納入了他的視線之中,如果能在墨香市安排一個組織部部長職位對於自己也有許多好處。

當然,墨香市市委書記楊國棟的意見也非常重要的,這些道道齊振濤自有安排。

「齊天,跟我走,晚上有件事去辦辦。」葉凡笑道。

兩人駕車直奔楚天閣.葉府。

當一眼見到融古代與現代完美結合的楚天閣.葉府時,齊天也是微微愣了一下。

張口問道:「大哥,你啥時候置了這麼大一座老宅子,這宅子現在水州可是不便宜,估計得上千萬,這麼大的地盤。」

「呵呵呵,小時候跟一個草藥郎中學了點金針刺穴術,前段時間救了南宮家的那位少爺,就是那個南宮錦辰,所以就落下了這個宅子,他們說是抵藥費手術費了。」

葉凡顯得輕描淡寫樣子,好像根本就沒當回事,其實心底里還是挺激動的,略顯得意。

「落下,我怎麼就沒這種好運。這老宅是翻建的,比那些個新式別墅可是古雅得多。在古樹中散散步多好。唉……大哥就是大哥,咱們不能比的。」齊天直嘆氣,摸著那些個雕得有山水蟲魚的下等玉石柱子就差流口水了。

「嘿嘿。大哥,能不能分我一個房間,就一間,大一點就是了。」齊天貼了上來嬉皮笑臉。

「想幹嘛,金屋藏嬌。你小子,家裡省委建得好好的高官樓不去住倒想在我這裡來打秋風,不行!」葉凡搖了搖頭。

「不是,我爸不住政府樓,他是住在我們齊家老宅子的,不過沒你這裡大,估計就一半大小。」齊天嘀咕道。

「還是不行,回自家住去。如果給你爸知道了還不把我這身人皮給撥了。你小子估計也很少回水州是不是?

我看你是不是想來我這裡避難,那趙四小姐給逼的是不是?所以,那個我更不能同意了。

還是回家去吧,有老爸老媽疼著多好。真不喜歡趙四小姐就乾脆直接拒絕,男子漢大丈夫的別婆婆媽**。

女人不是老虎,不過那趙四小姐長得可是天仙化人啊,你小子還看不上眼。那趙四小姐是不是很有來頭?」葉凡彼為怪氣的笑道。

「家裡人多,可不止我老爸老媽,有十來口子。趙四小姐來頭當然很大了,藍月灣基地司令趙括中將是她二伯。

他們趙家這樣子的中將還有好幾個。就是墨香市野戰一師的師長趙昆少將也是他們趙家的人,好像其家族裡還有個上將。

在軍方一系很有話語權,我爸現在脫下了軍將在地方發展,有時也離不開軍方的支持,所以……唉……」

齊天苦瓜著臉一副可憐樣子。

「唉!你老弟也有身不由已的時候。我原本還以為像你們這些有著強大靠山的公子哥那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誰知比咱們這些平頭老百姓還要不自由。」葉凡興哉樂禍了。

「沒辦法!不過大哥今天可是把趙四小姐可得罪慘了,你可得注意點。

那妞聽說極為霸道,傳聞說視天下男人如糞土。大哥惹到她以後可是有得樂子撿了,哈哈哈……」齊天也是一副興哉樂禍樣子,氣得葉凡真想一巴掌把他給扇到山腳下去。

「呵呵,我有啥好怕的,咱窩在林泉那個旮旯地方,難道趙四小姐天天往林泉跑?再說咱不喜歡混軍隊,他家那些個將軍也不抵屁事。」葉凡裝得渾不在意樣子。

「裝!你就裝吧!軍方不光會影響到軍隊的,照樣子在地方上也有一定的背景。大哥,你自求多福吧,兄弟我是不陪你了。到時別來煩我。」

齊天在心底里直偷偷笑,覺得現在趙四小姐好像對葉凡有了點興趣。女人這東西對你產生興趣後估計就是麻煩的開始了。

不過大哥葉凡才19歲,趙四小姐聽說可有25歲了。作大姐還行,這男人娶老婆一般來說都喜歡找個比自己小一點的。

因為女人易衰老,年花易逝。如果娶個比自己還要大得多的等自己40來歲時女人已經到了50歲。

那個時候人老珠黃的有啥意思,躺床上整天抱著一株老黃菜那個滋味可就不好受了。

而且像趙四小姐這種權貴之家自己想去外面找幾個相好都難。得罪又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