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六十五章水州雲天豹

第二百六十五章水州雲天豹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感謝「書友口…碧。..大夫的打賞和所有兄弟們的月敷,乍點就到四票了,狗子倒給嚇了一跳,那可是五更啊!眾位兄弟的力量狗子現在總算是認識到了。心裡有些擔心了,說句實話,倒希望那月票停在羽就好了,呵呵,,

「呵呵,齊天,你不正愁缺一沙袋子嗎?這人皮沙袋彈性十足的,那個更拉風是不是?」葉凡坐椅子上陰陰的一笑,楊經理渾身直打冷顫。

兇巴巴的嘴道:「你們敢,知道這廠子是誰家開的嗎?」

「噢!那你說說誰家開的,小爺咱倒是想聽聽來著。」齊天樂呵呵看著腿兒直顫慄的楊經理,眼中寫滿了不屑。

「楊雲天楊公子聽說過嗎?道上人稱「雲天豹」小子,今天的事咱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計較了。快滾吧!」

楊經理那個,滾。字還含在嘴唇中沒噴出來時「啪啪啪,幾聲輕脆耳光聲過後,他那臉上立即是紫青色一片。

齊天那指印是清晰得很,當然。臉也成了豬頭,腫愕老大的有些滲人得很。

「快點,把「雲天狗。給老子叫來,媽的!還沒玩夠,真不爽!太不經打了,手腳都沒舒緩過來。如果能殺只狗咱跟大哥晚上倒是有口福了,反正夜宵還沒吃。狗肉這東東是大被之物,哈哈哈

齊天陰聲乾笑,倡狂得很,把,雲天豹。都改成了,雲天狗。那是笑得楊經理連呼痛都不敢了。就怕這辣手小子覺得不解氣再給踹上幾腳那自己全身都得成豬皮球了。

這種大事兒自有廠里人士給背後的東家彙報情況,不過七八分鐘,外面傳來一陣雜亂的咕撻聲。

「媽的!哪個***雜碎,敢砸雲哥的場子,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隨著粗野的罵聲,衝進來一個胸大肌可與女人乳峰相比的猛漢子。此人鬍子倒是沒有,不然真成猛張飛了。

「難道他就是,雲天豹,?」葉凡正納悶時齊天已經開口了,輕掃了那猛漢子一眼哼道:「雲天狗。..剛才罵誰?」

「你媽的敢罵我們「雲爺」***雜碎!」猛漢不管三七二十一。火了,操起沙鍋大鐵拳頭直往齊天腦袋上錘了過去,拳頭呼呼生風。彼有一股子拳擊高手的架勢。

齊天嘴角帶著邪笑,一拳鼓氣招架了上去。

「嘩!」地一聲巨響過後又是一聲悶哼。

「嗯!」地一下,衝進來的猛漢子被震得嗵嗵嗵往後,歪斜著退了四五步。背直撞在了門框邊的牆上才停下了腳步。

這廝那眼中駭然神色一閃而過,看來此大漢並不是蠢貨。不過此人估計是個脾氣較暴的人,收不起手了。

順手抓起地下的鐵板條踮腳一個大跨步,呼啦一下朝著齊天頭上劈將而下。這要是被劈中估計就是一條死魚。不死至少也得落下個腦癱。

「大狗,住手。」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冷哼,猛漢的手抓著鐵板條懸停在了空中僵住了。

其實齊天心裡也隱隱有些驚詫。因為剛才一拳直搗過去後雖說震退了大狗,但自己的拳頭也隱隱的麻痛。說明大狗其人也有著不錯的身板子,估計用國術境界去衡量的話也有著一段頂階的網猛力度。

「退下!」後面一個低沉冷音再次哼了一聲,大狗往旁一側終於看其了話的人。

跟葉凡身材差不多,不胖不瘦的,也是白白凈凈,看來正主兒到了。

不過齊天和葉凡都有些納悶。此人再怎麼說也跟他的「雲天豹,那外號掛不上勾,按理說應該是豹頭獸身的怪物才對,就這樣子如果說是白面兔還差不多。

也許人不可貌相講的就是此等高手。往往此種人比那些個一眼就能看出苗頭的人可怕得多。

一見到此人,那個腫如豬頭的楊經理立馬衝上前去大叫道:「雲哥。..這兩個小子居然到咱們廠子鬧事搶劫,還砸壞廠子打傷人。

而且那人還罵你雲天,」

不過「狗,那個字楊經理不敢說出來。就怕招來一巴掌。

「多!退下。」白面男子哼了一聲,掃了葉凡和齊天一眼。葉凡這人絕沒見過,至於齊天這形象。白面男子腦中好像有個模糊影子,不過一下子可是想不起來了。

「兄弟貴姓,哪裡來的?」白面男子問道,態度並不惡劣。因為他感覺齊天有些眼熟,所以在沒搞清楚情況下不宜亂動。

省城這地方是藏龍卧虎之所在,隨便一個旮旯小巷中鑽出來的也許就是省部級大員,或者跟他們能沾上小邊的人。

,王刃比北

「我!鄉野村夫一個,不值一提,來辦點事,跟你們廠子有業務來往。」葉凡面無表情淡淡說道。

「問這幹嘛,想欺負咱鄉下人是不是?」齊天

「哼,連個名都不敢報。你們就是這樣子來辦事的,我楊雲天從來不欺負良善之輩,但也不給任何惡人欺負。」白面男子哼道,這個時候略顯出了一點點霸氣。

「不敢報名,我齊天難道還怕了你這一群狗豹子不成,笑話。這位是我大哥,他到真是鄉下小鎮來的。」齊天忍不住了,直笑。

「齊天!」楊雲天嘴裡低喃了一句在想事兒。

「雲哥,趕緊把這兩小子給廢了。他罵你「雲天狗。呢!」楊經理見雲天豹一直沒動勁,摸著火辣辣的臉蛋終於出嘴了。無非是想以此惹得楊雲天出手狠罰一下這兩個黃口小兒。

「啪!」

一聲脆響,楊經理駭然的望著雲天豹楊雲天,有些呆愣住了,因為這一巴掌就是他扇的,下手絕沒有留情,差點甩蒙了楊經理。臉上火辣辣的,就